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宋侧妃,其实也说不上很美,可王爷就宠她,每个月里歇在回心院里的日子最多,就连王妃都不及她一半。」梅枝摇了摇头:「这事儿还可真说不定,或许就是老人们说的,对上眼缘了。」

    这豫王看来目光与众不同,郑香盈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来,跟着梅枝往前边慢慢走,蓦然间前边走来了几个人,中间那个身影十分熟悉。郑香盈停下脚步打量了一番,那不是大房的郑香莲吗?

    听说郑香莲出了上元节便被郑氏大房送来了豫王府,做了许兆安的贵妾,今日在园子里撞到,这倒也不算一件出人意料的事儿。郑香盈站在路上,笑微微的望着郑香莲一步步朝自己走了过来。

    「郑姨娘,你见了郡主为何不行礼?」梅枝呵斥的声音十分圆润熟稔,也不知她原先是哪个院子里边的,看来是做惯了这种事情的。

    郑香莲微微低着头站在路边,可膝盖那处却并未弯。她瞧着自己脚下的青石地面,心中好一阵苦涩。自己本来是那高高在上的贵女,是祖父祖母捧在手心里的明珠,那时候她郑郑香盈算什么东西,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女,想巴结大房还巴结不上呢。

    回想着自己及笄的那年,她捧了一支小单簪过来送礼,那是一段遥远的回忆,可仿佛又十分清晰,一点点浮在她的面前。郑香枝嘲笑郑郑香盈,被她捉住手腕教训了一番,那时候她是如何劝解郑香枝的?

    「何必与她去计较,她们七房也就只能拿出这些东西罢了,她说得好听些是七房的二小姐,实际上过得还不如咱们的贴身丫鬟呢。你与她去计较,就跟同丫鬟计较一般,岂不是失了面子?怎么着你也不该失了自己身份,要明白咱们可是出身大房,行事举动都不能给咱们大房丢脸。」当时她趾高气扬,只将郑郑香盈看做一个丫鬟不如的人,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现儿她成了高高在上的郡主,自己却成了一个低贱的姨娘。

    「梅枝,郑姨娘可能还没习惯向人行这姨娘的礼数,等着她习惯以后便自然知道该要行礼了。」郑香盈瞧了瞧倔强的站在旁边的郑香莲,并不想去为难她。虽然说郑香莲在荥阳的时候自视甚高,不把她放在眼里,可那时候她确实有这样的资本,由不得她心气要高。现在她只是一个被家族当做棋子摆布的女子,失去了她高贵的身份,变成了那低贱的姨娘,其实说来说去她也算得上是个可怜人,自己何苦再去踩踏她。

    郑香莲瞧着逐渐远去的那群人,只觉得自己都快要站不住了,这七房的小孤女神气起来了,连正眼都不瞧她一下,自顾自的带人走了。她抓紧了身边丫鬟的手,激凌凌的打了个寒颤,丫鬟望了望郑香莲:「姨娘,可是觉得天气寒冷?咱们不如回屋子去罢。」

    郑香莲没有说话,咬了咬牙往前边走,心中那冷冽的寒气越发的重了。郑郑香盈,你现在只管神气,等着许兆安承继了王位,自己成了侧妃,看到时候怎么来刁难你。郑香莲抬头望了望那阴暗的天空,暗暗做出了决定,自己一定要得了许兆安的欢心,就如那回心院里住着的宋侧妃一般。

    扶着丫鬟的手走回到院子里边,刚刚跨进前院,就听见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郑香莲皱了皱眉,不消说便是那个荷蕊了,作为许兆安的屋里人,她比平常的丫鬟身份要不同一些,因此有些张扬。

    郑香莲来郑府有大半个月了,许兆安只在她屋子里歇了五日,其余时候都是在自己房间睡觉,听贴身丫鬟说那荷蕊经常深夜时分穿得十分单薄的去给许兆安送宵夜。

    「不要脸的狐媚子,不摆明着在勾引大公子?」郑香莲愤愤不平,可却又拉不下脸来也做那样的事情,只能瞧着荷蕊生气。

    跨进中庭,就见荷蕊穿了一件贴身小红绫袄子,那腰身掐得窄窄,下边是一条嫩黄色的洒花裙子,她一只手插在腰上,一只手撩着头发正笑得欢畅,眼睛斜勾勾的望着前方。中庭里边的一棵树下,站着许兆安,也正望着荷蕊在笑。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事情,郑香莲站在月亮门边,只觉自己插不进话去,这两人实在让她觉得有些心中不屑,可现在自己的身份是许兆安的姨娘,自然只能想着法子去争宠了。来豫王府之前,祖父还将父亲的信给她看了,要她多多留意豫王府里的动静,有什么风吹草动便赶紧送信回来。自己若是得不到许兆安的欢心,怎么能知道那些机密的动静?

    郑香莲慢慢走到许兆安面前,抬头看了一眼:「大公子。」

    本想也做出别致的风情来,可郑香莲毕竟还是没学会媚眼如丝的那一套,那眼神硬邦邦的,就如一块石头扔了出去一般,看得许兆安好一阵不舒服:「你去外边散步了?」

    「是。」郑香莲装出一副娇柔的声音来:「香莲方才遇着了我昔日的族妹,说了一阵子话。」不管怎么说,郑郑香盈现在已经是许兆安名义上的妹妹了,将她抬出来恐怕还是对自己会有一些助力罢?郑香莲心上心下,瞧着许兆安的脸,见他没有半分别的表情,心中有几分忐忑不安,不知道他究竟是会高兴这个义妹还是不喜欢。

    那日在荥阳游园的时候,他似乎表现出来喜欢郑郑香盈,可自己提起她的时候为什么他却没了言语?就在郑香莲绝望得几乎要咬自己的舌头,暗暗后悔不该提及郑郑香盈的时候,许兆安却幽幽的开口了:「她身边那个叫小翠的丫鬟,你能不能帮我去讨要了过来?」

    郑香莲猛的怔住了,许兆安要她去问郑郑香盈讨要小翠?那是什么意思?难道许兆安喜欢上了小翠,要将她收了做通房?她愣愣的瞧着许兆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公子,你这是想要……」

    「本公子看上她了,想要她给我做通房丫头,难道不行?」许兆安毫无顾忌的看了郑香莲一眼,伸手扣住了她的下巴:「本公子就喜欢她,你难道是在吃醋?告诉你,你若是将小翠给我弄了过来,我多到你屋子里边歇几晚上也是可以的。」

    郑香莲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望着许兆安,她见着一张笑得很放肆的脸,看起来有几分英俊,可里边却带着丝丝邪恶。她慢慢的点了点头:「我且去试试,大公子。」

    「那本公子便等着你的好消息了。」许兆安将手一松,郑香莲便觉得自己的下巴那边的紧张感不见了,她屈辱的将头低了下来,望了望自己的脚尖,慢慢的转身走了出去。

    「什么?郑姨娘过来拜望我?」郑香盈觉得很是奇怪,自己方才在路上撞见她的时候,郑香莲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儿,怎么忽然间便前来拜访她了?这个弯也转得太大了些。「让她进来罢。」不管怎么说,先听听她想说些什么。

    郑香莲由梅叶领着走了进来,她走得十分迟疑,似乎担心会踩到脚底的蚂蚁,一步步的挨着走了过来,慢得让郑香盈以为自己在看电影里的慢动作放映,郑香莲莲步姗姗,那群袂也跟着往前移动,几乎没有一丝縠皱,慢慢儿拖在地上擦过地面,只有那细微的摩擦声提醒着她有人正在走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