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努力熬着,也不用撑太久时间,郑香盈由小翠她们扶着走了出去,见院子门口停着一抬轿子,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豫王还是设想周到,知道她穿着这样的衣裳只怕走不了太远的路程,特地派了轿子来接她。

    轿子一路晃到了豫王府的家庙那边,刚刚落轿,就听着「呜呜」的喇叭声沉闷的响起,小翠掀开轿子帘幕,郑香盈微微低头,一步踏在了汉白玉的台阶上。外边光线很亮,一时之间不能适应,她眯了眯眼睛,这才觉得舒服了些。抬眼望过去,就见台阶绵延而上,约莫数十级到了顶,上边有一块大坪,坪上置着一个大香炉,袅袅的正冒着白色的烟雾。

    慢慢拾级而上,长长的群袂拖在石阶上,华彩熠熠,美得耀眼。走到大坪中,那里站着不少人,黑鸦鸦的一团,正前方有一个宣旨的内侍站在家庙门口,身旁有几个小内侍,一个托着盘子,里边有一团黄色,大约便是那道圣旨,另外几个手中也有盘子,皆由黄绫遮盖,想来便是赏赐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宣旨内侍尖细的声音响起,一点点在耳边回荡,郑香盈跪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前边都是用四六体在赞扬着她的贤淑,后来才用了一句很长的话来将旨意表达,其实这长长的圣旨可以简单的归纳为一句话:我准豫王收你为义女,并且给你一个郡主封号。

    圣旨宣读完毕,郑香盈接旨,豫王和豫王妃带她去家庙里拜祭了下祖宗牌位,差不多挨过一个多时辰,这受封礼总算是成了,郑香盈只觉自己脑袋沉甸甸的,额头上汗水不住的沁了出来,整个人便如同在蒸笼里边一般。

    礼成以后回到自己院子将衣裳换了,当即就向豫王提出辞行,豫王微微一愣:「香盈难道不在洛阳住下?」

    「父王,香盈还有个归真园在荥阳呢,那园子事情多,脱不得身。」郑香盈心中一紧,莫非当了这个劳什子郡主,她便要失去人身自由了不成?

    「你既已经成了本王的女儿,那归真园便不用这般亲力亲为的去管了,父王给你几个得力的管事,让他们去替你打理。」豫王没想到郑香盈竟然放着好好的清福不享,非要跑回那园子去忙忙碌碌。

    「父王,香盈有件大事要做,不能在洛阳久留。」双眼直视豫王,郑香盈脑子里转得飞快,怎么着也该想个法子出来脱了这个笼子才是。脑子略微转了转,她马上有了主意:「父王,香盈现儿正在培植一种可以造福大众的农作物,若是成功了,以后灾年里边也能保着百姓有东西能果腹了。」

    「什么?」豫王大吃了一惊,眼中渐渐有了一抹探究性的神色:「我听兆宁说你很会种花种草,可你方才说的培植新的农作物,可是真话?」

    「真话,千真万确。」郑香盈点了点头:「香盈不敢说谎。香盈唯愿百姓们年年都有好收成,可这天灾谁又能保证?故此香盈决定要尽力将这种农作物培植出来,到时候也好不让百姓受太多苦难。」土豆其实已经有了,只是她想培植出优良品种而已,拿这个做由头,相信豫王会动心。

    豫王脸上微微有些发亮,沉吟一声,他紧紧的盯着郑香盈道:「没想到我竟然收了这样好的一个女儿!香盈,你有志气,本王十分欣赏你!那你便回荥阳去罢,以后得空再来洛阳小住便是。」

    郑香盈听了这句话心中高兴,站起来行了一礼:「多谢父王,今年洛阳牡丹花会,香盈肯定会过来的,还有几株牡丹想拿来参赛呢。」

    豫王听了眉开眼笑:「我的香盈冰雪聪明,种出来的花定然能拔得头筹。这样罢,钱参议还在洛阳,让他护送你回荥阳去罢。」

    这钱大人可真是不辞劳苦,将自己从荥阳接到洛阳,又从洛阳送回荥阳,郑香盈坐在车上,挑起帘幕瞧了瞧前方不远处的钱知府,他正晃晃悠悠的在马上颠簸着,想来也没有习惯骑马,那姿势十分怪异,远远没有杨之恒的潇洒。

    「小翠,你去将钱知府喊过来。」郑香盈心中有几分歉意,让一位坐惯了轿子的文官来骑马,实在是难为了他。

    钱知府得了通传赶紧打马来到郑香盈车辇旁边,圆胖的脸上全是笑:「郡主有何吩咐?」

    「钱大人,我自己回荥阳便是,你不用送我了,瞧着你骑马实在辛苦。」郑香盈笑着攀了帘子朝他点了点头:「我想你肯定着急要去应天府那边走马上任了。」

    钱知府慌忙摆手道:「这怎么行,豫王命令下官将郡主送回荥阳,这是下官的职责,再怎么着想去应天府也要先将郡主送到归真园才是。」钱知府这手刚刚一松开缰绳,马拱了拱身子,他整个人便跟着在上头摇摇晃晃了起来,看得郑香盈好一阵担心:「钱大人,你快别松手,抱紧马脖子。」

    已经没等郑香盈提出建议,钱大人已经双手抱紧了马脖子,身子半伏在上头,不住的要来晃去:「郡主放心罢,下官一定会将郡主……平安送达!」

    「钱大人,没事儿,你自去江南罢,到时候我来江南游玩的时候,你便做东道好生招待我便是。」瞧着钱知府骑马异常的艰难,郑香盈有几分不好意思:「大人的心意我领了,可这去荥阳也不是什么危险事儿,还有这么多侍卫跟随,能出什么事儿?钱大人尽管放心,只管自去江南罢。」

    钱知府好不容易才将身子立直,朝郑香盈点了点头:「郡主不必客气了,下官绝不会将郡主抛在半路上的。郡主要来江南,下官自然要招待,只管写信来告诉下官便是。」停了停,钱知府脸上有着愉快的笑容:「江南的苏州每年正月十四都会办一次赏梅会,就如洛阳的牡丹花会一般,每年都会评出珍品梅花来,郡主不如冬日来江南,借着赏梅会,也好将归真园的名气传到江南去。」

    「钱大人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见钱知府十分坚持,郑香盈也不勉强他,他愿意在马上颠簸大半日也只能随他了。只是钱知府给自己提供的信息十分有用,江南的赏梅会?自己的骨里红梅可以拿去试试,到时候把归真园的名气打出去,自己在江南开分号也容易得多。

    「姑娘,你真准备去江南?」小翠坐在旁边,满脸兴奋:「都说江南是个好地方,风景怡人,地方十分富庶,小翠也想跟着去。」

    郑香盈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你放心,自然会带你去。只是今年秋季你和阿松成了亲,还不知道他舍不舍得放你跟我走。」

    「哼,他不放我也是要跟着姑娘走的。」小翠低下了头,脸上有一点点粉色,鼻子里头轻轻的哼了一句:「姑娘,你去江南,会不会去舅老爷那里?」

    郑香盈一愣,二舅舅林牧远在江南一处小地方任知州,照理说是该去看看,可经过了大舅舅那边的事儿,她还真有些犹豫了。「看看罢,时间够就去拜府,不够便不过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