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才十五,怎麽就这般着急将亲事定了?」许兆宁好不容易才从震惊里回过神来,将茶盏放在桌子上,看了看杨之恒那张脸孔,摇了摇头,「大丈夫何患无妻?还未功成名就,没必要这般急着订亲吧?」

    「没办法,谁叫有这麽多打她主意的人?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杨之恒得意的看了许兆宁一眼,「你说说看,像香盈这样的女子,自然要急着订亲的,否则我远在边关,还不知道谁趁我不在便将她抢了去。」

    「香盈?」许兆宁呆呆的望了杨之恒一眼,很艰难的吐出了一句话来,「可是那位归真园的主人郑小姐?」

    杨之恒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许兆宁忽然缓慢下来的语调,只是高高的挑了挑眉毛,戏谑的问道:「你怎麽知道香盈的闺名?难道我有和你说过?」

    许兆宁如梦初醒般地「啊」了一声,垂眸望了望摆在小几上的茶盏,「或许吧,我也不知道什麽时候就知道她的闺名了。」

    「兆宁,你说香盈是不是很好?」杨之恒兴致勃勃的继续夸赞起来,「她聪明伶俐,生得又美,这世间要找出这样的一个女子来可真真是为难。」

    「杨之恒!」怒气冲冲的声音蓦地从门边传了进来。

    杨之恒与许兆宁抬头一看,便见穿着一袭轻软衣裳的玥湄郡主站在门口,身後的水晶门帘正不住的摇晃,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声,一点点的光投在地面上,不住的变幻着颜色。

    「玥湄,你怎麽来了?」许兆宁有些担忧的看了妹妹一眼,她喜欢杨之恒,豫王府里谁都知道,现在瞧着她这模样,肯定是听见了杨之恒订亲的事情,就不知道她受不受得了?

    「杨之恒,你订亲了?和那归真园的郑香盈?」玥湄郡主铁青着脸走了进来,撩起裙摆坐在杨之恒身边,「不是说订亲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哪里来的父母?又是谁给你做的媒人?」

    听着玥湄郡主说得咄咄逼人,杨之恒有几分不快,他板起脸道:「我的亲事,跟你有什麽关系?何须你来过问!」说罢看都不看玥湄郡主一眼,迳自朝许兆宁笑了笑,「我师父怎麽不在家,还想今日与他一道吃饭的,许久都没见着他了。」

    「他去了江南,可能这些日子都不会回来。」许兆宁稳了稳心神,极力不让自己那失望的情绪透露出来,「等他回来我会告诉他你回来过了。」

    「没事,我写信给他便是。」

    杨之恒站了起来,心中有几分不自在,玥湄郡主就坐在他身边,那裙袂铺展,有些漫过了他的衣袍,盖在他的衣角上边,让他觉得不舒服。「兆宁,你去我院子一道用午饭吗?香盈同我来洛阳了,本来是想带她来拜见师父的,没想到却扑了个空。」

    「郑小姐也来了洛阳?」许兆宁惊喜的问了一声,旋即脸色又黯淡了几分,她已经是杨之恒的未婚妻,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一股失落慢慢的从心头扩散开来,直到沁入了五脏六腑,只觉得喉头发紧,心中苦涩的滋味怎麽也没办法表达。

    「杨之恒,你在开什麽玩笑!」玥湄郡主也跟着站了起来,那艳色的衣裳上精致的刺绣不住的随风晃动着,领口点缀着的宝石也一闪一闪的扎着人的眼睛,她怒目而视的望着杨之恒,口气十分强横,「难道你不知道我二哥也喜欢那郑小姐?你只是我二哥的伴读,又有什麽资格去抢我二哥的心上人?我劝你快些撒手,不要弄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杨之恒吃了一惊,望了一眼站在对面的许兆宁。

