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郡主安好。」郑香莲低着头走到郑香盈面前,尽量克制着自己不舒服的情绪朝她行了一礼:「方才在路上香莲冲撞了郡主,特来赔罪。」

    「郑姨娘实在太知礼了。」郑香盈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罢。」

    郑香莲忍气吞声的在椅子上边坐了下来,小翠手脚麻利的给她送上了一盏茶:「郑姨娘,请用茶。」郑香莲抬眼望了望她,就见小翠生得白净,鸭蛋脸儿,细长眉眼,鼻子高高,嘴唇小小,委实是生了副好相貌,难怪许兆安惦记。

    见郑香莲只顾打量自己不伸手来接茶盏,小翠略微窘迫,将茶盏放在小几上便转身走回了郑香盈身边站着,不想搭理郑香莲,只觉得她实在怪异,一双眼睛还在盯着自己不放。

    「郑姨娘。」郑香盈也意识到了郑香莲的不对劲,端起茶盏来看了她一眼:「今晚深夜过来,究竟所为何事?」她也懒得与她耍花枪,不如直来直往,说清楚便好。

    「呃……」郑香莲有几分尴尬,本来还想扯着旧日姐妹情分做幌子来开头,没想郑香盈毫不客气便直奔了主题,她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发烫,低声道:「我今晚过来是想向郡主来讨个人的。」

    「讨人?」郑香盈下意识侧脸看了看小翠,郑香莲方才一直这么打量着她,莫非便是要讨了她去?可她讨了小翠去又有什么目的?难道她身边缺贴身丫鬟,需得从自己这边讨要了小翠过去不成?

    「是。」郑香莲低低的应了一声:「大公子要我过来说一声,他想要小翠去做通房丫头。」郑香莲抬起头来看看一眼小翠,心中只羡慕她的运气好,一个低贱的丫鬟竟然能被大公子看中,若是她肚子争气,生出个儿子来,马上便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大公子要你来讨我去做通房丫头?」小翠吃惊的瞪着郑香莲:「郑姨娘,你怎么跑到我们郡主院子里来说胡话了?」

    郑香莲惊诧的看了小翠一眼,这丫鬟在说什么话?莫非还不情愿跟着大公子不成?「小翠,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儿,你怎么就想不通呢?你先给给大公子做通房丫头,等着过段时间有了身子,大公子自然会提你做姨娘的。若是你能生出个儿子,以后这后半辈子可是有了保证,穿金戴银吃香喝辣还不是都由着你?」

    「郑姨娘,你自己做了姨娘,便想着天下的人都愿意做姨娘?」小翠的一双眼珠子似乎能喷出火来:「你说的这些好处小翠一点也不稀罕,我跟着我们家郡主便很好,到时候嫁个好男人,做他堂堂正正的妻,宁可少吃少穿,也不会去给旁人做姨娘!」

    郑香莲被小翠几句话刺得满脸通红,心中的火气也一点点上来了:「你不过是个奴婢,怎么便骂起我来了?郡主,难道你也不管教下你的丫鬟?」

    「我的丫鬟虽然是个奴婢,但她的身份与你相比却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姨娘只不过是半个主子罢了,郑姨娘你难道不知道?你祖父、父亲、伯父、叔父、兄长,谁没有姨娘?你在郑家做女儿的时候自然看得多,那时候你们是怎么对姨娘的?可有把她看做主子?」郑香盈捧着茶盏微微一笑:「我的丫鬟虽然是个奴婢,但她的品性高洁,不屑去攀附那些荣华富贵,郑姨娘,你自回去罢,我这里便不留你了。」

    郑香莲咬着牙站了起来,全身都有些发抖,她这是来自取其辱,被郑香盈主仆两人笑话,回去还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复许兆安。她本不该来这里的,她本是郑家高高在上的小姐,现在却成了旁人脚下的泥。

    昏头胀脑的扶着丫鬟的手回到了自己院子,郑香莲长长的嘘了一口去,抬起头来,却见许兆安正在抄手游廊下逗弄着鹦鹉。

    「人呢?」许兆安望了望郑香莲身后,不见小翠的身影,眉头拧到了一处:「讨个人都讨不到,你这人着实无用!」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脸上就如蒙了一层霜:「你在荥阳郑氏白长大的不成?你跟我这义妹是同宗堂姐妹,问她要个丫鬟都要不到,可见你素日里与人的关系实在太差!」

    荷蕊站在一旁捏着手帕子只是笑:「爷,人家可是富贵人家出来的,总怕从来没有去讨过人呢,想做什么,不都是打发丫鬟婆子去做便是,自然要不到人了。」

    「荷蕊,别站在那边说风凉话,快过来伺候着爷,爷心里头不舒服!」许兆安白了荷蕊一眼,搂住她的肩膀便往怀里带:「咱们进屋子去,才懒得看那张死人脸。」

    郑香莲呆呆的站在那里,瞧着许兆安搂着荷蕊进了房间,心中愤恨不已,这一切都该算在郑香盈那死丫头身上,若是她开一句口让小翠跟着自己回来,那小翠还能说半个不字?可她偏偏由着小翠胡嘬,还帮着她来嘲讽自己,真真是欺人太甚!

    郑香盈,你记着,迟早有一日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是什么。郑香莲站在中庭,望着周围的树影晃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第二日起来已是大亮,小翠和梅叶梅枝几个丫鬟一道忙忙碌碌的给郑香盈净面,旁边站了两个姑姑,正在冷眼打量着她。

    今日不比寻常,乃是郑香盈受封的日子,自然要格外庄重些,豫王妃特地拨了两个姑姑过来帮忙,一个专门梳头发的,一个专门来指导如何穿那繁复的礼服。梳头的那姑姑等着小翠她们给郑香盈净面,走上前来拿起玳瑁梳子开始给她梳头,旁边那个姑姑指导着小翠将礼服拿出来,分开摆在床上。

    郑香盈坐在那里只觉全身不自在,或许旁的王爷之女一心巴望着要弄这个名头,可她真没想到过要做什么郡主,但世上的事情就是难说,自己竟然莫名其妙的成了香盈郡主。她坐在梳妆台前边,瞧着那姑姑一双洁白的手灵巧的挑着自己的头发,不住的在忙碌着,约莫过了一刻钟,才将头发弄好。

    「郡主请来穿衣。」旁边那姑姑客客气气的将郑香盈搀扶了起来,走到了屋子中央。郑香盈身上只着了一件白色的中衣,将手平举于两侧,就像一个活动的模特架子般,姑姑在旁边喊着小翠梅枝她们一层层的将衣裳穿了上去。最外边的这件,用的是红色与黑色两种主色调,衣领阔大,用金线绣出了繁复的波浪形花纹,长长的广袖垂到了地面上,腰间的大带上也有精美的刺绣,亮晃晃的逼着人的眼睛。

    郑香盈站在那里,只觉得头上压着一座小山,上边的那些首饰至少有五六斤重,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但她依旧努力挺直背站在那里,怎么样也要把这个所谓的受封仪式完成才是。

    其实这个受封仪式本来也没那么复杂,只是京城里来宣旨的内侍捧了圣旨宣读,将皇上和皇后娘娘赏赐的东西给她,可是豫王为了表示郑重,特地还让她锦衣华服的打扮好去接旨,昨晚还叫豫王妃派了个教养姑姑给她来教规矩礼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