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九十五章 谁知错爱女儿心】

    一行人慢慢走出了林府,郑香盈由小翠扶着上了马车,掀开侧边的软帘,朝林牧遥与李氏挥了挥手,眼睛缓缓扫过,就见两位表兄站在那里,脸上都露出不舍的神色,不由得呆了呆,赶紧将软帘放了下来,不再看外边。

    禄伯一甩鞭子,车轮辘辘的声音响起,郑香盈知道马车跑了起来,心里轻松了不少,坐在那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小姐,咱们可算是要回去了。」小翠扭了扭身子,如释重负,「咱们这是先去洛阳还是先回荥阳?」

    「小翠你可真傻,咱们自然是回荥阳去,去洛阳做什麽?」鲁嬷嬷搓着衣角儿望了望小翠,出来这麽久,她也有几分想着寿伯了呐。

    郑香盈瞧着鲁嬷嬷那局促不安的举动,刚刚想打趣她几句,就听马车外边飘进来一个声音——

    「自然是先跟我去洛阳,这丑媳妇总归要见公婆,香盈,你也得去给我师父瞧瞧吧?」话音刚落,马车侧面的软帘便被掀了起来,露出了杨之恒一双黑亮的眼睛,「难道你不敢去见我师父不成?」

    郑香盈抿嘴一笑,「谁不敢去见他,我还正想见见焦大叔呢,我要向他告状,你这人不安分守己,老是向大将军请假,才从军一年都请了两次假了,你以为军营是这般好玩的不成,由着你想来就来,想去便去?」

    「我还不是着急你。」杨之恒心急得将头往马车里边钻,旁边小翠惊呼了一声——

    「杨公子,小心卡了头!」

    杨之恒咧嘴笑了笑,「没事,这点把握我还有。」凑了过来在郑香盈耳边小声道:「香盈,刚刚我可瞧见了你那两位表兄,比我可差得远了,难怪你不喜欢他们。」

    郑香盈白了他一眼,心道这人的脸皮越发的厚了。

    杨之恒见郑香盈一个眼风儿飞过来,嘴里却不说话,一张小脸上笑意盈盈的,他心中得意,真恨不得将她从马车里捉了出来与自己共骑,只是瞧着方嬷嬷鲁嬷嬷与小翠都在瞪眼望着他,又有几分不好意思,讪讪的将头退出去,隔着软帘大声说道:「你那两位表兄站在门口那模样,可真是依依不舍呢。」

    「你都在混说什麽!」郑香盈听了只觉好笑,这杨之恒真是闲得慌,这不是没话找话说吗?只不过她眼前不由得也浮现出林衡君与林衡清两张脸来,都是那般怅怅然,眼睛里全是震惊。自己躲着他们差不多有半个多月,忽然一日间就定了亲,成了名花有主的人,由不得两位表兄不惊奇吧?

    她从软帘一角往外看了看杨之恒,见他高大的身影就伴在马车一侧,不禁嘴角轻轻扬起,微微一笑,今日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最终还是杨之恒占了上风,方嬷嬷与小翠都站在他那边,说先去洛阳见焦大,就连鲁嬷嬷也没有坚持太久,很快便被杨之恒殷勤的笑影打动了,「小姐,既然身分已经定了下来,那你是也该去见见焦大爷。」

    见自己的下人们很快就改旗易帜,郑香盈笑着点头,「好好好,既然你们都说我该去洛阳,那便先去洛阳吧。」

    禄伯得了指令,挥着鞭子将马儿赶了起来,杨之恒满心欢喜在旁边护着马车前行,过了一天多便到了洛阳。

    马车先去了焦大与杨之恒的住处,院子门上挂着一把锁,显然焦大不在府中。杨之恒将门打开,先让禄伯将马车赶到後院去,然後拿了一锭银子让方嬷嬷鲁嬷嬷去买些菜来准备饭食,「我先去豫王府寻师父,要是他知道香盈来洛阳了,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骑着马直奔到豫王府门前,门房见是杨之恒,很是惊讶,「杨公子,不是说你在西北从军,怎麽这会儿回来了?」

