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杨之恒的回信来得很快:「衣裳很是暖和,穿着一点也不觉得寒冷了。你那护膝真是好用,绑在小腿上,膝盖与腿都不冷了,大将军还在问是在哪里做的,他瞧着眼热,似乎也想要家人去买呢。我和他说,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亲手给我做的,他听了直叹气,说你这媳妇怎么就这般心灵手巧。」

    郑香盈拿着那信看了两遍,微微一笑,杨之恒还真将她当成无所不能的神仙了,这护膝可不是她做的,只是她想了这个主意而已。杨之恒今年又立了军功,只是大将军说提拔得太快也不好,所以只给他报请升了一级,现在已经是从四品的官职,还加了一个宣武将军的武将散阶。

    「呀呀呀,姑爷升了将军!」方妈妈鲁妈妈两人端着小杌子坐在旁边正在说闲话,听着郑香盈念出了这句话,两人都眉飞色舞起来,方妈妈拍了拍大腿,眼中全是兴奋的神色:「咱们家姑娘即便不要那豫王认什么义女,靠着姑爷也能得封诰了。」

    「可不是,那义女什么的头衔都是虚的,姑爷给挣的诰命才是实实在在的呢。」鲁妈妈笑得眼睛都眯在了一处,心中直为郑香盈高兴:「咱们可算是过上好日子了。」

    郑香盈拿着信看了两遍,心中忽然起了个主意,这护膝不值钱,做一般的棉布材料,一副护膝不过三、四钱银子,自己干脆不如赶制十万副护膝送去杨之恒所在的军营。

    十万副护膝算起来得要三、四万两银子,瞧着数目虽大,但郑香盈却不心疼,现在归真园赤霞山随随便便一个月的收成就差不多有这个数,她这个可是投资。这护膝送过去,对于杨之恒的意义不同寻常,别说大将军看重,便是那西北军营里的将士们自然也感激。那些想着歪门邪路要升官的,有时十万二十万两的送上去还没个声响,自己只花几万两便能替杨之恒博个好名声,在上司心中增加些分量,何乐而不为。

    想到此处,郑香盈将荥阳十多家成衣铺子都找了过来,将自己想做护膝的意图和他们说了一番:「我这个不求精巧,只求结实耐用,我允许你们赚些银子,可赚的银子也必须在合理范围之内。这个看着量大,但若是流水线制作,其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你们一起合作,也不过大半个月便做成了。」

    先制板,将护膝的样子裁出来,然后只需缝上几根带子便够了。郑香盈给十几家成衣铺子开了个价格:「我允许你们赚五一之数,那就是说,你们可以赚到六千两银子,可质量你们一定要保证,不能敷衍了事,而且时间也要紧着些,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初了,给你们一个月时间,总得在年关之前送去边关。」

    成衣铺子的掌柜们纷纷点头应允下来:「郑小姐,你便放下罢,这些护膝是给边关将士们用的,我们绝不会偷工减料,郑小姐如此忧国忧民,为边关将士费心费力,我们又岂能做出那种偷工减料的事儿来?保证在一个月内将这批护膝赶制出来。」

    郑香盈有几分不好意思,她主要的目的可还不是忧国忧民,她只是在替杨之恒铺路,一想到此处,不免有几分微微的羞惭,脸也偷偷的红了几分。

    十二月的天气很是寒冷,清早起来,放眼望了过去,小径上的草地上结着成片的白霜,瞧着白茫茫的一片。郑香盈站在门口瞧着那愈去愈远的车队,心中很是感概,这大周的交通运输实在不发达,放在前世,快递物流似乎长了翅膀一般,全国各地到处跑也就几天光景,可方才那行商却说至少也得二十天才能送到那边。

    不管怎么样,二十日能到便好,总能赶着在过年之前将护膝送到军中。寒冬腊月天气本来便已经没有什么车队跑商了,也是郑香盈运气好,有一家西北来的行商因着一些皮货没有卖完,还滞留在荥阳,郑香盈得了这个信儿将他找了过来,请他晚回去两日,等着这护膝做出来再动身。

    那行商听着还能带一笔回头生意,心中自然愿意,谈妥了价格,等着护膝全部到位,便赶了车子上路。本来那护膝该是十二月五号才能完工,绣娘们得知是给边关将士用的,不敢怠慢,紧赶慢赶的在十一月底便做好了,十二月初一,那行商便装了货,带着人手浩浩荡荡的往西北出发了。

    西北边塞一片宁静,朔风烈烈的吹着劲草,虽然被吹得倒伏在地面上,可只要那风一停,劲草又挺直了身子,萧萧的对上了灰暗的天空。大将军带着一群副将骑着马在巡视军营,瞧着这寒风劲草,不由得有所感叹,将马鞭指了指那片草地:「这人便要同这劲草一般,百折不挠。」

    杨之恒跟在大将军身边,点了点头:「可不是这样,遇着困难也不能退缩,必须迎难而上。」在军营历练了两年,他已经脱去了青涩少年的底子,眉眼已经长开了不少,剑眉高挑,星目灼灼。大将军回头看了一眼杨之恒,心中很是满意,本以为这个拿着豫王荐书过来的少年是个纨绔子弟,可没想到竟然是一块璞玉,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品行良好,在军营里很得将士们的好评。

    见着杨之恒十分优秀,大将军本来还想着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以后再好生提拔,没想到今年夏天他便急急忙忙的跑回去订亲了,也不知道定下的是谁家小姐。毕竟这货好便是抢手,大将军微微喟叹了一声,也是自己没有早说,怪不得别人。

    「大将军!」寒风雾影里跑过来一个人,奔到大将军面前行了一礼:「大将军,外边来了一支车队,那领头的自称是受人之托给边关将士送护膝的。」

    「为边关将士送护膝?」大将军的眼睛落到了杨之恒双腿上头,那里紧紧密密的裹着一层皮毛,里边塞着蚕丝,十分暖和。「之恒,这事和你有关否?」

    杨之恒骄傲的笑了笑道:「回大将军话,之恒未过门的妻子命人赶制了十万套护膝,特地赶着在年关前送过来的,她说只希望我大周将士穿了这护膝能让腿上少受些寒冷。」

    「十万副?」大将军惊讶的看了杨之恒一眼:「你那未婚妻子是哪家贵女,竟然这般大手笔?」

    「回大将军,她现在的身份乃是豫王义女。」杨之恒没有将荥阳郑氏搬出来,可郑香盈总要有个名头安着,幸得豫王上回说收她为义女,以后说起来香盈也算是有父有母了。

    「难怪如此手笔。」大将军点了点头,朝那报信来的人一挥手:「让那车队进来!」原来杨之恒身份真不比寻常,豫王早就看中了他,怪不得这般热络的给他写荐书,自己幸得没有提起女儿的亲事,否则会让女儿落个尴尬的境地,虽说自己是镇西大将军,可与豫王去比又算不上什么,女儿自然也不能与豫王府的小姐相提并论了。

    十万双护膝进了库房,大将军吩咐各营安排人手前来认领。那押车过来的行商捧了一堆东西来找杨之恒:「这是郑小姐托我送过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