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二 第1585章:我在,别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温澜过去,拦住他们的去路。

    只要她拖延时间,让房间里的曾树羽把陆依依睡了,陆明朗他们进去也迟了。

    “把门打开。”陆明朗看着温澜,认出她是曾树羽的女人,再看着紧闭的房门,立即明白房间里的人都有谁!

    曾树羽,这个渣男!胆子够肥的。

    “我又没有房间的房卡。”温澜回道。

    陆依依是她送进去的,房卡在她的手上,但是她不会拿出来的。

    面前的陆明朗和严阎又是两个大男人,她藏房卡的位置隐秘的,他们拿她没有办法。

    陆明朗打量着温澜,温澜穿着一身礼服,手上也没有包,怀疑她是不没有房卡。

    倒是他身边的严阎眼神犀利,严阎走近温澜。

    温澜忙护着胸口,慌乱地说道,“你要对我干什么!救命啊!”

    “有人要非礼我,救命呀!”

    她的话说完,严阎伸手将着她的礼服直接给扯开。

    温澜瞧着礼服滑落在地,她立即大叫出声。

    陆明朗惊诧严阎的举动,在白花花的肉体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撇开头。

    严阎没有,他直接伸手从温澜的胸口将房卡取出来,整个过程他做的的一气呵成,并没有多看温澜一眼。

    哪怕温澜脱光了,在他眼里也是一样。

    “你在干什么!”温澜抬起头看到严阎用房卡开门,连着过去阻止,她走了一步,身上的礼服又掉了下来。

    她只能先把自己的衣服给拽住,陆明朗看严阎拿房卡的过程是看呆了。

    怎么说了?

    严阎为了他妹妹,直接扒了其他女人的衣服,还是有些帅的。

    不然,一个女人把房卡藏在胸口,他真的不好下手。

    房门打开,里面传来陆依依救命的声音。

    严阎和陆明朗快步进去,看到曾树羽压着陆依依在穿上。

    药是注入陆依依的身体里,但是陆依依被带到房间里,看到曾树羽的时候,她清醒过来。

    四年前的那段经历对她来说很痛,在看到曾树羽压着自己,陆依依咬破双唇让自己清醒过来。

    她绝对不能再走四年前的老路。

    “混蛋!”陆明朗快速过去,将着曾树羽揪起来一顿暴打。

    严阎把自己的衣服脱下,包裹住在颤颤发抖的陆依依,陆依依抬起头看到是他,扑到他的怀里哭了出声。

    她的哭声让严阎的心楸在一起难受,是他不好,四年前把她毁了,也是他不好,差点没有保护她。

    “我难受。”哭了一会,陆依依看着严阎说道。

    她的面容发烫,眼底也变得迷离起来。

    严阎刚抱住她的时候,摸到她滚烫的手,就知道她浑身很难受。

    陆依依的声音也落入陆明朗的耳朵里,陆明朗刚把曾树羽走完,他扭头看向床上抱着的陆依依和严阎。

    他在考虑一件很严肃的问题。

    “我先把人拖出去。”想了半会,陆明朗说道。

    妹妹长大总归是别人的,老男人年纪大了些,但是对依依不错,他索性就对这件事情睁只眼闭只眼,腾个空间给陆依依和严阎。

    “依依。”陆明朗看着陆依依说道。

    他离开前,得经过陆依依的同意。

    要是陆依依不愿意,他把严阎也给拖出去,再找医生过来。

    陆依依只觉得身体越发地难受,在严阎抱着她的时候,她心里的那根弦一下子放松下来。

    她看向严阎,男人棱角分明的面容在她的眼底放大。

    如果和他睡在一起,陆依依突然觉得自己并不那么地拒绝。

    但是,也没有那么地心甘情愿。

    是药性的作用,让她在曾树羽和阎晖两个人之间选择。

    “你先把人拖出去。”严阎开口,他的声音明显变了。

    陆依依滚烫细腻的肌肤就在手心,那种感觉熟悉得很,他一碰到她的时候就有了感觉。

    陆明朗的提议,他怎么可能不动心。

    他爱陆依依,早想得到她。

    可是,这么一个机会让他得到陆依依,严阎是不愿意的。

    这样的话,和四年前又有什么不同。

    “再把车开到酒店门口。”严阎再说道。

    他说完,就抱着陆依依进浴室,陆明朗看着严阎和陆依依到洗手间,愣了下。

    这两个人不喜欢床,喜欢去洗手间做,这是什么恶趣味。

    没过一会,浴室里传来水声,还有陆依依说冷的声音。

    陆明朗反应过来,他推门进去,看到严阎抱着陆依依站在水洒下面。

    冰冷的水冲下来,让陆依依颤了身子,也舒服了些。

    “我在,不会冷的。”严阎抱着陆依依,柔着声音说道。

    他完全可以把陆依依扔在水洒下面,可是他却选择陪陆依依一起冲冷水。

    陆依依被注射了药,浑身在发烫,冷水能够减轻她的难受,可是对严阎来说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陆明朗没想到严阎这个人会选择这么做。

    他都同意老男人睡自己的妹妹,陆依依也没有反对,老男人完全可以借着这次机会和依依成了好事。

    可是老男人没有!

    陆明朗被严阎的举动给吓倒了,身后跟着传来曾树羽的声音。

    “你在对依依做什么!”

    曾树羽从地上爬起来,陆明朗扭过头看着被自己打得面目全非的他,气得又是一拳打过去。

    比起曾树羽下三滥的举动,老男人的形象一下子在陆明朗的心里高大多了。

    他完全可以那么要了陆依依。

    外面都是人,陆依依被下了药的事情很快地传出去,紧接着曾家那边会过来关心,到时候他和陆依依躺在一起,他们自然在一起。

    陆家更不会拿陆依依的清白开玩笑,那么会让他娶走陆依依。

    做陆家的女婿,不仅是得到陆依依,还有陆氏的钱财。不然曾树羽怎么会这么千方百计地追陆依依。

    陆明朗见着陆依依的情况好转,严阎把水关掉,他扭头见着在发呆的陆明朗,说道,“还不去把车开到酒店门口。”

    被严阎命令着,陆明朗没有反驳,他老老实实地走人,走前不忘把曾树羽给拖出去。温澜看到被打得很惨的曾树羽,过去扶曾树羽起来,在她一松开手上的衣服,礼服直接掉了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