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味道如何?」杨之恒低头看了看郑香盈手中握着的那个土豆,心中好奇,从她手里拿过来就想要咬,郑香盈一把夺了过来:「真嘴馋,回去我亲自做个菜给你吃。」

    「真的?」杨之恒的眼睛一亮,高兴得几乎要蹦了起来:「香盈,你还会做饭菜?我真是有福气,娶了个这样贤惠十八般武艺都精通的媳妇!」

    瞧着他那得意劲儿,郑香盈微微一笑,让小翠捡了一篮子土豆出来带着回了归真园。一迈进厨房,杨之恒便找到方妈妈嘿嘿的笑:「妈妈,今日你要让让。」

    方妈妈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小杨公子,你说什么?」

    「香盈要亲自给我做菜吃,今日你要把这灶台让出来。」杨之恒得意的在方妈妈身边窜来窜去:「妈妈,要我帮你收拾什么?香盈过来,总得把这地方弄得干净些才是。」

    厨房已经比原来要扩建了一倍有余,里边的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锅碗也擦得亮蹭蹭的,闪闪的发着光。郑香盈踏入厨房的时候,就见杨之恒正拿着抹布正在认真的擦着灶台,额头上汗珠子不住的往下掉。

    「小杨公子,够了,都擦得这么亮堂了,一点灰都没有呢。」方妈妈拿着扇子在杨之恒后边给他扇风:「厨房里边这么热,你还是快些出去罢。」

    杨之恒直起身来,回头见着郑香盈正站在门口笑,奔着走上前去,讨好卖乖的笑着:「香盈,你瞧瞧,这灶台被我弄干净了,就不会让你沾到灰了。」

    小翠笑着抖了抖手中的一件衣裳:「杨公子,我们家姑娘早有准备,这围裙就是我们家姑娘平常下厨房用的。」她替郑香盈将围裙穿上,杨之恒不由得傻了眼,郑香盈身上的那衣裳是他以前从来没见过的,怪模怪样。

    「怎么?你觉得我穿着不合适?」郑香盈微微一笑,看着杨之恒长大嘴巴站在那里便觉格外可乐:「是不是很怪?」

    「不怪,不怪,很美,我们家香盈穿什么都美。」杨之恒哈哈笑了起来,转身从方妈妈手里将扇子夺了过来,朝郑香盈扇了两下:「香盈,你炒菜辛苦,我也来替你分担些。我站在你身后打扇子,这厨房里委实太热了些。」

    方妈妈听着这两人说得旁若无人,甜得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拉了拉小翠的手呶呶嘴儿:「咱们去那边看看蒸笼。」郑香盈听了脸上微微一红:「妈妈,你且到这里看看我是怎么做的,下回你也就知道了。」

    郑香盈今晚想做醋溜土豆丝给杨之恒尝尝,前世他会做不少有关于土豆的菜肴,甚至还学了做土豆泥炸薯条这些,现在该是她大显身手的时候了。飞快的将土豆削皮,拿了土豆在手里嗖嗖的开始刨丝,一条条雪白带着些微黄的细条慢慢的在砧板上堆了起来,杨之恒瞧着郑香盈手动得飞快,睁圆了眼睛:「香盈,你真是太厉害了!」

    郑香盈也不搭理他的赞美,只是开始着手做菜,她炒菜的动作非常熟稔,不由得让杨之恒崇拜得五体投地,不住的给她扇着风,一边流水般赞美郑香盈的精湛厨艺。没过多久,一盘醋溜土豆丝便出锅了,杨之恒急不可耐的拿了筷子试了试味道:「好吃,好吃,真是好吃,真是太好吃了!」

