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老夫人听了心中大恨,要说兰质蕙心,谁比得上她的香莲,偏偏豫王竟然便将那郑香盈收了做女儿,这样的好事怎么落不到自己的香莲丫头头上!「豫王殿下,这郑香盈惯会招摇撞骗,你可别被她的表象给蒙骗了。」郑老夫人恨恨的说了一声:「我们荥阳郑氏都被她弄得乌烟瘴气呢。」

    豫王皱了皱眉,脸上有不虞的神色:「郑老夫人莫非在说本王昏聩,识人不清?」

    这顶帽子扣下来,郑老夫人变了变脸色,哪里还敢再说话,只是僵直着身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郑大太爷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裳,示意她不要开口,陪着笑脸道:「豫王殿下,贱内的意思并不是这样,只是这郑香盈实在做得有些过了。」

    「我这两个月倒也听了不少荥阳郑氏的传闻。」豫王颇有兴趣的望着那两张老脸,心中有些厌恶,宫里那个郑德妃不愧是这两人亲生的女儿,三个人全是一个德行。荥阳郑氏是那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未僵,可郑氏这条百足虫,迟早要死得透,死得僵,现在尽管在朝堂上蹦跶,看他们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郑大太爷听着豫王这句话,心中一抖,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这豫王究竟是什么意思,若是看不上荥阳郑氏,为何还大费周章的请了他们来用饭?虽然心中有万千疑惑,可怎么敢来质问豫王?他只能屏声静气的听着豫王在慢悠悠的说:「我本来还想着要与贵府结个姻亲,可现儿荥阳郑氏外边的风评实在不佳,只能作罢了。」

    这话就如剪刀一把戳着郑老夫人的心,她的手藏在衣袖中间,有些微微的发抖,脸上露出了一丝潮红,喉咙似乎被人扼紧,好半日喘不过气来:「豫王殿下,请问我们荥阳郑氏哪里又风评不佳了?我们家的孙女,个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淑,又哪点不能堪为良配?」

    「这风评,难道还要我来说吗?」豫王笑了笑,闭嘴不语。看得郑大太爷和郑老夫人心中难受,似乎有猫爪在挠心一般,不知道他究竟还会有什么话要说。等了好一阵子,才听豫王慢条斯理道:「不如这样罢,我觉得你那大孙女儿倒也稳重懂事的模样,入府想必也不会行差踏错半步,如果你们郑家愿意……」

    「愿意,我们愿意。」郑老夫人欢喜得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急急忙忙接过了话头。只见豫王笑了笑道:「老夫人且莫要着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如果你们郑家愿意,那便抬了她进府给我那安儿做个贵妾罢。」

    「什么?」郑老夫人犹如从云端跌到了地上,直摔得鼻青脸肿,好半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贵妾?我们家香莲,只配做个贵妾?」她睁大了眼睛望着豫王,一脸悲愤:「虽说你贵为宗室亲王,可我们荥阳郑氏也不是这样可以被欺负的!」

    郑大太爷有几分尴尬,在小几下伸出手捏住郑老夫人的手,这算什么欺负,香莲丫头现在做了贵妾,等着那大公子变成世子以后便能扶个侧妃之位,这有什么不好的,老五现在还只是个正三品的侍郎,难道香莲丫头还想要压过国公府那些小姐一头,抬进府里去做世子妃不成?

    「老夫人此言差矣,这怎么会是欺负郑氏?」坐在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豫王妃开口了:「莫非我们家安儿就只能娶个三品侍郎的女儿做正妻?凭他的身份,娶公侯之女才是正理儿,一个小小的三品侍郎,有什么资格来起跳?若是郑老夫人不愿意,那便算了,最近郑氏宗族里边的那些事儿听得也多,还真怕旁人会说我们豫王府好歹都分不清楚!」

    豫王妃气鼓鼓的望着郑老夫人,她的安儿可是天下最好的少年郎,一个荥阳郑氏家的女儿能给他做贵妾已经是额首称庆了,凭什么还要如此拿乔做致?她鼻子里边轻轻的哼了一声,自己出身陈国公府,家世显赫,若娶的儿媳妇只是这种出身,到看宗族聚会的时候,没由得让别人笑话。

    郑大太爷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朝豫王与豫王妃笑得卑微:「豫王与王妃看得起郑家,这乃是郑家的大喜事。」手下用劲,按住了郑老夫人拼命在挣扎的手指,偏了偏头,严厉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脸来依旧是笑容灿烂:「只是这事儿我们也做不了主,得先修书去京城,让儿子拿主意。」

    豫王点了点头:「这倒无妨,你们先自己去商量,想通了便送人进府便是。」

    郑老夫人憋着一股子气听完这边的话,脸上由红转白,又由白转青,恨不能快步出了这个正厅,早早儿回家里去才是正经。豫王与郑大太爷后来还说了什么,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觉得耳边一片嗡嗡之声,模模糊糊的一片。

    好不容易熬到走出了正厅,郑老夫人长长的吐了口气,站在门口望了望姗姗而来的郑香莲与郑香枝,瓮声瓮气道:「老爷,你怎么能答应去商量?怎么着也该提出来咱们香莲丫头是要进府做正妻的。」

    郑大太爷紧紧的闭着嘴没有说话,此时郑香莲与郑香枝已经走到了面前,郑香枝撅了撅嘴,愤愤不平道:「那个郑香盈怎么便如此得那豫王赏识,竟然收了她做义女!她有什么地方好?生得不够美,性子又那般古怪!」

    「在这里嘀咕什么?回府!」郑大太爷脸色铁青,瞧着站在那边碎碎念的郑香枝,只觉得自己的孙女怎么看怎么可厌,心中十分不畅快,背着手大步朝前边走了去。

    「老爷,你怎么能也不吱一声儿?豫王府好大的口气,竟然要我们将香莲丫头送去做贵妾?她是荥阳郑氏的小姐,哪有去做贵妾的道理?」才坐进马车,郑老夫人便急急忙忙开口了,心中实在意气难平,只觉得那马车晃得实在厉害,似乎刚刚吃下的去的东西都要急急忙忙的往外边赶,胸口那边一阵阵儿的倒腾。

    「你知道什么,还当真以为香莲丫头就了不得?咱们老五还只是个侍郎呢!你瞧瞧豫王妃,人家什么身份?陈国公府家的小姐!」郑大太爷气呼呼的说了一声,见郑老夫人脸色不大好,这才闷声道:「给老五去写封信,问他讨个主意,若是他同意,那便送了去豫王府,等着大公子封王以后一个侧妃是跑不了的。」

    郑老夫人低着头没有吱声,郑大太爷赶着添了一句:「若是老五不同意,你便将眼界儿放低些,不拘什么三品四品的门第,咱们也替香莲丫头张罗着瞧瞧,即便是那年纪轻轻便升了五品六品的,也不能错过。」

    「五品六品!」郑老夫人吃惊得眼珠子都圆了:「我们香莲丫头什么时候便掉价到这地步了?这种人也要考虑?」

    「我知道香莲丫头是你心尖上的人,可她现在已经过了十七,还有英国公府那件事情摆在那里,你以为她还能嫁去什么好人家不成?」郑大太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是明摆着的事实,可自己夫人却总是不愿意正视,这真让他觉得头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