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司仪官在天坛前边站着,许璟由陈皇后搀扶着从车辇上慢慢的走了下来,在场所有的人都盯着他的脚步。

    许璟似乎走得很稳,没有身子摇晃的迹象,他一步步的挨到了天坛前边,站定了身子,照着司仪的喊话一步步的做下去。

    执香,跪拜,祭天,致祷词。

    他没有任何失误,虽然是在陈皇后帮助下进行,可毕竟还是顺利完成了每一步。

    「看来皇上的身子其实不错。」天坛之外有人小声议论,就如针尖一般刺着楚王的心,他捏了捏拳头,心中有微微的失落,难道他都猜错了不成?

    祭天仪式结束,文武百官偕同皇上回万春园,准备领百官宴,这时就见天坛前的许璟抬起手来,几个内侍缓缓躬身走了过来,走在最前边的八喜从托盘里拿起一幅黄绫,当着众人的面慢慢的展开。

    楚王的心提了起来,似乎蹿到了嗓子眼上,马上就要滚落出来,他的直觉,那便是许璟册封皇太弟的诏书。

    天坛周围已经没有一丝声响,众人皆把目光投在了那张圣旨上边。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尖细的声音响起,可却一点都不含糊,清清楚楚的将每一句话都送到了天坛附近的文武百官耳朵里边:「朕已过五十,膝下无子,为大周江山社稷着想,特……」

    楚王不可置信的望着天坛的前坪,豫王正跪倒在地,双手接过那道圣旨。

    怎么会是豫王?他脑子里似乎有些转不过弯来,若是要立皇太弟,那人选自然是他!昨晚夜宴的位置,陈皇后对他的笑容,都不是暗示?

    可来不及让他多想,周围的文武百官都已经跪了下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太弟千岁千岁千千岁!」这承继之事已经定了下来,大周也稳定了一半,总算皇上想通了。

    豫王不敢一个人独自站在那里不跪拜,也只能跟着跪拜了下来,低头望着地上的一层白雪,映着天上一轮红日,十分刺眼。

    百官宴上,豫王的位置安排在了许璟的左边,陈皇后朱唇微启宣布开宴,一时间万春园呈现出其乐融融的场面。

    这喧嚣的午宴里,虽然瞧着个个脸上都是喜气洋洋,可还是有不少官员暗地里十分惊恐。食不知味的将午宴用完,从皇宫里一出去便直奔楚王府。

    楚王府别院在京城外边的南郊,是楚王回京时下榻的地方,素日这里并无太多车马,今日却情况迥异,雪地里一条条马车的车辙横七竖八,将那雪地压得一片泥泞。只是那些车马并没有在别院大门口停下,而是悄悄开去了角门那边。马车里的人在那里下车,然后有人引着从那边进去。

    「王爷!」正厅里满满登登坐了一屋子人,个个脸上都是焦急神色:「今日之事可真是出人意料!」

    楚王沉重脸没有说话,手紧紧的捏成了一个拳头,这些话便如针尖一般扎着他的心,出人意料!谁会想到竟然有这般风云逆转?左首者为尊,昨晚的夜宴,他分明就坐在左边!

    「王爷,咱们总归要快快想个应对的法子才是。」有人缓缓开口:「这事肯定早就有预谋了,朝堂里头支持豫王的并不多,为何皇上回忽然选中豫王?这是一件极其蹊跷的事情。我想这背后定然有人在给豫王造势。」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处,问题是咱们现儿该怎么办。」有人心浮气躁,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子,这站队可不能站错,站错了,那便搭上了身家性命。原本瞧着楚王十分得势,考虑良久才站到他那一边,没想到这皇上怎么竟就突发奇想了。

    「还能怎么办?」一个看上去颇为老迈的官员摇了摇头:「咱们现儿有两条路,第一条,便是佯装听命于皇太弟,皇上诏书中已经说让他监国,监国毕竟不是承继大统,咱们便想法子找出他不适合为一国之君的事儿来,齐心协力再奏皇上,让他改立楚王为皇太弟。」

    众官员听了一片默然,心里掂量着这法子的可行性,历朝历代里都有太子监国的时候出了乱子,太子因之被废的先例,这法子也不是不可行。太子都被废,更何况是皇太弟。

    「敢问傅大人,那第二条路是什么?」楚王听得来了兴致,这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些。看来这群官员还是尽心尽力想要辅佐他登上皇位,自己还是有些势力。

    「第二条路便是决裂,楚王,你现在明里暗里有兵马几何?」那位傅大人眯了眯眼睛,沉着声音问道。

    「兵马?」楚王沉吟了一声,这可是他的秘密,怎么能轻易说了出来?他呵呵一笑:「不就是三千?这是咱们大周的旧制,王府配备三千兵马。」

    傅大人听了嘿然无语,良久才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这第二条路子便是绝路,不提也罢。」他朝楚王望了一眼,目光犀利,站起来拱了拱手道:「楚王若是有意,不妨试一试前边这法子,我便先告辞回府了。」

    傅大人一走,旁的官员也陆陆续续的走了,正厅里边只留下一个人依然坐着没有动静。楚王看了看他,低声问道:「郑大人,你觉得傅大人第二条提议如何?」

    郑信达抬头直视楚王,只简洁的说了一句话:「可行。」

    「可行?」楚王沉吟了一声:「现在京城禁卫军十万人,我招募的军队不过十万,而且还要千里迢迢来京师勤王,真真可行?」

    「京城虽有十万禁军,可却并非精锐,大部分禁军头领都是靠着祖荫上去的,实则极其无能。禁卫军的操练这两年也颇为松懈,与楚王精心操练出来的十万兵马自然不可同日而语。」郑信达细细的替楚王分析,心中也是焦躁。

    自己的妹子郑德妃也委实太没眼光了,竟然将宝压在了楚王身上,结果没想到皇上竟然选中了豫王。唉,只是这事情太出乎意料,任凭是谁,也想不到豫王会成为皇太弟,从豫王素日的所作所为来看,都不像是个有野心的人,这里头实在有些古怪。

    「可是除了京城禁卫军,各地还有兵马,这胜算未免太小。」楚王皱了皱眉头:「郑大人可还有好法子?」

    「楚王,你不是与北狄那边有联系?」郑信达瞄了楚王一眼,心中暗道这位王爷真是狡猾,什么话儿都想要戳着自己说,难道他心中便没有把握?

    「北狄?」楚王眯眼看了看郑信达,没想到郑德妃竟然如此愚笨,连这种机密都透露出去,虽然郑信达是她的亲哥哥,可这事关重大,怎么能随意说出去?只是郑信达已经知晓此事,自己若是欺瞒他显得十分没有诚意,楚王决定还是该坦诚待之。「是有些往来,莫非郑大人的意思是要我与北狄人商议双面夹击?」

    「不错。」郑信达点了点头:「方才我仔细算过,从楚地至京城,中间要经历大约十二个指挥卫所,期间有半数乃是支持楚王的武将,楚王这十万精兵从江南起兵,沿路有人呼应,定然能将其它指挥卫所打个措手不及,等着楚王到了京城时,那便已经不是十万精兵,一路收编整改,二十万都不成问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