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丫鬟们都低声应了一句,迎着郑香盈走到了里边:「郡主,你爱吃什么,喜欢什么样的穿戴都只管与奴婢们说,奴婢们自会尽心去办妥当。」

    郑香盈含笑点了点头:「那就请你们多费心了,我自己还带了个贴身丫鬟,你们只管替我将杂事儿办了便是,她来伺候我的饮食起居。」

    众丫鬟听了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位新来的郡主可比玥湄郡主要和气讨喜得多,大家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为首的两个大丫鬟梅枝与梅叶一直陪了进去,絮絮叨叨和郑香盈说起了闲话儿:「这撷芳阁旁边便是回心院,住的是宋侧妃。」

    「回心院?」郑香盈不免觉得有些奇怪,这个院落的名字实在有些古怪,怎么会取了这名字,听着有些伤感。

    「可不是叫回心院?」梅枝点了点头:「听王府里的老人们说,原来不叫这个名儿的,后来改了,约莫在十六七年前改的,现在时间久远了,谁也不记得究竟是哪一年里头改的了。」

    郑香盈心中默然,十六七年前忽然要将院子的名字改了,究竟是何道理?这十六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豫王能为了一个侧妃将院子改了名字,想必是很宠爱她的,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见郑香盈想得出神,梅枝和梅叶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定然是对豫王府那神秘的侧妃娘娘十分好奇,两人在旁边快活的劝说道:「郡主,我们过会出去园子里头逛逛,若是运气好,见着隔壁回心院开着门,你也可以去拜访下宋侧妃。」

    「好,就这样罢。」郑香盈站起身来,让小翠给自己去准备热水,从荥阳到洛阳,路途遥远,十分疲乏,好好沐浴一番能提神醒脑。梅枝与梅叶慌忙应着道:「我们去准备罢,小翠给郡主准备衣裳便好。」

    小翠走到旁边的屋子去寻衣裳,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叹:「姑娘,你来瞧瞧,豫王府准备得可真是周到,四时的衣裳全准备妥当,瞧着都是新添置的。」

    郑香盈循声走进屋子里边一瞧,就见一个柜子里边整整齐齐的挂着一排衣裳,各种颜色各种款式,只瞧得她眼花缭乱。伸手摸了过去,便觉那些衣料轻软得很,就如抓着天上的云彩在指间般,丝滑柔顺。

    豫王,对她未免也太好了些罢?郑香盈拿着一件衣裳角儿在手里轻轻捻着,这里边必定有蹊跷。她只是郑氏的一个孤女,有什么值得豫王如此大手笔投资?问题不在她身上,应该是出在杨之恒那里。

    豫王说欣赏自己的文采,那日荥阳游园为何不直接提出来要收了她做义女?非得等着过了好几个月,杨之恒与自己的亲事订了下来以后才说,这中间虽说有玥湄郡主推波助澜,可郑香盈的直觉告诉她,即使玥湄郡主没做这样的事儿,豫王也照样会要让她做义女。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性,那便是杨之恒的身世十分可疑。郑香盈前世看过的电视剧里很多都有这样的情节,男主或者女主是皇上王爷的私生子,不好相让,便收了做义子或者义女,有些则是做了媳妇或者是女婿。她的身世无可置疑是郑氏的小姐,只有杨之恒的还不是很明朗,郑郑香盈坐了下来,只觉得全身有些发软:莫非杨之恒是豫王的私生子?

    越是仔细想,便越觉得像,杨之恒只是一个弃婴,被人放在杨老爷的后院门口,若是没有人周密布置,一个新生才几日的婴儿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一个急需孩子的人家门口?焦大去广陵杨家送信,正好遇着杨老爷与杨夫人过世,杨氏宗族逼迫杨之恒,焦大出手相救,将他带回了洛阳,这些事情看着似乎都是巧合,可仔细一想却只觉得里边机关重重。

    为何那次豫王一定要指派焦大去广陵送信?是不是便看准了他热心正直,知道他遇着不平之事会出手?换了别人去广陵,不一定会像焦大一般将这闲事管了起来,这送信的人选十分恰当。另外就是送信的时间,不迟不早,恰巧在杨老爷杨夫人过世以后才去,简直是卡着时间点打发他去送信的,这事情也很是可疑。

    焦大将杨之恒带回洛阳,豫王又如何得知他带回来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又为何一定要他带着杨之恒进府给他瞧瞧?而且一进豫王府便不放他回去,借了个名头给许兆宁做伴读在豫王府里住了下来,而且还让下人们管他叫「杨公子」。

    杨之恒多大了?郑香盈皱着眉头想了想,下个月自己满十四,杨之恒六月便十七了,这不是合着十六七年前宋侧妃院子改名字的事儿?莫非宋侧妃知道了杨之恒是豫王在外边的私生子争风吃醋,豫王为了哄她,将院子的名字都给改了?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杨之恒的身份,豫王不方便让杨之恒认祖归宗,索性便将自己封了郡主,然后妻荣夫贵,一路可以将杨之恒提携上来,而且也可以说得上是豫王的亲人,逢年过节的总会要来拜见他。

    郑香盈想着这些,只觉得这世间的事情实在有些滑稽好笑,外边瞧着威风不可一世,赫赫华堂的朱门大户里边,竟然有这么多龌龊肮脏的事情。杨之恒的母亲会是谁?是王府里一个身份低贱的婢女,还是外边一个不能披露身份的神秘女子?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真真是人生如戏,全凭演技,豫王每日里带着面具生活,究竟他的真面目是什么样儿的,谁又知道?

    「郡主,热水已经准备好了,请郡主净房沐浴罢。」外边传来梅枝与梅叶的声音,郑香盈站了起来,指了指一套淡蓝色的衣裳道:「将这件准备好。」

    沐浴以后丫鬟们将晚饭送了过来,几样小菜做得十分精致,吃起来也很是爽口,郑香盈很快将端上来的饭菜一扫而光,看了看旁边一脸惊讶的梅枝梅叶:「怎么了?我吃得很多不成?」

    两人微微笑道:「是有一点。」

    郑香盈懒洋洋站起身来:「我的胃口好,以后你们便知道了。」

    梅枝赶紧凑着趣儿道:「胃口好才好,不必要挑挑拣拣的,免得将身子给作践了。」

    「你倒会说话儿。」郑香盈站起身来便往外走:「带我去园子里边逛逛罢。」

    梅枝梅叶带着郑香盈先去了隔壁回心院,到了院子门口,大门紧闭梅枝走上去敲了敲门,里边一个小丫头子轻轻将门打开,朝着梅枝摇了摇头道:「侧妃娘娘今日身子不适,你们别来打扰她了。」

    梅枝脸上有几分尴尬,指着郑香盈笑了笑:「这是郑香盈郡主,还准备来拜会侧妃娘娘,既然娘娘身子不适,那便改日再来。娘娘身子好些的时候还请知会一声。」

    小丫头子的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瞧了瞧郑香盈点了点头:「原来是新来的郡主,我知道了,一定替郡主将话传到。」

    「宋侧妃很美?」沿着院墙继续往前走,郑香盈有一丝惆怅,没有见着这位传说中的宋侧妃实在有几分遗憾,定然是个美到了极致的女子罢,否则豫王怎么会如此宠爱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