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听到此处,楚王不由得兴奋了起来,重重一拍桌子道:「此言甚得我心!」

    这些年来,他一直尽力在收买人心,无论是文官还是武将,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去买通,江南富庶,给了他资本,也让他的野心慢慢膨胀起来,他不甘于偏居江南,他更渴望的是达到那权力的顶端。

    和北狄私下联系是去年才有的事情,这是他想到的最坏的一步棋,若是不能如愿以偿承继皇位,他会约北狄与他一同进攻,双面夹击,不愁打不下这大好江山。现在听着郑信达如是说,他仿佛更稳了心神。

    「王爷可速回江南布置,我们这边暂且找找看,能不能找到豫王的把柄,也好让你师出有名。」郑信达沉吟了一声,又加上了一句:「王爷,若是人手宽裕,可分两路进攻。」

    「两路?」楚王一愣,旋即笑了起来:「郑大人莫非是说派一路兵马去豫地?」

    「正是。」郑信达点了点头:「我的侄女在豫王府替我们打探情况,她的来信里写得很清楚,豫王并没有招兵买马,只有王府亲卫,楚王只消派一支精锐便能长驱直入洛阳,将豫王府攻陷下来,到时候控制了豫王家人做人质,不愁豫王不乖乖拱手让位。」

    「不错,郑大人考虑周到。」楚王点了点头:「荆州那边有我心腹爱将,都不用我从苏杭这边发兵,直接从荆州派一支兵马便可。」

    「对了,还有一个人楚王可手到擒来,虽说她并不重要,但捉拿到手心里也不会有什么害处。」郑信达想到逍遥在外的郑香盈,心中便恨得牙痒痒的,这七房的丫头,胆大妄为,竟然屡次与郑氏作对,甚至还叛出郑氏家族,真真是目中无人,自己可得替父亲母亲好好出一口恶气才行。

    「郑大人,这人是谁?」楚王见郑信达脸上神色扭曲,心中好奇,究竟是谁让这位郑大人如此恼怒?

    「此人乃豫王义女,祖籍荥阳,去年由皇上亲赐了国姓与郡主之号,名字唤作许香盈。」郑信达整了整衣袖,脸上表情稍微有所缓和,可心中依旧愤怒不已:「此人现在正在苏州,准备参加苏州一年一度的赏梅会。」

    「哦,一个异姓女子能得皇上赐国姓和郡主封号,想必也定然不同寻常。」楚王十分感兴趣,连连点头:「本王倒也想看看我这位侄女儿有什么通天的本事,竟然能让我那五弟如此欣赏于她。」

    「楚王见面便知。」郑信达摸了摸胡须站了起来:「下官先告辞了,预祝王爷一帆风顺,马到成功。」

    官道上奔跑着大批骏马,飞速的往南边前进,楚王的车辇走在中间,马匹马拉着跑得平稳而欢快。京城的城墙上站着几个人,正注视着那飞速往城外奔跑的骏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果然如娘娘所料,楚王回属地去了。」

    「接下来他该是想着法子要做些什么事情了?」一个声音十分尖细,不似常人说话的声音,带着些阴柔,听着让人有几分不舒服,可他周围的人还是毕恭毕敬,没有谁敢有半分不适的神色。

    「回公公的话,自然是如此了。还请公公回宫去报与娘娘知晓,就说宫外已有安排,还请娘娘斟酌着宫内动手。」说话的声音十分细微,可依旧能让那位公公听得很是清楚,那公公将盖住大半张脸的斗篷拉了拉,声音压得更低:「务必要保护豫王的安全。」

    苏州的香雪海是赏梅的好去处,这里梅林绵延数里,而且品种繁多,各色各样的梅花,白的如雪红的似霞,黄色如锦绿色似帛,远远的望过去,就觉得似一幅杂色的锦缎,耀耀的闪了人的眼睛。

    一年一度的赏梅会在正月十四开始了,郑香盈一大早便带了小翠与鲁妈妈她们往这边过来。为了参加这次赏梅会,她已经准备了很久,还在正月初八便去拜会了苏州花会的会长,向他详细了解了这赏梅会的事宜。

    那位杨会长听说郑香盈千里迢迢来参加赏梅会,也十分感动,连忙答应到时候会给归真园预留一块场地:「只需交一百两银子,我们便会替你们归真园搭建一个台子,到时候可以将你们的精品梅花抬到那里供人观赏。」

    这苏州的赏梅会与洛阳的差不多,由游客来决定梅花的优劣。每位交银子进场的游人可以分得两块小木牌,游赏完毕以后便可去主席台那边投票。台上设有小箱子,上边标明着参赛的各个园子,喜欢哪两家的,便将木牌投入那两家的箱子里边。当然,也有特别喜欢某一家的,那便将两块木牌都同时投进去也可以。

    每家园子会派一个人在箱子旁边监视,以免被人偷梁换柱的调了包,郑香盈想了想,派了方妈妈过去观场,方妈妈嘴巴十分泼辣,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儿,由她去监票是再合适也不过了。

    「姑娘,我去替你拉人来看咱们的梅花。」小翠扯着郑香盈的手不住摇晃:「你和鲁妈妈就在咱们的台子这边站着便是了。」

    「去罢,去罢,我知道你口齿伶俐声音清脆,能将那些游人们吆喝到我们归真园的梅花树旁边来。」郑香盈嗤嗤一笑,伸手拍了拍小翠的肩膀,替她掸去一点刚刚从树上坠落的雪花末子:「自己仔细,别逞口舌之利和旁人争吵,还要留心脚下路滑。」

    「我知道。」小翠笑嘻嘻行了一礼,大步朝外边走了过去,鲁妈妈笑着向郑香盈说道:「这边有我和周妈妈在便是了,姑娘可以先自己到处去转转。」

    鲁妈妈知道郑香盈最喜欢的便是种花养草,不如让她去游园,自己和周妈妈在这边坐镇便是了。郑香盈听了鲁妈妈的话,心中也颇有几分心动,看了看时辰尚早,日头才在升起没多高,点了点头道:「我先去转转,妈妈仔细留意着。」

    这次郑香盈只带了五株梅花过来,三株约莫一人高的梅花树,还有两盆盆栽骨里红。这两盆骨里红都是她精心挑选过的,约莫都有大半人高,一株做成凤舞九天的造型,而一株做成了嫦娥奔月。

    两盆梅花造型格外精致,上边开的花朵也很是鲜艳,一盆骨里红的颜色很正,是那种深红颜色,嫣然如醉,另外一盆却因为嫁接的老梅桩品种关系,颜色带有一点娇嫩的粉色,红得不是那般彻底,但两盆梅花的枝干都是殷红如血,与一般梅花树完全不同,看着便觉玲珑剔透,让人目眩神移。

    在自家台子边上兜了一圈,郑香盈这才迈步往前边走了去,她披着大红色羽纱斗篷,就如她带来的骨里红梅一般,十分耀眼。鲁妈妈望着那红色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人群之中,这才转过脸来与周妈妈说着闲话。

    「姑娘真是会种花,这般好看的花儿她是怎么种出来的?」周妈妈有些羡慕的看着台子上摆着的几盆花,啧啧称羡:「竟然连树皮都是红色的呢。」

    「这花是从另外一棵树上剪了枝子移过来的,另外那棵树是我们姑爷在山里头找的。」鲁妈妈提到杨之恒便眉开眼笑:「别看我们家姑爷年纪轻,现在都是从四品的官儿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