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玥湄郡主握着胳膊,心中一阵毛骨悚然,她似乎瞧见自己的胳膊越来越肿了一般,那种痛痒的感觉一直要钻到心里边去。她耷拉着脸带着哭音道:「我派人送你出去,你快些将解药给我。」

    「不着急,我可以慢慢走的。」郑香盈心中好笑,拖着脚步走到门边,回头望了望一脸汗水泪水交织的玥湄郡主道:「郡主,所谓强扭的瓜不甜,之恒对你只有朋友的情分,你又何苦为难他一定要娶你?即便你将我杀了,他也不会娶你,你又何苦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儿呢?你说要我表态,将之恒让给你,我的回答是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喜欢杨之恒,他是我选定要过一辈子的人,我们会不离不弃,怎么会因着几万两银子和你的威胁而随意违背承诺?」

    「有骨气!」门外有人高声赞了一句,郑香盈扭头一看,却只见豫王爷和豫王妃站在门口,也不知道究竟听了多少内容去。郑香盈赶紧行礼:「见过王爷王妃。」

    豫王妃一双眼睛里边似乎能冒出火来,恶狠狠的望着郑香盈,声音都有几分打颤:「你这贱婢,竟然放蛇来咬我的湄儿,你是不想活了不成?来呀,快将她拿下,搜遍全身将那解药找出来!」

    郑香盈听了豫王妃的话冷冷一笑:「王妃,这叫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谁种的因便要受这果,若玥湄郡主不想着要为难我,我又为何会施暗算?我这只是在保命而已,是迫不得已。况且,」郑香盈微微一笑:「被蛇咬伤,必然会有伤口,那伤口会肿胀、会有青紫颜色的瘀痕,现儿郡主手腕光洁如玉,哪有被咬伤的痕迹?」

    豫王妃听了这话,赶紧飞奔着跑了进去,捉住玥湄郡主的手仔细查看了一番,果然不见那伤口,这才放了心,朝郑香盈一瞪眼睛:「解药呢?快些拿出来!」

    郑香盈从袖袋里面摸出一小包药粉来扔给了站在一旁的那个婆子:「快些将这药粉儿化了去给你们郡主搽搽手腕那处,即刻便好。」转脸见豫王正在一脸深思的看着自己,郑香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香盈本无意冒犯郡主,此举实乃无奈,还请王爷恕罪。」

    「这事本来也怪不得你,全是我那不争气的女儿。」豫王的双眼盯住玥湄郡主,似乎能冒出火来一般:「玥湄,我早就和你说过,不要再想着与杨之恒的亲事,他不是你的良配!况且此时他也已经与郑小姐订亲,你为何还要执迷不悟?」

    玥湄郡主的一双手浸在水中,那痛痒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只是眼睛里的泪水掉个不停,叮咚叮咚的掉进了水盆儿里边:「我便是喜欢杨之恒,我只喜欢杨之恒,若是不让我嫁他,那我宁可绞了头发去做姑子,这辈子都不嫁人了!」她一边哭喊着一边偷眼看着豫王,想瞧瞧他是什么反应,本来还想蹬脚,可实在没那胆量。

    「王爷,不如这样,就让杨之恒娶两个便是,两头大,只是封妻荫子的时候,咱们湄儿可要占强做大。」豫王妃见玥湄郡主不再喊痛,总算放下心来,可瞧着女儿这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心中实在不忍,站起身来走到豫王身边,缓缓建议:「郑小姐,你便答应了罢,这样你也不吃亏,反正也算是杨之恒的正妻。你的身份如何能与我们湄儿比,封诰的时候自然是我们家湄儿在前边才是。」

    郑香盈瞪眼望着豫王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豫王妃这是怎么了,竟然想出这馊主意出来,两女共事一夫?

    门口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豫王妃一双眼睛乞求似的望着郑香盈,那种哀求的神情让她看了都有些于心不忍,可想着那荒唐的提议,她实在接受无能。诚然母爱是伟大的,可她不能为了这伟大的母爱牺牲了自己的爱情。

    「王妃,恕我不能答应。」郑香盈望着豫王妃,正色道:「我求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怎么可能?」豫王妃有几分惊诧:「你怎么会这样想?杨之恒是个又前途的,年纪轻轻的就做到了五品官,假以时日定然会蒸蒸日上,前途不可限量。你看看大周,任何有点地位的,谁家不是三妻四妾?即便是那农夫,多收了几斗米,还想着要娶个姨娘呢,他又怎么可能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若是做不到,那便不是我想嫁的杨之恒。」郑香盈傲然抬起头,看了豫王妃一眼:「他知道我的心意,我也知道他的,他提了活雁来我舅父府上提亲的时候,自己便说得清清楚楚,我们俩要一直在一起,不要有第三个人,我们就要如那对活雁一般,终身只有一个伴侣。」

    豫王妃张大了嘴巴呆呆的望着郑香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她完全被郑香盈所说的话震惊了,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再说什么话才好。可郑香盈没有放过她,开口大声的唱起了几句小曲:「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好,好,好,好一句奈何桥上等三年!」豫王在旁边鼓掌赞叹了一声:「郑小姐真是兰质蕙心的女子,之恒为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也值得!」他抬眼望了望豫王妃,又望了望屋子里边的玥湄郡主,脸上转了颜色:「王妃,我早就说过不要考虑玥湄与杨之恒的事情,你却是只一味骄纵着她,此次竟然帮着她做出这样糊涂事儿来!幸得郑小姐不计较,若是传了出去,豫王府还不会被人笑掉大牙?」

    郑香盈听着豫王的话,心里知道他一半夸赞一半威胁的在告诉自己,今日的事儿到此为止,她受了委屈也就算了,不要将这事情宣扬出去。自己的身份地位怎么能与玥湄郡主相提并论呢,也只能吃了暗亏不出声了。

    抬起头来正想说话,就见豫王身后的拐角处出现了几个人,走在最前边的正是杨之恒。他飞奔着跑到郑香盈面前,拉着她的手看了又看,焦虑的神色这才慢慢褪去,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我知道你不会有事情。」

    「是,我肯定不会有事的。」郑香盈望着杨之恒,心中一热,刚刚一直没有流一滴眼泪,此时她却心中激动不已,眼泪珠子汪汪的荡漾着,瞧得杨之恒好一阵心疼,拉住她的手低声安慰她:「别哭,别哭,我不是在这里吗。」

    杨之恒愈是安慰她,郑香盈便愈觉得心酸,可能这便是传说里的矫情罢,她自己暗暗鄙薄着自己,可那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白玉般的肌肤上长长的两行泪水,看得杨之恒都慌了手脚,他认识郑香盈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见着她这般伤心流泪,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好。想来想去索性一把将郑香盈搂在怀里,也不顾旁边还站着不少人,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香盈,你受了委屈,想哭便哭出来罢。」

    被杨之恒这么一搂着,郑香盈有些不好意思,那眼泪珠子才溅了几滴便收住了,将他推开了些,嘴里娇嗔道:「我哪有哭,我是见着你来了高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