    一连声的赞了不知道多少个「好吃」,杨之恒才将话停住,抱住那盘子醋溜土豆丝嘿嘿的笑:「这是香盈做给我的,你们都没份儿。」

    方妈妈伸手将杨之恒拨开了些:「小杨公子,你拿了去吃独食罢,我来照着姑娘方才的法子再炒一盘出来便是。」

    杨之恒点着头十分得意,抱了盘子拉了郑香盈便往外走:「我今晚就只吃这土豆丝便够了。」

    郑香盈瞧着身边这单纯得如一块水晶般的少年,心中感慨,这世间的事儿真是说不准,前世她二十多年也没遇着一个能让她动感情的,而这世却轻而易举便遇到了自己中意的人,这可真是姻缘天注定。

    杨之恒在归真园只住了一晚便走了,此时已快到八月,正是西北边塞准备对付北狄人的时候,他不敢在外久留。郑香盈将他送到门口,见他骑着那匹白马飞快的远去,心中十分不舍,可也没有办法,只希望这日子快些过去,等着及笄以后便会在一起了。

    归真园的秋天就如那远处的红枫一般,暖得让人心醉。秋日一到便是那收获的季节,赤霞山与归真园到处都是瓜果飘香,树上红红黄黄的一片,树枝都被沉甸甸的果子给压得几乎要弯到地上,孩子们在山间园地里边呼喊着奔跑过去,留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洒落在林间,就如快乐的鸟鸣。

    郑香盈很是满意,园中山上的树都又长大了些,今年的秋天,光是靠着卖各色水果她便挣了差不多十万两银子,与去年相比,多赚了三成。去年郑香盈本来想大举卖糖炒板栗,可因着板栗树还大部分没有嫁接好,果实味道没有改良,今年嫁接的板栗都挂果了,是检验成果的时候到了。

    她将糖炒板栗的法子向方妈妈说了一下,方妈妈与众位厨娘经过不断实践和改良,终于炒出了味道香甜的野生板栗。研发成功以后,郑香盈在悠然农家香门口设了两个外卖糖炒板栗的窗口,那原本不打眼的野生板栗,现在一跃成为了荥阳洛阳那些富贵人家桌子上必不可少的零食,这又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姑娘。」正在拿着算盘噼里啪啦的算数,鲁妈妈的脸在门口露了下:「咱们要不要给小杨公子捎几件寒衣过去?都说今年的冬天会很冷呐。」

    「做寒衣?」郑香盈一愣,这倒是个好主意,西北寒地,气候比荥阳这边要冷得多,自己给杨之恒做几件寒衣过去也能让他穿着暖身子。瞧了鲁妈妈一眼,郑香盈心中十分感激,自己一心只想着挣钱,竟然将杨之恒的冷暖给忘到一旁,亏得鲁妈妈心细如发,这些小事都替自己想周全了。

    第二日便请了沈记成衣铺子的人过来给园子里的下人们做冬衣,找了个体格与杨之恒差不多的来,让那伙计量好尺寸:「这个尺寸另外做几套式样好些的。」

    那下人有几分不解,站在那里摸着头看了看郑香盈,显得一副很迷茫的样子,鲁妈妈瞧着他模样笑了笑:「还以为给你做不成?」那人这才醒悟过来,脸上一红,向郑香盈行了一礼便匆匆的走了出去,自己可真傻,不还有个在西北打仗的姑爷嘛!

    郑香盈嘱咐沈记先将杨之恒的衣裳赶制了出来,不要拍费钱,厚厚的垫上蚕丝,衣料也是选的顶顶好的,摸上去厚实可拿到手里又觉轻软。听说边关风大,想着杨之恒经常要骑马,郑香盈索性给他加了两套护膝,大周还没有这东西,沈记的伙计听了好半日才将郑香盈的意思弄明白,连连点头:「郑小姐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照着你说的做好的。」

    衣裳与护膝做好以后,郑香盈便让鲁妈妈去驿站寄了去,鲁妈妈担心杨之恒的身子,寄的是加急件,约莫把八九日便能到玉泉关。「这下小杨公子可不会觉得冷了。」鲁妈妈从驿站回来便是一脸的笑:「西北那边的天气,可真不是常人能捱得过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