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2章:宠妻无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72章:宠妻无度

    二叔真的是宠妻无度!

    两个人办了婚礼后,计划着苏安安放寒假的时候刚好度蜜月。

    苏安安想去的地方很多,海岛、欧洲,想趁着寒假期间好好地玩玩。所以在苏安安放寒假前,顾墨成需要将顾氏的事情安排妥当。

    顾墨成前脚一离开老宅去顾氏,后脚顾老夫人就喊着佣人把麻将桌给收拾起来。

    家里刚好凑齐了四个人,最主要地是顾墨成不在,这么好的机会顾老夫人怎么会放弃了!

    顾子铭原本想趁顾墨成离开,逃出去上网吧玩游戏的,一听顾老夫人又要搓麻将,顿时变了脸色。

    “奶奶,我今天人不舒服不玩了。”

    顾老夫人才不信顾子铭的话,硬是把人拉上麻将桌。

    “不玩也得玩,不然别叫我奶奶。”

    顾子铭无奈,向顾臻求救更是白搭,他摸了摸口袋里瘪了的钱包,只能认命地陪老夫人搓麻将。

    前一天是顾墨成的大婚好日子,第二天和顾墨成称兄道弟的萧彦经营的销金窟被警察给查封了。

    说是销金窟经营着不法生意,涉嫌黄赌毒。

    还是顾墨成给报的警的!

    在宁城,顾墨成是白道的天,萧彦就是黑道的帝,这些年,他不止经营着一个销金窟。

    在类似销金窟这样的场所里,自然存在不少的非法生意。

    拿萧彦的话来说,他不做这行,自然有人做。

    与其把钱送到别人的口袋,不如他来掌控,让别人把钱往他的口袋里送。

    销金窟被警局扫荡当天,萧彦正在酒店里抱着女人睡觉,接到手下的电话,骂了出声,“哪个胆子这么大,敢举报我?”

    “是顾先生!”

    听到顾墨成的名字后,萧彦没了气焰。

    宁城里,他和顾墨成的关系最好,也服顾墨成。

    “靠!”萧彦轻骂了句,肯定是顾墨成查到是他把蒋柔救出来,然后把她送到顾墨成的家门口去。

    “爷,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我们去警局把人给抢回来。”

    要是以往,动了他萧爷的人,他萧彦绝对派人去砸了警局。这次是顾墨成做的,萧彦只能认栽。

    “没了销金窟就没了,爷有的是钱,再建一个就是。”萧彦懒懒地说道。

    他挂断电话后,没有兴致再抱着女人睡觉了。

    怀里的女人是昨晚在顾墨成的婚宴上搭上的小明星,人家认得他是萧彦,拿着酒杯黏在他的怀里,作为一个懂情趣的花心男人,萧彦自然把她给带回酒店睡了。

    “走吧。”萧彦拿出支票,写了个数字递给女人。

    女人瞧着上面的数字,笑开了眼,扭着细腰离开了房间。

    人走后,萧彦躺在床上无趣地抽出香烟,抽起来。

    他的烟瘾没有顾墨成那么地重,一开始的时候,他也不喜欢抽,年纪大了,倒是喜欢上这个玩意。

    过了会,他抽了半只香烟,香烟的味道他不喜欢,就直接掐灭不抽了。他拿起手机给顾墨成打了电话过去。

    “怎么一大早就动怒,封了我销金窟的门。”萧彦开口笑着说道,“不是昨晚苏安安把你给踢下床了吧。”

    “萧彦,不要玩得太过了。”顾墨成沉着声音警告道。

    要不是两个人关系好,他不止是端了销金窟。

    “我这不是为了你和苏安安好吗?”萧彦笑着说道,他跟着问道,“蒋柔还在你哪里吗?”

    昨天晚上,是他找到蒋柔被关的地方,然后把蒋柔给顾墨成送过去。

    他想看看,顾墨成在旧"qing ren"和妻子面前到底选择谁?

    “已经走了。”顾墨成淡声说道。

    萧彦一愣,继而嘴角露出了笑容,“顾墨成,你真的没有让安安失望。”

    顾墨成做事情果断直接,他向来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不像萧彦。

    “萧彦,你要是觉得无聊,就每天多玩几个女人,不要没事找事打扰我和安安的生活。”

    “谁让你们秀恩爱刺激我这单身狗!”萧彦不满地说道。

    顾墨成淡了声音,“都是你自己招来的。”

    一句话听得萧彦心脏的位置发痛起来,他有多久没有感到自己的心在发痛了,又有多久没有人和他提起那件事情。

    “萧彦,不要再没事找事。”顾墨成说完,把电话给挂了。

    萧彦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再看着四周雪白的墙壁,安静的房间突然让他好不舒服。他还是喜欢醉生梦死的生活,喧闹的环境,嘈杂的声音,诱惑的肉体,这样的生活才能让他充实起来。

    他恢复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起床穿了衣服,打算出门猎艳去。

    不能让自己空下来,不然得被顾墨成和苏安安的幸福生活给刺激到。

    苏安安和顾墨成幸福着,苏若初和霍笙虽然重遇到了,但是他们之间没有七年前甜美的感情。

    有些人过了七年能够相守在一起,有些人一旦分离了就不再是彼此的唯一,感情的事情谁都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许是上老赐给的缘分没有到位吧。

    苏若初最近老是梦见七年前的事情,梦见自己去找阿笙,然后在他们约定的地方不见了阿笙。

    她嘴里一直喊着“阿笙、阿笙”,就是没有阿笙的人影。

    霍笙被苏若初的梦话吵醒,他看着在慌乱叫着自己名字的苏若初,连着握住她的手。

    “若初,我在这里。”

    苏若初睁开双目,看到眼前的男人紧张地看着自己,她猛地推开他。

    “你不是阿笙!”

    在看到被她推到在床的霍笙,苏若初愣住了。

    “怎么了?”霍笙起身,没有责怪苏若初,他将着她抱在怀里,“若初,是做噩梦了吗?”

    苏若初回过神来,看着霍笙,开口说道,“我梦见你不要我了。”

    霍笙一笑,“我怎么会不要你?”

    他找了她七年,终于把她给找了回来,所以他怎么会不要了她?

    “阿笙,你还和以前一样爱我吗?”苏若初问道。

    霍笙点点头,“是的。和以前一样的爱。”

    面对着这样的苏若初,霍笙恨不起来。

    他的腿虽然是苏华给打断的,他应该恨苏家,恨苏若初,可是他没有办法恨她。

    霍笙将着身上满是冷汗的苏若初抱在怀里,“若初,我不会再让你走掉的。”

    苏若初没有回应,她仰着头看着面容温和的霍笙。她找回了阿笙,可是为什么她觉得她的阿笙还是丢了那。

    因为连连的噩梦,苏若初没有睡好。第二天她起得迟,起来的时候霍笙已经不在床上。

    然后洗澡的水声从浴室里传来!

    这几天苏若初是和霍笙在一起,可是她对现在的霍笙一无所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