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管怎麽样,她得先将这幕後策画之人找出来,好好与对方交涉一番才行。定了定心神,她镇静的坐在那里,这时就听着门外有人轻轻的咳了一声。

    郑香盈拿不准是那传信的丫鬟回来了还是另外一个看守的,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机会,她要好好把握住,指不定这人还能被她说服,替她传个信出去。

    「你们郡主究竟想要做什麽?为何不直接来找我,一定要拐弯抹角的来这一套?」郑香盈开口套话,「我想不久二公子和杨公子便会寻到这里来了,你这个替玥湄郡主做帮凶的,恐怕不会有什麽好下场。」

    「你……怎麽知道是我们家郡主将你抓了过来?」门外的声音细细的,有一丝颤抖,「二公子和杨公子会寻了过来?」

    「我根本就没仇家,在洛阳也只认识豫王府的几个人,想来想去只有你们家郡主有这个嫌疑了。」郑香盈轻轻一笑,「她是不是看到我与杨公子订亲气坏了,头脑不清楚之下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门外的丫鬟没有回答她的话,心里边却一个劲地点头称是,郡主是昏了脑袋,王妃是跟着发昏,将郑小姐捉到这里来又能如何?即便将她杀了,杨公子也不喜欢郡主,还是不会派媒人来求娶。她站在门口打量了下里边的郑香盈,心中实在替她惋惜,这麽聪明伶俐的小姐却无端要受这般罪过!

    「你别打量我,也别替我惋惜。」彷佛能见着她的举止一般,郑香盈又开口道:「你若是同情我,便将我这手上的绳子解松一点点,这麽反着手捆起来实在是不舒服。」

    那丫鬟迟疑的看了郑香盈一眼,慢慢的向前走了一步,又停下了脚步,摇了摇头,「不行,郡主若是知道了,定然会骂我。」

    「你瞧瞧我可是有缚鸡之力的模样?即便不捆住我,我也没办法逃脱,只求你将绳子松掉些,也好让我松乏松乏。」郑香盈察觉那丫鬟似乎有松动之意,心中微微有几分高兴,又加把劲地劝说着她,「你见到我头上的这支簪子没有?那可值几百两银子的,你替我将绳子松一些,我便将这簪子送给你。」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便不相信这麽大手笔的馈赠不能打动这个小丫鬟。

    果然,过了不久那丫鬟便小声道:「你是说真的吗?」

    「我从不说假话。」郑香盈吸了一口气,「我手腕这里真的很疼,你便帮我一把吧。」

    那丫鬟考虑了半晌,这才又继续往前走了几步。

    郑香盈能感觉到她走到自己的身边,一股温热的气息拂到自己的脸上,「你可以先将簪子取下来,再替我松绑。」

    感觉到有一只手哆哆嗦嗦的在她头顶上移动,簪子带着几根发丝被扯了出来,郑香盈咬紧牙关没有喊痛,还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那丫鬟给她将绳子解开些。

    那丫鬟倒也实诚,将簪子拿在手里後,半跪在地上替她将绳子松开了些,一边还小声的说:「郑小姐,你试试看,这样的程度够不够松?」

    郑香盈试了试,只觉那绳子十分松,等着那丫鬟走开,自己便能想法子从绳子里头将手给挪出来。她点了点头道:「这样轻松多了,香盈感激不尽。」

    那丫鬟看来不是个做粗活的,手上没有半分力气,郑香盈能感觉到她松开这绳结时手上力道松垮垮的。她不禁暗自感激上苍,玥湄郡主派来看守她的丫鬟实在太好拐骗了。

    「你若是还想赚些银子,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郑香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可声音又大得足够让那丫鬟停住脚步。

    「什麽路子?」

    「等会儿你家郡主肯定会来跟我谈条件,你悄悄的帮我去送个信儿给二公子与杨公子,让他们知道我在这里,他们肯定会打赏你的。」郑香盈笑了笑,脸上没有一丝惊恐,「我是杨公子未过门的妻子,他又深得豫王与二公子的青睐,若是在这里出了事,你可以想想後果,豫王追究起来,你家郡主是不会有事的,但你们这些做丫鬟的,定然就是替罪羊了。」

    那丫鬟似乎在沉思,郑香盈能听见她细细的呼吸之声,好半晌才听到她细弱蚊蚋的声音响起,「郑小姐,我知道了。」

    「你叫什麽名字?我出去以後会让杨公子再重重给你一笔赏钱的。」郑香盈现在只能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一招了,她便不相信,这个见着簪子便动心的丫鬟,不会被这奖赏打动。

    「我叫鸣杏。」那丫鬟细声回答,同时也叹了一口气,「郑小姐,你也别怪我们家郡主,她只是一时有些想不开而已。」

    「我知道,我没怪她,等她来了我会与她好好说的。」郑香盈笑嘻嘻的点了点头,「你先到外头去守着吧,郡主她们也快来了。」

    真是说人人到,外边的走廊里响起杂沓的脚步声,鸣杏的脸色一变,赶紧快步走到门口,双脚站在门槛上,探头一看,果然是玥湄郡主带着几个丫鬟婆子正往这边走过来。

    「听说你要见我?」玥湄郡主走进屋子里,见着被捆得结结实实的郑香盈,嘴边露出一丝甜蜜蜜的笑容,她捏着嗓子问道:「你猜我是谁?」

    郑香盈哈哈一笑,「我还用猜吗?你不就是豫王府的郡主,闺名唤作玥湄的,你还去我归真园玩过几回呢。」

    玥湄郡主惊讶的撇了撇嘴,「真是不好玩。」她朝身边的婆子吩咐了一声,「去将她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取下来。」

    总算是重见光明,郑香盈微微眯了眯眼睛,还不大适应忽如其来的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见着玥湄郡主打扮得花枝招展地站在自己面前,一张脸收拾得格外精致,涂脂抹粉的如同画里的人儿一般,只是那眼皮有些浮肿,似乎是哭过了一回。

    「郡主,你这样大张旗鼓的将我请进豫王府,意欲何为?」郑香盈朝玥湄郡主笑了笑,「你便是十分想念我,也该是去封书信将我邀了过来,怎麽能用这样的方式呢?」

    玥湄郡主瞪着郑香盈,见她没有一丝恐惧的神色,言笑晏晏的就像在与自己话家常,不由得有几分惊诧,「郑香盈,你为何不害怕?」

    「我为何要害怕?郡主将我请到这里,难道不是想与我叙旧的?」郑香盈对玥湄郡主笑着点了点头,「郡主,你该让人将我松绑才是,这不是豫王府的待客之道吧?」

    「真是稀奇,你还想指挥着我怎麽对待你?」玥湄郡主偏了偏头打量了下郑香盈,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我就爱将你捆起来,你又能奈我何?我是郡主,你只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姑娘,我爱怎麽做便怎麽做,你都只能忍着。」

    「那香盈自然要感谢郡主的青眼相加了,能被这麽捆着来郡主这里作客的,我一定是头一个。」郑香盈望着玥湄郡主的眼神清澄如水,「郡主,咱们聊些什麽才好?谈天气?谈花草?谈新鲜果子?香盈才疏学浅,也只会聊这些东西了。」她故意拖延着谈话,好让那个去外边给自己搬救兵、叫鸣杏的丫鬟争取多点时间。

    「谁要与你聊这些!」玥湄郡主有些烦躁,跺了跺脚,双手叉腰地望着郑香盈,「我只想和你谈一件事儿,你快快答应了便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