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不知道皇上这次能不能拖得过去。」旁边桌子的人正在闲聊时政:「听京城回来的人说,病情似乎十分凶险。」

    「皇上这病拖了不知道多久了,好几次说凶险,不也挺过来了?」有人反驳着:「我觉得该没什么大问题罢。」

    「这次可远非前几次能比的。」有人压低了声音:「你难道不知道楚王已经去京城了?」

    「啊?楚王进京城去了?」一声惊呼,带着几分好奇:「月初我还见着他的仪仗在虎丘那边出现呢,听说是去西边大营视察去了。」

    「去了有三五日了。」说话的这人似乎很有把握,声音极其沉稳:「他家的管事与我极是相熟,我这消息绝不会错。」

    「楚王去京城,这事儿便有几分意思了。皇上膝下无子,若真是病重到那个地步,自然只能在王爷里边选一个来承继大统了。你说,咱们楚王可算不算是头一个人选?」旁边的人话音里有几分激动:「无论怎么说他都是皇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都是太后娘娘的亲生儿子。」

    「可不是还有豫王?」有人也凑了进来讨论着:「豫王也是皇上的亲弟弟。」

    郑香盈听着这些人的讨论,心中不免有些忐忑,这大周要变天了不成?皇上病重,楚王进京,是觑着那龙椅奔了去的罢?一般王爷们没有皇上的圣旨,是不能私自进京的,否则有谋逆的嫌疑,楚王进京,不知是奉召还是自己去的。

    豫王不知道去了京城没有?郑香盈坐在那里,心中有些不安,现在她的身份是豫王的义女,皇上亲封的郡主,若是楚王与豫王为了皇位的事情争斗起来,总怕自己也会被牵连进去罢?她微微的将手捏紧了几分,这朝堂之争,难道还要波及到自己不成?

    饭菜上得很快,可郑香盈却没有了吃饭的兴致,扒拉了几口饭,再也吃不下去。小翠吃了几口也直皱眉:「姑娘,这菜怎么有些甜味儿,吃了感觉怪怪的。」

    方妈妈倒是吃得欢快,一边笑眯眯的望着小翠直点头:「你不是想到外边吃饭?不是嫌我煮的饭菜总是一个套路,现儿就如了你的愿。」

    「妈妈,小翠觉得这世上的饭菜只有妈妈做的最好吃!」小翠抱住方妈妈的胳膊不住的摇晃:「妈妈就别生小翠的气了。」

    郑香盈见了小翠这模样,「噗嗤」一笑,心中那丝烦恼才淡了些,勉强将饭吃完了,带着小翠去了苏州的夜市逛了一回,小翠见着好看的东西便撺掇着她买下来,等着回到宅子的时候,每人手里都蝎蝎螫螫的捧了一大堆东西。

    「以后你们都喊我姑娘罢,别叫郡主。」回到园子,郑香盈便将钱参议遣来的几个人召集拢来:「我觉得喊姑娘更亲切些,你们大可不必拘束。」

    「是。」几个人齐声应了,心中直赞这位郡主性格好,并不高高在上,十分和气。

    郑香盈挥了挥手打发了她们下去,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所谓树大招风,现儿京城变幻莫测,自己怎么着也该低调行事。站起身来走到屋子外边,北风阵阵,刮得廊下的灯笼不住的在转着身子,里边的灯火也不住的在晃动,她投在地上的影子也在晃个不停。

    今年的年关该是个不同寻常的年关了,郑香盈望着天空里一轮下弦月,冷冷清清的照着庭院的树木,白亮的颜色和黑色的树影交织在一处,四周寂静一片,没有半点声响,显得格外萧瑟。站在走廊下看了一会子,只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心中更有几分担忧,也不知道这大周朝会不会大事要发生,但愿一切都安然无恙便好。

    京城里的月色也很是冷清,到处都静悄悄的一片,清华宫里宫人们走路都尽量小心,以免弄出动静来打扰到皇上的安歇。皇上从秋天开始便病重了,身体状况十分不好,朝会已经改成了三天一次,而且即便是三天一次,也有好几次是不能上朝,只能是由陈皇后帮忙听些群臣的上奏而已。

    「娘娘,是否要将承继之事交付讨论?」朝中有不少老臣见了这情况,心中忧心忡忡,真是担心许璟挨不过这一关,国不可一日无君,总得要提前准备。

    「朕……身子……好得很,不用他们操心!」躺在床上的许璟见了皇后娘娘带回来的奏折,不由得龙颜大怒,抖抖索索的将那奏折扔出去老远:「他们这是在诅咒朕不成?这些人必有异心,快些都拉出去,统统砍掉!」

    陈皇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皇上请息怒,那些老臣们也是在为大周考虑。」她伸出手来抓住许璟枯瘦的手:「皇上……」她的脸贴着他的手,眼中泪水滚滚而下,热腾腾的滴在许璟的手背上,让他心中一阵难受。

    闭着眼睛喘了喘气,他心中不住的翻腾着,老臣们的建议很中肯,瞧着自己这样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撒手走了,大周总不能没有国君。许璟心中乱纷纷的一片。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好转起来,就如正常人那般行走自如,能大口吃饭,大口喝酒,可是一切都只是他的希望,他是好不起来了。

    究竟是皇太弟还是过继一个侄子?许璟想了想,心中还是倾向于选自己的弟弟,侄子们都还年轻,恐怕还不够老练,大周这江山得要个老成些的人来坐才行。

    「皇后,你替朕下旨,召几位皇弟进宫。」许璟脸上有一种决绝的表情,这一日总会要来的,与其到时候让几位弟弟兵戎相见,不如现在自己来选一个承继大统的人。

    陈皇后抬起脸来,一双眼睛平静的望向了许璟,看不出半分旁的感情来:「皇上,臣妾遵旨。」

    她站起身来,身上披着的华裘散开在地面上,就如一只孔雀的尾翎,在灯光下闪着神秘莫测的光彩,一点点的闪着人的眼睛。

    大年三十晚上,京城的街道几乎鲜少有行人,只有几辆马车正在匆匆忙忙的往宫苑方向行走,马车上坐的都是进宫去参加宫中晚宴的皇亲国戚们。

    大周朝的习俗,除夕中午是最隆重的,家里要祭祖,一起吃团年饭,晚上一起围炉闲话等着子时的到来,这也俗称「守岁」。皇宫里也差不多,中午是有皇上领着宗室们祭祖,晚上设家宴,招待所有的皇亲国戚,第二天初一,开春第一日,皇上先带领京城正四品以上的官员去天坛祭天,中午颁赐百官宴,官员们入万春园领席,以示君臣和谐,上下一心。

    今年的家宴不比寻常,封王在外的宗室们大部分都回来了,这可是近几年都没有的事情。大周被封王且有自己领地的宗室,没有奉召不能进京,而今年的家宴里却见着了不少封王在外的宗亲,这不能不让人心中猜测其中原因。

    当许璟被人搀扶着出来的时候,众人觉得这个猜测已经被证实,皇上面容消瘦,眼神枯涸无光,他瞧上去就如一支灯光微弱的蜡烛,只消来一阵风,便会随时熄灭了光焰。

    「油尽灯枯之征。」楚王坐在左首的位置上,心中有几分微微的欢喜。他自小便得父皇宠爱,可因着那一干老臣力劝要立嫡长,许璟乃是母后的长子,最符合条件,父皇无奈之下才立了他为太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