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盈听了也是笑,这王阿大憨头憨脑,远远不及他弟弟聪明,可做事十分踏实,自己吩咐的事情,从来都是一是一二是二,绝不偷工减料,将来可以培养这孩子做个库房保管人员,郑香盈心中已经有了安排。

    「姑娘,今年咱们可算是痛痛快快过了个年。」小翠慢悠悠的开始给郑香盈梳妆,脸上喜气洋洋:「往年都要去看大少爷那张臭脸,今年总算不用见着他了。」

    郑远山得了大房的支持,在七房一人独大,郑香林等人都不敢与他呛声,即便是郑远帆,现在也被他吃得死死的,看见他就只会躲。孝期一过,郑远山便提了东西巴巴结结的去了大房那边,郑大太爷心中虽然还是有芥蒂,可这七房毕竟还在族里,他不能不管,况且郑远山素日里很是听话,于是暂时压着不快,和颜悦色勉励了几句,郑远山自觉郑大太爷青眼有加,欢喜得一颠一点颠的跑回去了,在七房更是趾高气扬。

    过年前夕,郑香盈派人送了些年礼过去,虽然她已经出族,可毕竟还得维持最起码的礼数,但郑远山却吩咐门房将她派去的人拦住不让进门:「都不是郑氏的人了,何必还再抬着筐子篓子的来往,被人瞧见了还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穷亲戚呢。再说了,若是被人报去大太爷耳朵里,自然会说我阳奉阳违,这是想要害我不成?」

    下人听了气得不行,将那些东西又带着回来了,郑香盈听了点头道:「果然进益了,说出的话来还头头是道!」心中打定了主意,以后就等郑香林姐们几人来归真园再给她们单独塞些东西也就是了。

    不知道今日郑香林她们还会不会来,郑香盈站起身来望了望外头,天空里飘着细碎的雪花末子,天气十分寒冷,园子里头一眼望过去白皑皑的一片,雪地上有几行脚印,那是王阿大那群孩子留下来的,现儿肯定在外边支网捕麻雀了。

    「姑娘,老宅子那边来人了。」鲁妈妈急急忙忙走了过来,现在喊郑香林她们也不再好称呼大小姐三小姐,索性全部改成了老宅子那边,笼统称呼下。

    门帘儿一晃,郑香林带着几个人从偏厅门口走了进来,郑香盈瞧了瞧那几人,大吃了一惊,杜姨娘也过来了,手里还抱着郑远寒。一群人身上穿着的衣裳瞧着都不是新衣裳,只是七分新,郑香芳的衣袖还短了一介,露出了一段雪白的手腕儿。

    「姨娘怎么也过来了?这么天寒地冻的,小心将远寒给冻坏了。」郑香盈赶紧让金锁她们将郑远寒接过手,又命人向暖炉里添了些银霜炭:「姨娘坐过些,到暖炉边上身子就不冷了。」瞧了瞧郑香林,郑香盈实在觉得奇怪:「大姐姐你们去年都没添冬衣?」

    郑香林听了这话,伸手抹了一把眼睛,声音略微有些嘶哑:「香盈,你还能喊我一声大姐姐,让我心里头实在高兴。莫说添冬衣了,现儿我们连像样的饭食都吃不上了。」

    郑香盈大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不是每个月有一千两的银子开销?如何会吃不上像样的饭食?怎么着也该算是宽裕的,虽然不能比上,比下还是有余罢。」

    郑香芳与郑香芬两姐妹嘴快,郑香林还没说出原委,两人早就你一言我一语的将事情全抖了出来。那郑远山嫌弃郑香林打理中馈每个月没有攒多少银子下来,索性将那打理中馈的权利都收到了自己手里,他孝期满了去族学念书,没有时间再管,便将事儿交给了王姨娘管,不再过郑香林的手:「大妹妹心太软,银子都被那些奴婢们中间赚了去,姨娘老辣,还是你来掌柄罢。」

    王姨娘得了这个权,一心一意的为郑远山打算了起来,心里想着他飞快就要到十六岁,到时候娶媳妇要银子,去下场科考也要银子,心中只是着急,竟然慢慢的手越来越紧,去年冬季没有裁衣裳:「每年有穿不完的衣裳,每年还要裁,那不是浪费?」整个老宅就只给郑远山与郑远帆两兄弟做了几套冬衣,连郑远寒都没有做:「捡着他哥哥的穿便是了,暖和又好穿。」

    郑远帆留下来的衣裳实在太大,杜姨娘无奈,只能当了自己一支钗子,去买了些布来,与丫鬟婆子们一起动手来给郑远寒裁了几套冬衣,被王姨娘瞧见了,在东院又指桑骂槐的骂了好半日,大抵说家里出了内贼,也不知道怎么就有银子了,还将人打扮得一身华贵。「再打扮也就这底子,没福气的便无福消受!」王姨娘隔着墙壁骂得唾沫横飞,听得杜姨娘眼泪涟涟。咬了咬牙,今日便同着郑香芳姐妹一道出来到归真园这边来了。

    郑香盈听了这些话也很是无奈,现儿她不是七房嫡出的小姐,自然更没有权力去管老宅子里边那档子污糟事儿,只是瞧着郑香林等一群人坐在那里,面色愁苦,又忍不下心来不管她们。吩咐小翠去拿了荷包来发给几个弟弟妹妹,又将那些节礼都拿了出来送到她们手中:「那郑远山也真是奇怪,他这回倒是有骨气,把我的节礼给退回来了。」

    「香盈,我们不是来讨节礼的,我们只是想要你替我们想个法子,这样下去可不行。」郑香林的眉毛耷拉成了倒八字,坐在那里无精打采:「若是再这么下去,三弟弟恐怕连饱饭都没得吃了。」

    「大姐姐,你先别着急。」郑香盈微微一笑:「我总归得帮你们想个主意才是,先喝茶,吃些东西罢。」

    郑香芳与郑香芬见郑香盈答应想法子,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在盘子里抓了些零嘴,走到金锁那边,拿着那桂花糖糕儿在他嘴边滑了滑,郑远寒咂吧了下嘴巴,舔到了甜味很是高兴,一个劲的朝郑香芳挥舞着手便要扑了过来。郑香芳笑嘻嘻的将郑远寒抱到郑香盈身边:「二姐姐,你看看,弟弟的脑袋真圆。」

    郑香盈逗弄了郑远寒几下,见郑香林还在可怜巴巴的瞧着自己,叹了口气道:「这也是没得办法的办法,而且要看你们敢不敢去做。」

    「是什么法子?」郑香林仿佛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般,眼睛一亮:「只要能将这情况改变过来,我都愿意去试一试。」

    「你们可以去外边放出风声,若七房再是王姨娘主理中馈,让家里人吃不饱穿不暖,那你们便要去知府衙门告状,你们那位大伯祖父不是最最要面子的?他哪里还敢让你们去衙门那边揭郑氏的短处?听到了这风声,自然会要来七房将这事情处理一番。」郑香盈想来想去,也只能利用郑大太爷还在乎所谓的名声这一点来打主意了。

    「二姐姐这个主意好!」郑香芳听了直点头:「都不用放出风声,等到初八我们就直接去知府衙门告状,也让那郑远山尝尝苦处!」

    郑香林有几分犹豫,毕竟郑远山是她亲哥哥,王姨娘是她的亲生母亲,咬了咬嘴唇,她低头道:「还是先在族里解决罢,这事儿关乎郑氏名声,咱们先别闹去外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