    许兆宁满脸尴尬,赶紧摆了摆手,「之恒,没这样的事儿,你别听玥湄胡说,她现在只是心情不好,想要惹你生气罢了。」

    玥湄郡主冷笑了一声,望向许兆宁的眼里带了几分不屑,「二哥,你可真胆小,你分明便是喜欢那郑香盈的,为何不敢说出来?你不喜欢她,为何又会这般劳心劳力的替她做了这麽多事情,难道你就准备把这感情埋在心里算了?」

    「玥湄,你够了!」许兆宁气得满脸发红,她这妹妹是疯了不成?她听了杨之恒订亲的消息心里头不舒服,可怎麽着也该压制着点,人家都订亲了,她又何必在这里胡搅蛮缠,一切都成定局,难道不是笑着祝福他们才是最好的选择?「之恒,别理睬她,她最近性子有些古怪,我与郑小姐只是朋友,并没有那非分之想,你要相信我。」他的眼睛平静的望着杨之恒,嘴角露出一丝温情的笑,「她是个好姑娘,你们俩是天生一对。」

    「兆宁,你真是这麽想?」杨之恒听了这话心情大好,也不管板着一张脸站在旁边的玥湄郡主,伸手拍了拍许兆宁的肩膀,「好兄弟,走,去我院子里用午饭。」

    两人并肩走了出去,只留下玥湄郡主站在那空荡荡的内室里,愣愣的瞧着那不住摆动的水晶门帘,忽然间她像是意识到了什麽,冲出门去看了看前边,就见两人已经走过了中庭,心中有几分焦躁,对着两人背影大喊了一声,「许兆宁,你这个孬种,都不敢承认自己的感情!」

    许兆宁的脚步略微停滞了下,腰杆挺得笔直,但是他没有回头,也只是略略停顿了那麽片刻,马上又恢复了正常的步履,与杨之恒一道并肩走了出去,很快两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见,彷佛那中庭里从来没有人经过一般。

    玥湄郡主扶着门槛望着那空空如也的中庭,心中一阵失落,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堪堪就要掉下来。

    她身边的丫鬟鸣柳小心翼翼的问道:「郡主,二公子与杨公子都走了,咱们回院子去吧?」

    玥湄郡主回手便赏了她一个大耳刮子,跺了跺脚朝她吼了起来,「我回不回去关你什麽事儿?没眼色的东西!一个个都跟木头一般,站在那里不说话,一开口便让我觉得心里烦躁。」她一年多没见过杨之恒了,这些日子里,她扳着指头数日子,日日盼望着杨之恒能回来看她。

    今日杨之恒是回来了,却给了她一记闷棍,他竟然不声不响的就订亲了,还是那个归真园的郑香盈!难道他不知道自己一直喜欢他?难道他不知道二哥很喜欢郑香盈?他们两人怎麽能无视别人就自顾自的订亲了?玥湄郡主越想越难过,眼泪终於掉了下来,摔在地面上,一点点黑色的印记晕染开来。

    从袖袋里摸出帕子,她挪了挪脚步往外冲,却只觉头上一阵钻心的痛。

    身边的丫鬟惊呼出声,「郡主,那水晶门帘将你的簪子勾住了!」

    她冲出来太匆忙,顶了一头的水晶,那水晶有方形有菱形,中间有着透明的鱼线,正好勾住了她的八宝琉璃簪,才一抬脚,那簪子便勾着头发飞出来,拉着几根发丝,扯得她疼痛不堪。

    丫鬟们七手八脚的将她头上的水晶门帘与簪子理好,几人不敢说话,只是垂手低头瞧着走廊地面上玥湄郡主的影子,她的头发散乱,状如女鬼,但没人敢出声提醒她,生怕就像鸣柳那般触了霉头,到时候免不得挨几个耳刮子。

    「走,跟我去锦绣园。」玥湄郡主咬咬牙,无论如何她也要赌一把,杨之恒还只是才订亲,况且还说不定礼数不周全,至少焦大人也不在洛阳,这父母之命又如何说?她大步走向锦绣园的内室,心里想着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说服母亲,让她许了自己与杨之恒的亲事才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