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豫王拿着那拜帖看了看,又望了望郑香盈,忽然笑了起来:「香盈,你想不想要父王替你出口恶气?」

    抄手游廊下挂着一排鸟笼,各色鸟儿在架子上跳来跳去,不住的扑扇着翅膀,偶尔发出几声清脆的啼鸣。抄手游廊下边是一色的茜纱帘子,拉着扣在走廊的空隙里,将那毒辣的日头隔在了外边。

    几个丫鬟正站在抄手游廊处小声的说着闲话儿,一个瞄了瞄屋子里边,微微撇嘴:「究竟还是敢着来洛阳了。」

    「可不是?他们是主支大房,向来看不起旁支,这会子却还是巴巴的过来了,偏偏还要装出一副纡尊降贵的模样,我都替咱们主子觉得不舒服!」一个梳着丫髻的小丫头子挤着过来说话,一双眼睛不住的溜溜转着:「这时分洛阳有什么好玩的?牡丹节已经过了很久,天气又这般热,来白马寺烧香不成?」

    「我瞧着也不像是来烧香的。」有个大丫鬟模样的低声接了一句:「你没见跟着来的两位小姐,打扮得容光熠熠,恐怕是……」

    旁边几人惊讶的叫了起来:「难道是送到哪里去相看的不成?」

    「我也只是猜测,你们莫要再多说了,指不定人家还真攀上了高枝儿,没由得咱们主子还得去赶上去捧着呢。这世上谁人不是捧高踩低?事情还不知道前,咱们可别妄加推测。」瞧了瞧站在不远处的两个丫鬟,那大丫鬟伸手推了推周围几个:「快些去做活去,免得挨了骂又到我这里来哭。」

    几个小丫头子扮了个鬼脸,小雀儿一般散了去,抄手游廊下边顷刻间安静了不少,竟然能听到大堂里边传来的细细说话声。

    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坐在大堂里边,正捧着茶与主座上的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说话。那中年人是这宅子的主人,叫做郑信阗,乃是郑氏旁支的一位子侄,他在洛阳府衙担任通判,正六品的官儿,虽说这官职不大,可因着祖产丰厚,过得也算颇舒适。今日还在衙门轮值,就听府中有人送信,说荥阳主支大房过来拜访,赶紧与上司告了个假,赶着回来将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接了进来。

    回家一瞧,主院大堂里已经满满登登的都是人,看来大房这次来了不少人,除了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还跟来了两位郑家小姐。郑信阗偷眼打量了两位堂侄女,只觉得姿容出众,心中暗道不知道将来会要嫁去哪位贵人府里。

    「不知伯父此番前来洛阳,所为何事?」郑信阗笑着问郑大太爷:「也不早来个信儿,小侄也好早做准备。」

    郑大太爷端着茶盏在手,轻轻咳了一声:「我们这次是来白马寺进香的,顺便也想来拜访豫王,上回他们去荥阳请了我们作陪,临走的时候定要我们来洛阳拜府,此番来了,少不得要去豫王府拜望。」

    「原来是这样。」郑信阗赶紧恭维了一句:「荥阳郑氏的名声,谁见了都得礼让三分,更何况是主支大房,难怪豫王看重。」脸上虽然带着笑,心里头却十分鄙薄,郑氏主支最近真是越发没落了,做了不少难堪的事儿,若不是宫里还有个郑德妃镇着,恐怕郑氏旁支都会再不屑与这主支亲近了。

    前不久听闻有个惊天大案,主支三房的郑信隆,竟然动手将七房的堂弟和堂弟妹给谋害了,这岂是人做出来的事情!可听说偏偏还没有将这禽兽不如的东西族谱除名,反而将那七房嫡女给驱逐出族了,不少旁支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说今年过年一定要回荥阳祭祖,将这事儿说个明白呢。

    这案子虽说不是大房的人做下的,可大房定然也脱不了干系,至少有个包庇纵容的罪名。郑信阗望着郑大太爷一脸坦然,似乎很心安理得接受着他的阿谀,心中好一阵不舒服,这位伯父竟是一句委婉的客气推托之语都没有了,难道真以为郑氏主支大房便有那么了不起?