    「我有要事,请了假回来几日。」杨之恒将马在对面一棵树上拴好,「我先进去找师父,他在不在王府里?」

    「今日似乎没见焦爷过来,只不过也说不定是没看仔细,杨公子你且进去瞧瞧,我们二公子若是知道你回来了,还不知道会欢喜成什麽样子呢。」门房巴结的笑道,心中知道这位杨公子是豫王眼前的红人,自己得罪不起,赶紧弯着腰将他请了进去。

    杨之恒一口气奔到焦大在豫王府的小屋,没见着他的身影,心中有几分惆怅,想了想快步朝许兆宁的院子走了去,怎麽着也该寻一个人来分享一下自己愉快的心情才是。

    走在青石小径上,他步履轻快,迎面遇着了两个托着盘子的丫鬟,两人见了杨之恒,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杨公子,你什麽时候回来了?」

    杨之恒只觉得那两个丫鬟有几分眼熟,却不知道她们是哪个院子里的,只点了点头,「我有要事,刚刚回洛阳。」

    望着杨之恒远去的身影,两个丫鬟对视了一眼,左边穿红衣的丫鬟小声问道:「咱们要不要告诉郡主这事儿?」

    「我想应该不少人见着杨公子回来了,想来这事郡主迟早会知道,咱们不如早些去告诉郡主,指不定她心情高兴还会打赏银子呢。」穿绿衣的丫鬟想了想,唇边露出一丝笑容来,「我想郡主肯定很想见杨公子一面的。」

    「说得是,咱们赶紧去让郡主知晓。」穿红衣的丫鬟点头赞成,两人飞快的往玥湄郡主的院子跑去,只余下小径旁的金丝柳不住的在风中摇曳着。

    「兆宁!」从前院穿过,进了中庭,就见许兆宁穿了一袭淡蓝色衣裳,正拿着剪刀在一株花卉前将上头的枯枝剪掉,杨之恒咧嘴一笑,快步走了过去,「你每日除了看书便是种花养草,这习惯一直没变。」

    「之恒,你怎麽不声不响的就回来了?」许兆宁瞪大了眼睛望着杨之恒,简直不敢相信面前站着的便是他,他揉了揉眼,将剪刀放到一旁,笑着从花圃里走了出来,伸手在杨之恒肩膀上捶了一拳,「你怎麽便舍得回来了?去了一年多,也没见着你的人影儿!」

    杨之恒心道自己曾回来一趟,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可嘴里却不好说,只好推着说军营里边事情多,没法子请假回来。

    许兆宁与他勾肩搭背的往内室走,瞧着杨之恒一张俊脸依旧是白玉一般,连连叹气,「你这人怎麽长的,分明每日里在边关风吹日晒的,可就不见晒黑一点。」

    「我也奇怪,实在想晒黑。」杨之恒愤愤道:「那些嫉妒我的副将们背地里都喊我小白脸!切,分明就是看大将军对我好,没有旁的话好说!」

    进了内室,许兆宁吩咐丫鬟上茶,两人在小几前盘腿坐了下来,一幅玉席垫在身下,凉津津的一片。杨之恒伸手摸了摸那玉席,心中知道定然又是豫王赏赐下来的,暗道豫王爷对许兆宁可真是掏心掏肺的好。

    「此次回来是为了何事?」许兆宁端起茶盏,慢慢喝了一口,「该不是小事吧?」

    「是。」杨之恒正等着这句话呢,挑了挑眉毛望着许兆宁道:「我这次回来是为了解决人生大事,现儿我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

    许兆宁听了甚是震惊,茶盏都差点没有拿稳,「你……订亲了?」

    杨之恒骄傲的一笑,「可不是,我的亲事定下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