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5章:你逼死了自己的妻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95章:你逼死了自己的妻子

    “那个易南就是一个种花的,他养不起小芯。”

    外婆听到傅婉的话,感到很失望。

    “你怎么这么想!”

    “那么以前陆恒养得起小芯,你为什么又反对?”外婆不由地气恼,“你嘴上说为了小芯着想,都是为了你自己。”

    “你是她的妈妈,怎么能这么地自私,就考虑着自己。”

    外婆的指责让傅婉觉得委屈,“妈,我对她哪里不好了?”

    “我把她生下来,把她养大,容易吗?”

    傅婉不觉得自己有错,外婆看着傅婉,知道傅婉心里有道坎过不去。

    当年,傅婉根本不想把傅芯给生下来。

    也是,傅婉那时候还没有成年,如果没有怀孕,没有生下傅芯,她的命运肯定不一样。

    傅芯,是傅婉逼不得已生下来的。

    “要不是你劝我,我是不会把小芯生下来的。”傅婉咬咬牙,提到过去的事情。

    她真的又气又伤心。

    别人怀上孩子,是欣喜开心。她是痛苦。

    要不是身体的关系,傅婉一定一定是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的。

    “你生下来了,就得对小芯负责。”外婆说道,“小芯感情的事情,你不要再多插手了,不然你得永远失去自己的女儿。”

    “失去小芯?”傅婉重复着外婆的话,她想到过去的事情,突然整个人觉得没有力气。

    对于小芯的身世,她不敢提起,也不愿意想起来。

    一个女孩子,遭到人强暴,谁愿意把"qiang jian"犯的孩子给生下来。

    她恨毁了自己人生的男人,恨傅芯。

    “我生下她,养大她,她就得听我的话。”傅婉固执地说道,“没有她,我在陆家不会抬不起头。”

    “小婉。”外婆生气地叫着傅婉的名字。

    “小芯是你的女儿。”

    她提醒着傅婉这个事实,傅婉深吸了口气,把胸口的怒火和悲伤压制下去。

    她压不了,反而越发地伤心。

    她坐在床上,双手捂住面容哭了出声。

    傅婉觉得委屈,真的委屈。她的人生因为傅芯给改变了,她总是在想,为什么要把一个"qiang jian"犯的女儿生下来,为什么!

    “小婉。”外婆柔下声音唤道,“不要再钻死胡同了。”

    “小芯过得幸福,就好。”

    “她幸福了,那么我那!”傅婉淡声反问道,她站起身子看着外婆,“不是她,我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吗?她幸福了,陆洲就会和我离婚,把我给赶出陆家。”

    “我把她养大,她得听我的安排。”傅婉厉声说道,“我的话,她必须得听,我是她的妈妈。”

    “我不会同意她和易南在一起的。”傅婉的情绪一下子控制不住,她和外婆说了声,转身出去。

    外婆看着傅婉离开,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这些事情能怪谁了?

    傅婉没有怀孕前,不是现在的样子,她对生活充满热情,她喜欢读书,她的成绩很好,想依靠自己的实力考上最好的大学,然后改变自己的人生。

    最后,命运和她开了玩笑。

    一整天,易南的情绪很低落。车站里,傅芯以为易南不想和自己回虞城去。

    “你如果有想去的地方,就去吧。”

    易南扭过头,他伸手摸向她的头。

    他动作很温柔,温柔得傅芯整个人愣愣地看着他。

    “你在哪,我就在哪?”易南说道。他的声音轻淡,却像温煦的暖风吹进傅芯的心里头。

    他们离开了宁城,傅芯的脚还没有好全,但是他们迫不及待地想回到虞城去。

    两个人在宁城长大,都觉得虞城给他们更有家的感觉。

    傅芯对上易南的双眼,易南淡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离开宁城了,我有点难受。”

    易南的话,傅芯听不明白。易南不是宁城人,该难受地是他。

    易南接着说道,“前两天去墓地看了朋友。”他没有告诉傅芯自己去看他的妈妈。

    傅芯想起来,就是自己单独去医院看脚的那天,易南说有事情出去趟,回来的时候,她闻到易南身上有香烛味。

    墓地?傅芯的心里念着这两个字,她怎么觉得自己忘了些事情。在易南谈起其他事情,傅芯还沉浸在墓地上面。

    到了晚上,回到虞城,夜深人静的时候,傅芯躺在床上出租屋的床上,她的人都快睡着,猛地想起自己遗忘掉什么。

    她记起来了,大前天是陆恒妈妈的忌日。

    陆夫人,傅芯没有见过,她进陆家的时候,陆夫人死了有一年的时间。别人都说,陆夫人刚死,陆洲就在会所里和傅婉好上。

    也有人说,陆洲早和傅婉勾搭上,他们两个为了能在一起,陆洲把自己生病的妻子给弄死了。

    傅芯不知道哪一种传说是真假。她从陆恒的口中知道一点,陆夫人是被陆洲给逼死的。

    她到陆家的第一年,在一日拿着傅婉给自己买的好吃的,去楼上找陆恒。平时陆恒对她好,她有好吃的也会想到给陆恒。

    那一天,家里很安静。

    傅芯不知道为什么气氛那么地奇怪,明明傅婉在楼下坐着看电视,陆明珠在花园里玩,可是陆家感觉很压抑。

    傅芯去陆恒的房间里,没有找到他。她以为他出去了,把好吃的东西放在陆恒的桌子上。

    在离开二楼,傅芯听到转弯处的声响。

    她好奇,知道转弯处是陆洲的书房,傅婉告诫她不许去陆洲的书房。

    她在转身要走的时候,听到的是陆恒的声音。

    傅芯更发地按捺不住心里的疑惑,偷偷地去书房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书房的门虚掩着,傅芯透过缝隙看过去。

    她的人小,得抬起头看到里面两个人的神情。

    陆洲沉着一张脸,生气地指着陆恒,“闭嘴!你给我闭嘴!”

    “我说了不许去!”

    在傅芯的心里,哥哥是最温柔的。他的声音很好听,比陆明珠弹得钢琴曲还要美妙。

    可是这会的陆恒红着双眼,厉声地告诉陆洲。

    “为什么不能去?”

    “我去看自己的妈妈,都不行吗?”

    “不行!”陆洲冷着声音告诉陆恒。

    年少的陆恒没有陆洲高,面对着愤怒生气的陆洲,陆恒不害怕,他一改平日的温和,嘴角处露出冷嘲的笑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