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大小姐说的对。」杜姨娘也点头应和,无论如何郑香林对西院不错,怎么着也该顾及她几分面子,别把事情弄得太僵。「香芳,你还是郑氏的小姐呢,郑氏名声坏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这事情只要大太爷能过来主持公道那就够了。」

    郑香芳见姨娘都支持郑香林,也没有再出言反对,坐在那里皱了皱眉头:「咱们怎么才能放出风声呢?大房那边又怎么会知道呢?」

    「这个倒好办,既然王姨娘这般抠门,自然会得罪一些管事妈妈,各房下人之间多有联系,由他们去抱怨便是了。」郑香盈笑着望了望郑香林:「大姐姐,我倒忘记了一件事情,我还没恭喜你终于脱了那苦海了呢。」

    郑香林苍白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润:「真是奇怪,那王知州怎么便自己来退亲了。」原来总以为自己这辈子便要完了,竟然要嫁一个这样的人,还大着胆子与郑香盈计划了要逃婚,没想到这事竟然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王知州遣了媒人将她的庚帖退了回来,说经过占卜,他们两人八字不合,乃是大凶之兆,这亲是结不成了。

    郑远山得了这信儿气得直跳脚,差点将那庚帖摔到郑香林脸上:「你这个没福气的,还要装模作样的寻短见,人家都看不上你!」

    郑香林咬着牙不出声,等着郑远山一走便将那庚帖捡了起来,痛痛快快的撕了个粉碎,心中实在是痛快,现儿听着郑香盈提起这事,自然心知肚明,其中应该有郑香盈的功劳。「多谢二妹妹了,只是不知道你如何做到的?」

    「也别谢我,这是咱们舅舅出了手。」郑香盈笑着拉住郑香林的手,话里有话的说了一句:「咱们舅舅还说了,以后你的亲事他可要替你把关的,你便放下罢。」

    「啊?」郑香林有几分吃惊,心中既是欢喜又是难过。郑香盈说的舅舅,自然便是指郑夫人的两位哥哥,早半年听说郑香盈去了鹤壁,定然是央求了那位知州舅舅替她想了法子才将王知州的亲事给推脱了。可这位舅舅竟然还要替自己选亲事,那位杨弓子的身份低贱,自然是入不了他的眼睛,自己不是再也没有了和他在一起的希望?

    郑香盈见郑香林悲喜交加的模样,脑子转了转,便知道了原委,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看来郑香林还在执迷不悟,钻进牛角尖不肯出来呢。

    天空里的乌云慢慢的散开了些,天色逐渐转成了明快的蓝色,寒冷的冬日逐渐过去了,路边的树枝上又发出了新芽,又一个春天在不知不觉中来临,到处都是生机盎然的模样,眼中有色彩纷呈。耳里全是鸟儿清脆的鸣叫。

    今年开春便有个好兆头,归真园旁边的田庄主人周大户自己寻了过来,问郑香盈想不想买他的田庄。周大户的田庄便是在归真园与赤霞山之间的那一大块,郑香盈一直在想着要将它买下来,只是自己若是先开口,对方定然会拿捏着价格不放,等着他上门来说,价格可是由自己说了算。

    周大户是个勤恳人,只可惜教子无方,他与夫人娇纵了几个儿子,个个都是吃喝嫖赌数第一的角色,家中的家产虽然丰厚,可也禁不得有几只老虎张大嘴巴要吃要喝。最近手头十分紧,周大户想来想去,叹了一口气,还是将城北这田庄卖掉罢,那田庄不算太大,每年产出也不多,派去田庄的管事总说没有什么进账,既然如此劳心费力又得不到回报,他也就对这田庄没了兴趣。

    可这田庄要想找个合适的买家也不容易,荥阳这边富户虽然多,可要一次拿一大笔银子出来买田庄的也不会太多,毕竟这田庄不是来钱多的,靠着租户交来的粮食又能赚多少?周大户考虑了很久,才想着先去问问隔壁归真园主人。他见郑香盈似乎对于种花养草很感兴趣,指不定她也会喜欢种田。

    郑香盈听着周大户说了来意,心中窃喜,脸上却也不露半分,与周大户谈了好一阵子,才微微点头道:「周老爷实在是有难处,我这个做邻居的也不能袖手旁观,还请周老爷说个价格,我若是觉得合适,手头又刚刚好有这么多银子,那咱们便可成交。」

    周大户见郑香盈说得爽利,心中也有几分欢喜,将一只手伸出来,张开了五个手指头:「就这个数罢。」

    「五万?」郑香盈挑了挑眉,这数目是她两年前便估算了的,此时周大户伸出手来她也不觉惊讶,只是暗自点头,这周大户是诚心想要卖庄子的,没有漫天要价。

    周大户点了点头:「五万两银子,包括田庄和那边的三处大池塘,若是郑小姐觉得这价格可以,咱们便去知府衙门那边过田契。」

    「这是个公道价格,我买。」郑香盈点了点头:「咱们这就去知府衙门过契。」

    周大户见郑香盈答应得爽快,也很是高兴,两人一起去了荥阳知府衙门。钱知府听说郑香盈过来,亲自到办理过契的屋子这边来寻她,一张脸上满满都是欢喜:「郑小姐,我快要走了。」

    「哦,恭喜钱知府荣升!」郑香盈望着钱知府微微一笑:「贵府真是喜事不断,贵公子秋闱得中,就等着春闱连捷,现儿知府大人又荣升了,不知去往何地?」

    「我升了两江承宣布政使司的左参议,就等着那新来的知府交接以后便要动身了。」钱知府的脸上闪着亮,真真是没有想到年后还会有升迁。一般官员擢升都是在年前考核以后,吏部会将升迁名单上报皇上,由皇上朱笔批复,过了年便新官到任。钱知府伸着脖子等了很久都不见有升迁的调令下来,本有些心灰意冷,可没想着忽然间在二月里头却来了一份调令,真是让他喜出望外。

    「这两江可是个好地方,钱大人定然顺风顺水!」见钱知府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郑香盈由不得说了几句好话儿,钱知府笑得更是开心:「还不是二公子郑小姐的功劳!下官心中记着呢,不敢忘记!」

    郑香盈心道这钱知府真是个滑头,什么话儿都给他说圆了,拿着田契朝钱知府挥了挥手儿:「这些年承钱大人关照,走的时候务必告诉香盈一句,少不得要相送一番。」

    钱知府听了笑眯了眼睛,这位郑小姐言下之意是还有个红包,心中十分感叹,这荥阳郑氏真真是瞎了眼,竟然将她给赶出族去,这种聪明伶俐的女子,放到哪里都会是家中族里的福气,可偏偏还有人不珍惜。

    与周大户过了田契回来,郑香盈便让人去雇了不少人来砌围墙,趁着二月初,田里地里还不用什么人手,赶紧将这田庄围了起来。围墙砌好以后,归真园与赤霞山已经浑然成了一个整体,高高的围墙蜿蜒着往那山里边去了,就如一条长龙般。

    「古有万里长城,今有我十里长墙!」郑香盈登上赤霞山往下边看,十分满意,她终于也算得上一个地主了,有山有水还有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