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丫鬟似乎在沉思,郑香盈能听见她细细的呼吸之声,好半日,才听到她细弱蚊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郑小姐,我知道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出去以后会让杨公子再重重给你一笔奖赏的。」郑香盈现在没有别的法子好用,只能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一招了,她便不相信,这个见着簪子都动心的丫鬟不会对这几分奖赏动心。

    「我叫鸣杏。」那丫鬟细声回答,同时也叹了一口气:「郑小姐,你也别怪我们家郡主,她只是一时有些想不开而已。」

    「我知道,我没怪她,等她来了我会与她好好说话的。」郑香盈笑嘻嘻的点了点头:「你先到外头去守着罢,总怕他们也快来了。」

    外边的走廊里有着杂沓的脚步声,鸣杏的脸色一变,赶紧快步走到了门口,双脚站在门槛上边,探头一看,玥湄郡主带着几个丫鬟婆子正在往这边走了过来。

    「听说你要见我?」玥湄郡主走进屋子里边,见着被捆得结实的郑香盈,嘴唇边上露出了一丝甜蜜蜜的笑容,捏着嗓子问道:「你猜我是谁?」

    郑香盈哈哈一笑:「我还用猜吗?你不就是豫王府的郡主?闺名唤作玥湄的,你还去我归真园玩过好几回呢。」

    玥湄郡主惊讶的撇了撇嘴:「真是不好玩。」她朝身边的婆子吩咐了一声:「去将她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取下来。」

    总算是重见光明,郑香盈微微眯了眯眼睛,还不大适应忽如其来的光线,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见着玥湄郡主打扮得花枝招展般站在自己面前,一张脸收拾得格外精致,涂脂抹粉的真如画里的人儿一般,只是那眼皮却有些浮肿,似乎是哭过了一回。

    「郡主,你这样大张旗鼓的将我请进了豫王府,欲意何为?」郑香盈朝玥湄郡主笑了笑:「你便是十分想念我,也该是去封书信将我邀了过来,怎么能用这样的方式呢?」

    玥湄郡主瞪着眼睛望了郑香盈,见她没有一丝恐惧的神色,言笑晏晏,就如在与自己拉家常一般,不由得有几分惊诧:「郑香盈,你为何不害怕?」

    「我为何要害怕?郡主将我请到这里,难道不是想与我叙旧的?」郑香盈望了望玥湄郡主,笑着点了点头:「郡主,你该让人将我松绑才是,这不是豫王府的待客之道罢?」郑香盈决定要将与玥湄郡主的谈话延长些,也好让那个叫鸣杏的丫鬟去外边给自己搬救兵。

    「真是稀奇,你还想要我怎么对待你?」玥湄郡主偏了偏头打量了下郑香盈,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我就爱将你捆起来,你又能奈我几何?我是郡主,你只是一个寻常人家的姑娘,我爱怎么做便怎么做,你都只能忍着。」

    「那香盈自然要感谢郡主的青眼相加了,能被这么捆着来郡主这里做客的,我一定是头一个。」郑香盈望着玥湄郡主,眼神清澄如水:「郡主,咱们聊些什么才好?谈天气?谈花草?谈新鲜果子?香盈才疏学浅,也只会聊这些东西了。」

    「谁要与你聊这些!」玥湄郡主有些烦躁,跺了跺脚,双手叉腰望着郑香盈:「我只想和你谈一件事儿,你快快答应了便是。」

    「郡主还有求于我?这真是让香盈受宠若惊啊!」郑香盈挑了挑眉毛,做出一番惊奇的神色来,身后的双手正在努力的从那绳套里往外钻。鸣杏那丫鬟的绳结打得十分松活,她已经靠着墙慢慢的将那绳结解开了一半,只需再花点功夫便能解开了。

    「少说废话!」玥湄郡主踏上前一步,郑香盈心中一紧,背后解绳结的动作却丝毫不敢停下来,继续慢慢的解着绳结,又要防备玥湄郡主发现自己背后的举动,一双手上全是汗涔涔的一片,用力在身后的衣裳上抹了几下才将那汗水擦干净。

    「我只要你让出一样东西给我,你答应了我便立刻放你走。」玥湄郡主伸出手来指着郑香盈道:「你是什么东西,竟然也敢答应杨之恒的亲事!你虽说出身荥阳郑氏,可却只是弱支七房里边的孤女,父母双亡,还想赖着要嫁给杨之恒不成?」

    「郡主,并不是我赖着要嫁给杨之恒,是之恒亲自去我舅父府上登门求娶。」郑香盈平静的笑了笑,望着玥湄郡主愤愤不平的脸道:「之恒也是父母双亡,我也只是一个孤女,我们俩的身世相仿,难道不是门当户对?郡主,那你说说看,究竟要什么样的人才能与杨之恒相配?若是郡主说得有理,香盈相让也未可而知。」

    「与杨之恒相配的人自然只能是我,你难道还看不出来?」玥湄郡主凶巴巴的皱起了一对眉毛,恶狠狠的盯着郑香盈的脸,一只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划着,郑香盈能感觉到玥湄郡主修剪得圆润无比的指甲盖在自己的肌肤上滑行,可她却没有半分畏惧,一双眼睛望向了那张跟自己越贴越近的脸,淡淡一笑:「郡主,你金尊玉贵,之恒只是一介草民,如何能配得上郡主?郡主难道不是要嫁给世子爷准备做王妃的?」

    「可我就不爱做王妃,我就想做杨之恒的夫人。」玥湄郡主将手放了下来,一张脸凑到了郑香盈面前,眼睛张得大大的,撅嘴嘴道:「郑香盈,咱们好歹也是朋友,你将杨之恒让出来,我还可以帮着你嫁给我二哥,这岂不是一举两得的事情?只要你答应了,咱们继续是好朋友,我将你送出府去,到时候还送几万两添妆银子给你。」

    「是吗?郡主真是大方。」郑香盈微微一笑:「郡主,你想知道我的回答吗?你挪过身子来些,我只想让你一个人听到我说的话。」

    玥湄郡主有几分好奇,朝郑香盈靠拢了一步,弯下身子来,一双手垂在了她的身边,脸上笑得十分欢快:「那我倒要听听你的回答是什么了。」这话刚刚说完,玥湄郡主嘴里便发出了一声惨叫,握住手臂往后退了过去,眼中满是惊恐:「你,你,你究竟做了什么?」

    周围几个丫鬟婆子都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扶玥湄郡主,郑香盈缓缓站了起来,抖了几抖,身上的绳子应声而落。她的右手里拿了一个小铁管,在烛光的映衬下微微的发亮,望了一眼朝自己逼近的几个婆子,郑香盈轻蔑的一笑:「若是还想和你们郡主一个模样,尽管过来试试。」

    玥湄郡主甩着胳膊不住的在叫喊着:「你究竟拿什么扎了我?好痛好痒!」

    郑香盈瞧着她那痛哭流涕的模样便觉解恨,故意吓唬她道:「我这小铁管里养了一条很特别的蛇,别看它身子小,可若是咬了人,那后果便很严重。你若是半日之内不得解药,小命便不保了。」

    玥湄郡主听了这话唬得脸色发白,瞅着郑香盈喊道:「快将解药给我!」

    「你要解药也行,只不过先将我送出府去,我找到杨之恒以后自然会将解药给你的婆子带回来。」郑香盈笑着望了望玥湄郡主:「你以为我会在这屋子里给你解药?你翻脸便让丫环婆子将我抓住,那倒霉的岂不是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