    「既然伯父赏脸来小侄此处,今晚便由小侄设宴接风。」郑信阗转脸望了望旁边座位上的夫人:「赶紧安排人手去那悠然农家香采买些东西来,看看安排什么新鲜菜式来招待伯父与伯母。」

    郑信阗夫人望了他一眼,欲言又止,这边郑大太爷却开口说话了:「信阗侄子,你不用着急,我方才送了拜帖去豫王府,先看看豫王府那边怎么回话再说罢。」

    郑信阗听了这话这才恍然大悟,人家的目的主要是来拜望豫王府,连脚跟都没立稳便送了拜帖去豫王府,按着常理,怎么着也该是明日一早送过去比较好罢。也不知道究竟这位伯父有什么要紧事儿,这般慌慌张张。心中虽在怀疑,可口中却并不显露出来,笑着答道:「伯父正事儿要紧,那小侄与贱内便等着豫王府那边的回音了。」

    不多时,外边跑进来一个人,手中拿了一份帖子:「回老爷夫人话,回大太爷话,豫王府那边给了回信。」

    郑大太爷喜孜孜的伸出了手来:「给我看看。」

    那管事将豫王府的回帖交到了郑大太爷手中,一边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这荥阳郑氏的主支果然身份不同,这么晚送张拜帖进去,豫王竟然马上回复了,还请着他们去豫王府用晚饭呢。

    「信阗侄子,豫王邀了我们全去豫王府用晚饭,今晚便不叨扰了,只是还要劳烦侄媳妇替我们安排一个住处。」郑大太爷拿着那张请柬,摸着胡须,得意的笑了笑,口里故作谦逊:「豫王何必如此客气,我也只不过来洛阳进香而已!」

    郑信阗心道还不是宫里郑德妃的面子?只不过也不说破,只是点头道:「小侄这就命人去安排园子出来。夫人,且去将那听涛阁给打扫出来罢。」

    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领了郑香莲与郑香枝并着一伙贴身丫鬟婆子坐了马车往豫王府赶了去。一路上郑老夫人喜气洋洋的埋怨道:「我早说要带着香莲香枝她们来洛阳,你偏偏不肯答应,总是说怕豫王不会理睬咱们,你瞧瞧,你瞧瞧!」

    郑大太爷坐得端端正正,脸上有着微微的笑:「我怎么知道他竟然如此看重咱们郑氏大房,急巴巴的喊了咱们去王府用晚宴,这也实在太令人受宠若惊了些。」

    郑老夫人伸手将抹额扶正了些,低声道:「还不是看中了咱们香莲丫头的人才好?咱们可都是沾了她的光!」

    自从豫王府归真园游春以后便没了消息,郑老夫人一直记着这事儿,总是有些心上心下就连晚上睡觉都有些不安稳。有时候她暴躁起来便将这笔账也算到了郑香盈头上:「还不是七房那个丫头给闹的,否则我们家香莲现儿早就定了身份。」

    郑香莲眼见着十七岁了,由不得郑老夫人心中焦躁,大周的贵女,谁家不是十四五岁便将亲事定了下来,挨得一两年准备嫁妆便可出阁了,可自己最宠爱的孙女儿真是不顺畅,首先是英国公府家落了她一脸灰,自己挑三拣四的总想给她寻一家公侯府第,一直没找到合适人家。好不容易豫王府有了点意思,可上次来了一回归真园就音信全无,拖到现在亲事还八字没一撇,这让郑老夫人心浮气躁,每日总是揪着郑大太爷唠叨:「不如咱们带了香莲去洛阳那边,试探试探豫王的态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