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二 第1474章:一诺倾情(57)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霍眠去了医院看白濛,不是因为他被白濛的痴情给感动到或者他起了怜悯之心。

    他会去医院,是因为夏以诺说了,而且他不愿意再让白濛烦着夏以诺。

    有些事情,结在他这里,他来解。

    在病床上躺着的白濛比起前几天,她瘦了一圈,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的血色。

    在听到病房的门推开,她以为还是白夫人,就没有理会。

    “白濛!”男人的声音传来,白濛一怔连忙扭头看过去,在见到真的是霍眠站在自己的面前,她的眼泪啪啪啪地掉下来。

    她不是在做梦吗?来看她的人真的是霍眠。

    “霍眠!”白濛抿着嘴角,开心地唤道。

    果然,她用自残这个招数,能够让霍眠来看自己一眼。

    痴情不是坏事情,如果因为痴情变得极端,那就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霍眠没有说话,他坐在白濛的床边,双目打量着她。

    白濛长得不丑,可是有夏以诺那样漂亮的人在前,她确实逊色了很多。

    对白濛的印象,霍眠是从夏以诺离开白家后知道的。

    他知道白家的千金不是夏以诺,而是白濛。

    白濛那,是白家真正的千金大小姐。

    至于其他,白濛漂亮吗?人好不好?又或者能力强不强?这些霍眠都没有去关注。

    他这个人瞧着温柔好相处,其实内心很是无情,对于不相干的人,他从来不会多花一分钟的时间在上面。

    在整理头发的白濛见霍眠坐在身边打量着自己,她低下头露出羞涩的笑容。

    “霍白两家联姻,不是因为白家,是因为我想娶的人是她。”

    霍眠开口,声音清冷地传到白濛的心里。

    白濛抬起头,震惊地看着霍眠。

    霍眠来她这里,是要和她说夏以诺的事情。

    “她如果不是白家千金,也遇不到你。”白濛不甘心地说道。

    要是没有二十多年的抱错,她该在白家长大,那么霍眠看中的人还是她。

    所以,还是夏以诺抢走了霍眠。

    “对。”霍眠承认,“她如果不在白家,我遇不到她,也不一定会和她在一起。”

    “但是!”霍眠看着白濛的双眼,扯了嘴角,笑笑,“我肯定不会爱上你!”

    白濛对霍眠是满心的期待,哪怕霍眠朝她笑笑,她也能高兴个半天。

    “为什么!”白濛响了声音问道,“因为我不够漂亮吗?”

    “嗯。”霍眠应道。

    对,白濛不够漂亮,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白濛没想到霍眠那么地直接,这么地无情伤害她。

    “霍眠,你要是觉得我不够漂亮,那我去整一个漂亮的脸蛋出来。”白濛的眼泪出来了,她哭着说道,只要能和霍眠在一起,她什么都愿意付出。

    “我只对夏以诺有兴趣。”对于白濛的痴情,霍眠没有一丝的感动。

    “白濛,再和你说一遍,我和夏以诺在一起仅仅她是夏以诺。”

    “不管她是夏家的,还是白家的,都是我看中的女人。”霍眠很清楚地告诉白濛,将着白濛心里的那些幻想全给打碎。

    白濛哭着摇摇头,就是不相信霍眠这话。

    “霍眠她到底有什么好的?不过是长得漂亮了点,她有什么好的!”

    “漂亮,就是好。”霍眠接过话,说道。

    “以后你要是再去找夏以诺的麻烦,我不会对你客气。”霍眠冷声威胁道,他看白濛的眼神冰冷冰冷的。

    白濛看着霍眠哭得更是厉害,霍眠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地无情,为什么连着一点的机会都不给她。

    “霍眠!”白濛再哭着唤道。

    霍眠淡淡地接过白濛的话,“你给我下药,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和白夫人白先生说。”

    白濛的脸色顿时白了,她想过了,如果霍眠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她就把事情推到夏母身上。

    “霍眠,那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是夏以诺的妈妈。”

    白濛的解释,霍眠根本不会相信。

    “白濛,在我的面前不需要演什么戏。”

    “你如果想过安稳的日子,就别去惹以诺,如果想死,那就去试试。”

    霍眠把话说完,转过身子直接离开病房。

    多余的废话,就算是句关心白濛身体的话都没有说。

    白濛看着再次被关上的房门,霍眠是被她给逼来了,可是他还不如不过来,起码在她的内心能够留一点希望。

    她仍然不甘心,还是不甘心。白濛看着自己受伤的手腕,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求而不得,是那样地让她抓狂。

    她暗恋了霍眠多年,终于得到机会接近他,他却不愿意爱她,连着一个相处的机会都不给她。

    她想如果把夏以诺给毁了,他霍眠还会爱夏以诺吗?

    霍眠想早些和夏以诺结婚,他将着夏家人约出来。

    两家人第一次坐在高档的酒店里吃饭,苏若初和霍笙也来了,儿子喜欢的人,他们不会反对。

    再说,夏以诺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人品和各方面他们信得过。

    夏家人显得局促不安许多,夏父没有穿过一套西装,身上的西装还是昨天新买的,他穿上后是各种不舒服。

    夏母也专门穿了高跟鞋和礼服,怎么装扮一说话一个动作,还是会暴露她的本性。

    夏大哥还好,在社会上混过多年,该有的礼节都懂。

    比起夏家人在包厢里的各种不对劲,苏若初和霍笙他们高雅许多。

    不是夏以诺的关系,夏家人不会到这种地方吃饭,当看到一道普通的菜价格是四位数,夏母惊讶地叫出声。

    “怎么贵?”

    夏大哥咳了声,提醒着夏母注意些场合。

    他有点担心他们夏家会给夏以诺拖后腿,等着夏以诺到霍家后,因为他们夏家的缘故,让夏以诺在霍家抬不起头。

    家世这种东西在上流社会还是很重要的。

    不然为什么那么多的家族要自己的孩子选门当户对的人结婚?

    “阿笙也说贵。”苏若初笑着接过夏母的话。

    这是苏若初用霍笙的钱开的第一家酒店,她把霍笙带过来吃饭,霍笙看到菜单上的价格脸都白了。

    太贵了!要不是这是自家的餐厅,霍笙肯定不会再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