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今年这年过得很是快,寒来暑往,秋收冬藏,仿佛才一眨眼的功夫,枝头的绿叶便慢慢的从繁茂到稀疏,从翠绿到深黄深红。从归真园瞧着那赤霞山,就如看着一幅锦缎在不住的变化着颜色般,流光溢彩之间,岁月悠悠而过。

    郑香盈今年做了不少事儿,洛阳牡丹花会里她精心培植出来的牡丹夺得了花魁,将那彩头纳入囊中,经过两年培植,土豆也终于得到了改良品种,不仅产量高,而且抗旱能力得到提高,条件艰难的情况下也能存活。她与方妈妈的厨娘小组探讨了很久,终于做出了与前世的薯片薯条有些相仿的零食,在悠然农家香里边卖得十分抢手。

    郑香盈没有将收获的马铃薯拿去出售,因为有经验的老农都说,看着各种预兆,明年该是一个旱年。郑香盈命令下人们将马铃薯储存了起来,备着明年干旱的时候发了给百姓们做种薯。只将一部分马铃薯拿了出来做薯条薯片在农家香出售。

    葡萄也结果了,今年是第一次结果,郑香盈将几种葡萄都拿了来比较下味道,发现还是她嫁接培植出来的葡萄最好吃。荥阳洛阳也有人种葡萄,可不部分人家里种葡萄只是为了来年乘凉,搭个架子瞧着美观,结出来的葡萄都是小而酸的,赤霞山的葡萄一问世,当即便销售一空,差点连鲁妈妈做葡萄酒的原材料都没能保住。

    板栗、柿子、大枣、山楂,秋季里各种各样的果子挂在枝头,将树枝都压得弯弯,垂垂的往地下坠,走在山间小路上,郑香盈看到的不只是果子,而是一个个的银锞子,亮闪闪的在树枝上边吊着。

    「姑娘,今年咱们归真园与赤霞山又该多赚了银子罢?」跟在郑香盈身边久了,小翠一开口便是生意经,到哪里都琢磨着如何赚钱。

    「自然是要多赚的,这山上的树越长得久便越值钱,就是这个理儿。」郑香盈笑眯眯的望着那小红灯笼一般的柿子,心里边琢磨着要将柿子做成柿饼,大枣加工成干货,这样便能去得更久一些。

    「姑娘,什么时候去江南,到时候带上一船货物到那边去贩卖。」小翠板着手指头道:「你瞧瞧,咱们园子能带去的干货可有不少。」

    「怎么着也该等着钱知府的回信。」郑香盈瞧着小翠闪闪发亮的眼睛便觉好笑,她可真是一心掉到了钱眼里头,比她更热衷于赚钱了。前不久钱知府,不,应该叫钱参议了,写了信过来,直说他在江南过得很是顺意,而且不遗余力的将江南的富庶描述了一遍,特地邀请她今年冬天去江南游玩。郑香盈有几分动心,写信回去托他去给自己看看应天府的铺面,若是有合适的,先帮她买下来。

    不管开不开分号,买铺面总不会吃亏,不开分号,铺子租出去给人家,每年可以收租金,不想隔这么远打理,到时候转手卖出去,少不得还能赚上一笔银子。郑香盈笑吟吟的往山下走了去,今年冬天可真得去江南那边考察看看。

    中秋节郑香盈去了洛阳,豫王早就派人送信让她回去过中秋节。今年她去了洛阳几次,每次都在豫王府小住了几日。郑香盈每次见着豫王都觉得他有些高深莫测,总觉得他不是外表看上去那般简单。

    别人都说豫王是个闲散王爷,只喜欢风花雪月的事情,平常都是与一些文人墨客混在一处,吟诗作画游山玩水,可是郑香盈却一点也不相信,仅仅从焦大不住的在四处奔波,她便觉得豫王必然是个有想法的人。

    焦大的身份很隐秘,外边瞧着他只是豫王府的一个得力主管,可他那身手又绝不是一般主管能做得到的,豫王府里有不少护卫,郑香盈总觉得他们应该个个都是武林高手。整个豫王府从外边看了去,似乎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可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对劲。

    世子,就是这世子之位的问题。郑香盈考虑了很久,才得出这个结论。照理来说许兆安是王妃所出,今年已经十八了,怎么着也该上折子请皇上立他为世子,可豫王却始终没有动静。郑香盈能见着豫王妃脸上总是会忽然流露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来,可能是被这桩心事折磨得时时刻刻喘不过气来。

    许兆宁是宋侧妃所出,又是第二个儿子,本来世子之位根本便没有他肖想的份儿,可豫王的举动不由得让人在揣测,究竟许兆宁会不会便是以后接替豫王王位的人。随着许兆安许兆宁年龄逐渐增大,这问题已经如一团乌云般笼罩在豫王府的上空,沉甸甸的往下压,似乎要将里边的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在豫王府里小住的时候,不免要看见她的义兄义姐。许兆安还是那种冷傲的模样,不少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与豫王妃的表情逐渐的有些重合,都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或许这母子俩都是被同一件事情给折腾的。许兆安瞧她的眼神却十分复杂,有一种想要亲近却不敢亲近,极力在克制的忍让。而玥湄郡主见了她,每次都冷眉冷眼,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还是豫王叫着让她与自己说话才会开口。

    玥湄郡主的亲事定了下来,是豫王亲自给挑的亲事,许的是京城魏国公府的长公子,玥湄郡主尽管有千万个不愿意,可究竟不敢拂逆了豫王,只能抱着豫王妃哭哭啼啼,一个劲的嚷着婚期要定到她十七岁以后:「我要留在府里陪着母亲,怎么着也不想那么快嫁到旁人家里去伺候婆婆。」

    豫王妃自然知道女儿心中的想法,摸了摸玥湄郡主的头发安慰她道:「湄儿,你现儿还能在我这里撒娇,以后去了旁人家里可要学会做人,千万记得要贤良淑德,免得丢了我们豫王府的名声。」女儿不愿意嫁得早,还不是在惦记着杨之恒?豫王妃一想着这事儿便觉得糟心。

    杨之恒虽然出身不好,可她是见着杨之恒长大的,也觉得他是个俊才,日后必大有出息,玥湄嫁给他不会吃亏,更何况杨之恒父母双亡,玥湄若是能嫁了他,上头没有公婆压制,能够一手遮天的做主母。而那魏国公府也就只是个好听罢了,她自己是从国公府出来的,还能知道里边的弯弯道道?那些钟鸣鼎食的国公府,外边瞧着金碧辉煌,可究竟里边怎么样,只有住在里边的人才知道。魏国公府的那位长公子,靠着祖荫得了个正五品的官儿,每日就是去衙门应个卯,其余时候便是在街头遛狗斗鸡,实在不是良配。

    玥湄从小被自己娇养惯了,嫁去魏国公府,还不知道会不会与那长公子发生矛盾。一想着这事儿,豫王妃便觉得实在无奈,可这亲事是豫王自己挑的,她也没有办法反对,只能眼睁睁瞧着魏国公府托媒人过来下聘,豫王亲自写了庚帖,让媒人带回京城。

    「母亲,湄儿真不想嫁。」玥湄郡主听豫王妃说得无奈,心中更是委屈,抽抽搭搭的哭了一阵子,眼前晃着的却是杨之恒那张脸,一双墨玉般的眼睛深情款款,可却不是望向她的,他现在只会望着一个人,那便是她那位义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