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二 第1427章:一诺倾情(10)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男人听到陆明朗的话,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陆少爷,不过是一点小事情,不用去警局吧。”

    “想夏小姐是不小心碰到我的,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陆明朗过来,餐厅的经理带着保安也来了。

    “经理,把人送到警局去,就说是我送来的。”陆明朗对着经理说道。

    男人家里有势力,可是和陆家比起来还是逊色的。他一听陆明朗的话,双腿都软了。怎么都没有想到陆明朗在这里,还为夏以诺出头。

    保安真把男人带走了,看戏的人见戏结束了,慢慢地散开了。

    就算这件事情是醉酒男人的错,可是他们还在夏以诺的背后议论着。

    “夏以诺还真是厉害,连着陆家少爷都勾到手了。”

    “这种女人勾到豪门公子哥又能怎样,最后还不是给人当"qing ren"的。”

    难听的话,夏以诺忽略掉,她低着头跟着陆明朗出去。

    经理见夏以诺的情绪受到影响,又知道是陆明朗护着她,就让夏以诺回家休息。

    夏以诺执意要把剩下的时间给弹了,她不想做事情半途而废。

    夏以诺弹完琴后出来,一出餐厅的门,风吹来真有些冷。

    她走出来,看到一辆车子停在路边,车窗摇下来,看到陆明朗的笑容,她停下脚步和他打招呼。

    “陆少,今天的事情真谢谢你。”

    陆明朗一笑,他说道,“我送你吧。”

    说的时候,陆明朗有意地看了眼后座一直沉着脸的男人。

    平日里温和的男人这会冷着个脸,把车里的气压降了好几度,让他待着就难受。

    想到刚才是陆明朗帮自己解围,夏以诺点头应下,“好的。”

    “你坐后座吧。”在夏以诺去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又听陆明朗说道。夏以诺没有多想,她打开后座的门,在一脚上车的时候,她抬起头看到里面的男人,待住了。

    夏以诺知道霍眠和陆明朗是朋友,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在一起,更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遇到他。

    她下意识地想走,陆明朗催促道,“夏小姐,你快把门关上。”

    夏以诺忐忑不安地靠边坐着,她低着头脑子里一片混浊。

    霍眠让她滚远些,她不但没有滚远,还一次两次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她真怕他生气。

    人人都说霍家公子温润善良,可是夏以诺就是很怕他。

    只要他一沉下脸,她就怕得要命。

    “以诺,你和我霍眠哥认识的吧。”开车的陆明朗发现夏以诺上来后,霍眠的脸色更难看,他笑着出声调和着车厢里的气氛。

    “嗯,我们是同学。”夏以诺抿着笑意回道。

    “同学?”陆明朗意味深长地应了声,“哦!”

    陆明朗的话说得暧昧,夏以诺的脸上马上热起来,她想,还好车里光线暗,不然可就丢脸了。

    “以诺。”

    开着车的陆明朗受不了车里压抑的气氛,怎么以前从来没觉得霍眠四周的气压能这么低。

    “嗯。”夏以诺回过神,看着叫自己的陆明朗。

    “我叫你以诺,可以吗?”陆明朗笑着问夏以诺,但是他透过后视镜看的却是霍眠。

    他哥这眼神!他不过叫了声“以诺”。

    “可以。”夏以诺应道。

    名字,本来就是拿来叫的,而且陆明朗刚才帮过她。

    “那你叫我明朗吧。”陆明朗想再看看霍眠的眼神能冷到什么程度,他说完,瞥见霍眠射过来的寒意,有种心慌的感觉。

    霍陆两家的关系很好,霍眠从小到大长得那么地好看,陆明朗好,陆一一也好都很喜欢霍眠。

    霍眠又没有弟弟妹妹,顾景睿和顾景行也在宁城,所以他把陆家兄妹当作自己的亲弟弟妹妹。

    这么多年来,霍眠对他们是有求必应,陆明朗没觉得霍眠可怕过?昨天还在网上和人家争论霍眠是好人还是坏人?

    现在,陆明朗觉得网上那些关于霍眠的传言是真的。

    瞧着一种令天神愤怒的面容,其实人非常地阴狠可怕,简单来说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不对,是老虎、是豹子。

    陆明朗怕霍眠为了夏以诺之后找自己算账,他决定快点改拍霍眠的马屁。

    “还是不能叫你以诺,你比我大,我叫你以诺姐吧。”陆明朗说道。

    他这话,霍眠总该听得舒服吧。

    “好。”夏以诺没有多想,回道。

    她累了一整天,又连着弹了两个小时,这会不止是手指累,人也很乏。在和陆明朗说话的时候,两只眼皮打架起来。

    “以诺姐,你和我霍眠哥既然是同学,这以后,你遇到什么时候可以给我哥打电话。我哥这人最好了。”

    陆明朗开始捧着霍眠。

    确实,霍眠在长辈心里,在同辈这边为人是最好的。

    还没见过他对谁这么拉着脸过。

    “不用了。”一听让她找霍眠帮忙,夏以诺连着拒绝。

    霍眠都让她滚远些,她去找他帮忙,不是惹他嫌。

    他已经那么地讨厌自己,夏以诺不想让他厌恶自己到极点,她还是想在他的心里留下一点点的好印象。

    “没事的,我哥一点都不怕麻烦。”陆明朗接着说道,“刚才我去帮你,也是我哥说的。”

    “真的不用了。”夏以诺看了眼霍眠,见着他的脸色更难看,她坚定地说道。

    每次,她一出现,他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霍眠是有多讨厌她。

    “以诺姐。”陆明朗还要劝,他身后传来霍眠凉凉的声音。

    “夏小姐说了不用,你还多嘴什么。”

    霍眠的话里都是冷意,可以听得出来他有多生气。

    不用他帮忙,她是想被那些男人占便宜去吗?

    被霍眠一说,陆明朗识趣地闭上嘴,不说了。

    怎么感觉越说越错。

    夏以诺的睡意也因为霍眠的话散走了,她看向窗外,发现快到夏家,心里顿时轻松起来。

    一到夏家,夏以诺连忙打开车门走人,可是她出来的急,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裙摆刚好被霍眠的皮鞋踩住。

    差一点,她的人就往外摔去,还好霍眠手快,将着夏以诺一把抱了回来。

    温暖的手,还有霍眠近在耳边的呼吸,夏以诺整个人变得僵硬起来。

    她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她一动不动地坐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小姐,这么喜欢投怀送抱。”霍眠淡声说道,他这么说,却没有将着夏一诺从自己的大腿上给丢出来。

    说的时候,嘴角处还勾起笑容。

    前座的陆明朗在夏以诺下车的时候,他是扭头看到了霍眠的皮鞋故意踩着夏以诺的裙子。

    夏以诺差点摔倒完全是霍眠给害了,霍眠想的就是夏以诺的投怀送抱,他竟然还倒打一靶。

    家里人都说要像霍眠学习,说他是个君子,是他懂礼貌。

    陆明朗觉得所有人的视力都有问题,霍眠这样叫君子吗?明明是腹黑阴险,好不?“没有。”夏以诺被霍眠说得低下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