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三 第1807章:生不如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慕容钰接到警局的电话,说慕容涟意图杀害慕容老爷子。

    听完慕容涟要被判刑,送到监狱去的事情,慕容钰看着黑掉的手机,骂道,“没用的东西!”

    他们这会正在吃饭,唐思和姚傒落都在。

    “怎么了?”姚傒落不安地问道,她今天这心跳一直跳得很快。

    慕容钰扭头看向姚傒落,咬牙切齿地说道,“他被抓了!”

    还证据确凿,慕容钰都不知道这个慕容涟是怎么办事情的?做点小事情都办不好。

    “什么!”姚傒落震惊地回道,她手里的筷子掉下来,听到慕容涟要被送进监狱,她怕了。

    怕的不是得承担失去慕容涟的痛楚,而是她一把年纪的,找不到比慕容涟更好使唤更好哄骗的男人,而且慕容集团的股份他们都没有到手,慕容涟被抓,会影响他们的计划的。

    “他怎么这么不小心?”姚傒落担忧地看着慕容钰,“钰儿,你说他会不会出卖你?”

    慕容钰握紧拳头,冷着声音说道,“过两天,给慕容沣的期限到了,他们以为把慕容涟抓走,就可以威胁我吗?”

    “妈,慕容涟那边你最好去看看他,把他给稳住了。”

    “至于慕容沣,他想打这个主意,做梦!”

    “可是,慕容涟在这个节骨眼上进警局,会不会影响你的大事?”唐思问道,她还真的没有想到,慕容涟会这么地愚蠢,去拔个氧气管,也能被慕容沣给抓着。

    “能影响什么!”慕容钰冷声说道,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很没底。

    “你说,他们会不会用慕容涟的事情,威胁你放弃争夺慕容集团?”唐思再说道。

    这完全有可能!

    “我不可能放弃!”慕容钰冷声说道。

    和唐思料的一样,在慕容钰接到警局的电话没多久,慕容沣打过来电话,说有事情和他谈。

    慕容钰和唐思一块去了,到了慕容沣说的餐馆,他们看到慕容沣和慕容姗姗也在。

    慕容钰沉着脸色进去,唐思跟着身后。

    “慕容沣,你真是狠,敢对自己的父亲下手?”

    慕容钰一进去,就质问着慕容沣。

    “你做出这种东西大逆不道的事情,不怕天打雷劈吗?”

    慕容沣笑笑,慕容钰和慕容涟果真是一路货色,讲出来的话都是一模一样。

    “怕!”慕容沣应道,“可惜他不是我的亲生父亲,而且他对我也没有养育过,你说我为什么要对他手下留情。”

    “倒是你,慕容钰,慕容涟是你的亲生父亲,他又对你那么地器重,那么地好,你要不要考虑去救他!”

    慕容沣的这话在慕容钰的意料当中。

    “你在威胁我?”

    慕容沣笑笑,他扭过看向身边的慕容姗姗,“姗姗,给大哥看看东西!”

    “恩!”

    慕容姗姗点头,把自己的手机点开,然后放在慕容钰和唐思面前。

    这是慕容涟如何潜进老爷子的病房,又是如何地想拔掉老爷子的氧气管,然后被慕容沣的人抓住。

    “真没想到,你这个爸爸胆子那么大,敢对老爷子动手。”看完视频,慕容沣笑着说道,“这份证据,我暂时还没有交给警察。”

    他让人把慕容涟带到警局,只说有人看见,但是视频里的证据还没有移交过去。

    慕容钰因为慕容沣的话,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握紧拳头,恨恨地看着对面。

    “慕容沣,你想我退出慕容集团!”

    “你进了慕容集团了吗?”慕容沣嘲讽道,“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不过是慕容集团一个小职工,没权没势。”

    “对,你是惦记着我手里的股份,可是老爷子人还在,那份遗嘱根本不能算数!”

    慕容沣的话说到点子上,就是这个原因,慕容钰才怂恿慕容涟去把老爷子弄死。

    老爷子弄死,那份遗嘱才能算有效。

    “慕容沣,我没有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东西!”慕容钰气恼地骂道,“我才是慕容家的人,而你就是一个野种!”

    慕容集团就快是他的,马上就是他的囊中之物,可是慕容沣耍了一招又一招。

    “我是野种也好,不是也好,这慕容集团还是不能成为你的。”

    “你离开北城,慕容涟的事情,我就当作没有发生。”

    慕容沣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想到慕容钰是什么反应。

    “做梦!”

    果然是这样!

    慕容钰已经钻进死胡同里,根本出不来。

    “后天的股东大会,我会让你慕容沣灰溜溜地滚出去。”

    这场谈判对慕容钰来说,没有必要谈下去,他站起来气愤地说道。

    他先走掉,唐思冷笑地看着慕容姗姗,“慕容沣失去大权,你慕容姗姗也是什么都不算。”

    他们走后,慕容沣把菜单递给慕容姗姗,“想吃什么!”

    “你是故意刺激刺激慕容钰的。”慕容姗姗问道。

    “恩。”他压根没想放过慕容涟。

    为什么要把慕容涟放了,那种人就该进监狱去。

    “我是担心他怕了,跑了,到时候想对付他都没有机会。”慕容沣淡声说道,“他们一次次地兴风作浪,以前是爷爷心善,护着他们。”

    “现在连着爷爷他们都敢动手,我有什么理由放过他!”

    “后天的股东大会,我会有很多礼物要送给他们。”

    到时候,慕容钰一家想滚出北城,也得被他扒光了,丢出去。他要让他们这辈子都过得凄惨。

    慕容沣说完,瞧着慕容姗姗盯着自己看,他疑惑地问道,“看什么!”

    慕容姗姗笑笑,“还好,我现在没有得罪你,不然……”

    “你放心,你要是得罪我,我不会把你丢出去,我会让你在床上生不如死!”

    “慕容沣!”慕容姗姗脸红起来,伸手打了他,“你个流氓。”

    每天就是爱逗她,流氓,一个大流氓!

    “呵呵。”慕容沣索性把慕容姗姗搂在怀里,“老婆,你不就是喜欢我对你流氓吗?”

    他说着,双唇吻住慕容姗姗的。

    慕容姗姗对他是又气又恼又喜欢,象征性地挣扎两下,由着他吻自己。

    她现在不知道有多喜欢慕容沣!

    第二天,慕容钰专门去警局看了慕容涟。慕容涟看到慕容钰,当场就哭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