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卷三 第1886章:她是金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曾夫人再次来找唐随意,还是在龙包包的幼儿园外,只是这次是唐随意来接龙包包。

    唐随意嫁给龙霆琛,给他当了保镖,他们两个只要有时间,就会来幼儿园一起接龙包包。

    不过,龙霆琛有时间,唐随意一个人来了。

    龙包包相当地骄傲,因为唐随意来接自己了。

    以前的时候,是家里佣人来接,或者是龙父他们,幼儿园的小朋友也爱比较,瞧着龙包包没有爸爸妈妈来接,没少笑他。

    现在,他也有爸爸,还有妈妈,别提龙包包的背挺得有多直了。

    唐随意说,龙霆琛有事情来不了,龙包包“哼”了声,没有说什么。

    大魔王多忙,他是知道的。

    以前的时候,就很少来幼儿园接他,现在有了随意,他没那么难受。

    “随意,我想去游乐园玩?”龙包包牵着唐随意的手,顺带提了一个要求。

    “嗯,行。”

    看着龙包包的笑脸,唐随意就高兴。

    她发现了,自己的心里装进去一个龙霆琛,一个龙包包,让她欢喜再欢喜。

    “金凰。”

    两个人上车的时候,一直候着的曾夫人出来,叫了唐随意的真名。

    问,曾夫人为什么要等着这里?

    去公司,曾夫人怕龙霆琛知道。

    去龙家,曾夫人怕龙家人。

    没有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是不想龙家人知道唐随意的身份的。

    唐随意听到曾夫人的声音,不过她当作没有听见,继续牵着龙包包的手往前走。

    “金凰!”

    曾夫人见唐随意往前走,不理自己,她追上来。

    “我叫你,你听见没有!”

    曾夫人见唐随意不搭理自己,有些气恼。

    龙包包慢下脚步,抬起头看着唐随意,“随意,她是在叫你吗?你不是叫随意吗?”

    “不是叫我。”唐随意笑着说道。

    她正准备把龙包包抱上车,曾夫人追上来,抓着她的手,“金凰,我有话要和你谈。”

    龙包包听到曾夫人的话,诧异地看着唐随意。

    随意说,不是叫她,可是现在这个人就是在和随意聊天,他迷糊了。

    “你认错人了。”唐随意微笑,“我叫唐随意,不叫金凰。”

    “你不认没关系。”曾夫人看到唐随意身边的龙包包,猜测着她是怕孩子听到,不敢承认。

    “但是你得记着,如果我把你的身份告诉龙霆琛,那么你别想有现在的生活。”

    “曾夫人,上次我们聊的不够清楚吗?”

    唐随意冷笑着问道。

    曾夫人当然怕唐随意利用龙家对付曾家,可是,她有唐随意的软肋,唐随意肯定不愿意失去现在的生活。

    “没了龙家,你的日子有这样的舒适吗?”

    “如果九少知道你在龙家,他会怎么做!”

    曾夫人说着,咳嗽起来,“凰凰,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是的,他不会放过自己,唐随意不是第一天知道。她的感觉已经没那么难受,从接受到现在变得淡漠。

    不放过她,那就不放过,但是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曾夫人想说什么?”唐随意问道。

    曾夫人专门等着这里,肯定又要和她聊什么。

    曾夫人没有回答,她低下头看看龙包包,再看看唐随意,怎么觉得这两个人有些相似?

    龙霆琛的儿子不是捡来的吗?

    “你配不上龙霆琛。”曾夫人收起心思,正声说道。

    “哦。”唐随意点点头,“你的意思是,你的宝贝女儿——曾琳配得上他。”

    “可是,有什么办法!”

    唐随意笑笑,“我老公就爱我,不爱你的宝贝女儿。”

    “我老公约过你女儿聊过吧,他肯定把话说开了,打了你女儿的脸面,所以那,你是为你的宝贝女儿来找事的。”

    “曾夫人,你女儿没用,自己追不到男人,怎么还要你出面?你一把年纪,我老公更看不上!”

    唐随意的话讽刺地曾夫人脸色变得苍白苍白。

    金凰还是一如既往地让她厌恶。

    “金凰。”曾夫人厉着声音说道,“你如果不听我的话,那么,龙家很快知道你是金凰。”

    “随意。”唐随意淡了声音说道,“我本来就是一个人,没什么好怕的,倒是曾夫人你,你有丈夫有女儿,可得小心。”

    “我想九少应该和你说过,他的追杀逼得我去做了什么勾当。”

    唐随意说完,抱着龙包包上车,不再搭理曾夫人。

    曾夫人看着人走了,气得往前走了几步。

    曾家和九少的关系是很密切,唐随意这些年过得怎样,她是知道的。

    但是知道又怎样?哪怕唐随意被九少追杀得无路可去,她也是在一旁旁观,别说帮唐随意,就是为唐随意说情都没有。

    现在,她更恨不得没有生过这个叛逆无情的女儿。

    在曾夫人恨恨地看着车子离去,她转过身子,看到曾先生的助理站在自己背后。

    “夫人,先生请你上车。”

    顺着助理指的方向,曾夫人看到不远处的路边停着一辆车子。

    曾夫人一怔,难道刚才她和唐随意的一切,曾先生都看到了。

    曾先生能这么地成功,很大的原因是她当初从金老头那里偷了一笔钱出来。

    这笔钱帮助曾先生发家,按道理,应该是曾先生讨好她,但事实是曾夫人打从心里地怕自己的丈夫。

    这么多年,她守着他,依附着他,把他当成天,把他的女儿当成亲生的,就是怕他对自己有一丝的不满,还好,曾先生对她不错。

    曾夫人上车,看到曾先生在抽烟,烟味难闻,她难受地咳起来。

    但是,曾先生没有因为曾夫人的咳嗽而把烟灭了,相反的,他是在曾夫人上车的时候,把香烟点燃的。

    “咳咳咳!”曾夫人一直在咳,咳到最后,她忍不住地对曾先生说道,“老公,把香烟灭了吧。”

    曾先生这才把烟头给灭了,不过一支香烟也抽得差不多了。

    “她是金凰!”

    曾先生灭了烟后,直接说道。

    他不是在问曾夫人,是很肯定地说。

    这句话告诉曾夫人,他已经知道唐随意的真实身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