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杨之恒喜孜孜打开那一包东西看了看,里边琳琅满目,什么东西都有,其中还有两双长毛护膝。「这是给大将军的,你自己拿着去给他。」郑香盈在信中殷殷嘱托,大将军用的自然不能跟寻常将士的一样,怎么着也该要上档次一些,索性放在杨之恒包里,让他自己去送。

    大将军接到杨之恒转来的护膝,心中更是感叹,这位豫王府的小姐真是心思缜密,想得恁般周到。望着如青松般站在面前的杨之恒,大将军点了点头:「替我感谢她的盛情,以后你们成亲一定要告诉我,我得来送份回礼才行。」

    「将军不必如此客气,这只是她的一份小小心意罢了,不值一提。」杨之恒行了一礼,掀开帘幕大步走了出去,大将军看着他的背影,没有说话,但心中却道,这杨之恒瞧着便是气度不凡,又有豫王府的助力,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夜色一点点的深了,清冷的月色照着那明黄的琉璃瓦,一点点更漏之声,滴滴答答,有如打在人的心头。未央宫里头宫灯明亮,陈皇后坐在大殿的椅子上,身上传着白色的狐裘,凤目微张:「郑德妃那边有什么动静?」

    一人匍匐在地上,头没有抬起,声音尖细:「回娘娘话,这段时间郑德妃与自己的亲族联络甚多,而郑家亲族也有动静,一切都写在这密报里边。」

    「哦?联系甚多?」陈皇后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茸茸的狐狸毛在她脸庞边上不住的颤动,衬得那双眼睛更显狭长,眼神也更是凌厉:「这看守宫门的都在做什么呢?任凭着她的人一马平川不成?」

    「这还不是娘娘交代过的?」匍匐在地上的那人讨好的抬起脸来,谄媚的笑着:「娘娘不是说要让郑德妃的人出去,我们才能更好的掌握动向?」

    「算你还是有几分记性。」陈皇后点了点头:「做得不错,赏。」

    身边的掌事姑姑走上前来,将一个东西塞在那人手中,那人得了赏钱,朝陈皇后磕了几个响头,千恩万谢的垂着手弓着背退了出去。陈皇后望了望那人,将手中的一份密报展开,慢慢的看了下去,那密报有很长,几乎将郑德妃的一举一动都记录得清清楚楚,最近她与宫里哪些人走得比较近,送了些什么东西,与郑氏亲族有多少次联系,每次见面地点、时间,见面以后郑氏亲族的动静,分门别类,看得十分流畅。

    「这郑德妃可真是自不量力。」站在一旁的惠心姑姑恨恨道:「她又如何能与娘娘分庭抗礼,可偏偏还要汲汲营营,也不怕到时候落个不好的下场。」

    「她想做,便让她去做罢,这条路是她自己找的,到时候可别怨恨我。」陈皇后将密报放到一旁,脸上有一丝嘲讽的神色:「她可真是狠得下心,竟然是连自己的亲侄女都要利用起来了?暗地里支持着楚王,明面上却将侄女送去豫王府给那许兆安做贵妾,这难道是想要迷惑旁人不成?再说了,给许兆安做了贵妾又有什么用处?未必那许兆安还能封世子做王爷不成?她们郑家,现在眼皮子也太浅了些。」

    「京城那边回信了。」郑大太爷将一封信笺交给了郑老夫人:「你自己瞧瞧。」

    郑老夫人将那信笺抽了出来,仔细的看着上头的每一个字,忽然间手便抖了起来:「要香莲丫头去做贵妾?老五也舍得?为何……为何……」说到后边,忽然便哽咽了,她亲手拉扯大的孙女儿,捧在手掌心里头宠了十多年,却结果要去给人做贵妾,真是让她想不透。

    「宫里头的娘娘和老五都是这个意思,他们也算是考虑周全。皇上身子一日比一日糟糕,总得有要站队的时候,咱们郑家现在明里没有站在任何一边,可暗地里却是支持楚王的,香莲丫头送去豫王府,一方面可以迷惑旁人,一方面多多少少也能打探些消息来。」郑大太爷有几分不耐烦:「你总是千方百计的在为她着想,可她身为郑氏的小姐,便该为郑氏做些事儿,好饭好食的养了她这么多年,也该报答了。再说了,去豫王府做贵妾又有什么不好,等着她升侧妃的时候你便会笑了。」

    郑老夫人愣愣的坐在那里,眼中还有些犹豫,郑大太爷的手指敲了敲桌子道:「就这样定下来了,你先去想想该陪嫁些什么过去。」提到陪嫁,郑大太爷忽然间又停顿下来,有几分为难:「这个做贵妾,是个什么规矩,你自己去拿主意罢,郑氏还没这个先例。」

    瞧着郑大太爷匆匆迈出去的步子,郑老夫人只是呆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邀月将手轻轻按在她的肩膀上,一声不吭的替她按着肩膀,身后两个贴身妈妈也愁眉苦脸的互相对望着,十五小姐可是老夫人的掌上明珠,没想到竟要沦落去做贵妾,实在让人想不烂。

    「去将十五小姐喊过来罢。」好一阵子,郑老夫人才幽幽的开口了,那声音里边透着一种萧索,又有浓浓的无奈。

    「是。」邀月应了一声,低头朝外边走了去。大堂上,一屋子寂静,唯有那暖炉里的银霜炭烧得正旺,偶尔溅出几个红色的星子,发出细微的毕毕剥剥的响声。

    郑香盈醒来的时候,屋子外头有着细碎的说话声,她侧耳一听,是几个小孩子正在她门口等着她起床:「阿爹说了,要早些来和小姐拜年,要恭喜她年年发大财!」

    「我阿娘说,要我恭祝小姐和姑爷恩恩爱爱,白头偕老。」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些不服气:「小姐赚钱那可是想怎么赚便怎么赚,哪还用得着我们恭喜!」

    「那小姐与杨公子两人不一直都是恩恩爱爱的?也不用你来恭祝啊!」那小男孩倒是口齿伶俐,飞快的捉着那小姑娘的话回驳她。

    「哼,最重要的是后边这一句,要恭祝小姐与姑爷白头偕老!白头偕老不容易,你懂吗?」小姑娘似乎在教训着那个小男孩,引得旁边一群男孩子都起哄:「你懂?就你懂?」

    「你们别把小姐吵醒了!」小翠的声音夹杂着笑意在外头清脆的响起,郑香盈翻了个身,将手枕在了头下,忽然间有些呆滞,怔怔的望着那窗外外边白亮亮的一线天空。白头偕老,这可真是不容易,在前世都很难做到,更何况是这男尊女卑的大周朝?可是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朝这个美好的愿望奔了去,她相信杨之恒,也相信自己。

    在床上扭了扭身子,郑香盈最后决定起床,扬声让小翠将水送进来,刚刚一开门,门外边一群孩子便跪了下来朝她不住的磕头,嘴里说着吉利话儿,十分热闹。郑香盈将准备好的小荷包每人发了一个,那群小孩拿着荷包喜笑颜开的跑开了,门口顿时又冷清了起来。

    「姑娘,他们都等了好一会子了,一大早便坐在这里呢。」小翠笑着一抿嘴:「昨晚得了荷包儿,知道今日早上还有,那王阿大都一整晚没合眼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