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哟哟哟,能有多大岁数,就从四品了?我记得我们老爷到三十多岁上头才做到从四品呢,你们姑爷可真是个人才!」周妈妈眉毛都挑了起来:「那也怪不得,你们家姑娘是个有本事的,自然要配个有本事的姑爷。」

    「可不是吗。」鲁妈妈点了点头:「那是自然。」

    两人正说着话,就见几个人从旁边走了来,对着台子上几株梅花指指点点:「荥阳归真园?荥阳跟苏州,那可是相隔千里,怎么竟然来这里参加赏梅会了?」有人瞧了一眼台子旁边的木牌上写着的字,不由十分惊奇,看了看鲁妈妈道:「是你们俩人种出来的?」

    鲁妈妈连忙摇头:「哪能呢,是我们家小姐种出来的花。」

    「那她人现在何处?我想与她谈笔买卖。」来人显得十分财大气粗:「这种梅花我还没见过,实在是稀罕。」

    鲁妈妈听着是要来买花的,心中高兴,连忙告诉他:「我们家小姐去赏梅花了,这位爷若是有意买花,还请等着这赏梅会分出名次再过来商谈罢。」

    那人瞧了鲁妈妈一眼,也不吭声,带着人便走开了。周妈妈瞧了瞧那人的背影,拍着胸口道:「这人瞧着有些古怪。」

    「古怪?」鲁妈妈有几分不解:「古怪在哪里?」

    「你瞧他身上的穿着,衣料并不是很上乘,我菜他不是出身大富大贵人家。可他开口便要买这梅花,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我便觉得有些古怪。」周妈妈深思着望了望前边,那几个人已经不见了,可她依旧觉得有几分不安。

    「财不露白,有些人未必一定会将银子花在穿着上。」鲁妈妈听着摇了摇头:「这世上千人一面,咱们也不能将人看死了。」

    日头慢慢的升了起来,郑香盈漫步走在香雪海的梅林,触目所及,皆是开得正盛的梅花,有的攒在一处就如花球一般,有的孤傲的分散点缀在树枝上,还有的时而在一处又时而零碎的分开,就如跳跃的舞步一般,让人摸不着头绪,只觉活泼可爱。

    游人逐渐多了起来,到处都能听着有人在品评着梅花,郑香盈侧耳倾听着,极力想知道游人们更喜欢什么样的品种。才听了几句,便听着有人说起了归真园:「今年的赏梅会倒也怪异,竟有人从豫地的荥阳来苏州参加这赏梅会。」

    「可不是,刚刚才看到,那梅花着实好看,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品种,甚是新奇。」有人接口称赞:「我刚刚兜了大半圈也没见着比那两盆红梅更独特的了,准备将牌子全投给那归真园。」

    郑香盈听了这话,心中十分欢喜,看起来物以稀为贵这句话没有错。骨里红放到前世,也说不上是什么特别珍贵的品种,它只是朱砂大类中的一种而已,除非那梅桩造型新奇,花朵颜色出众,才能卖到高价,一般般的也只不过是几百块钱罢了,放到大周,不过二两银子呢。

    只是现在大周还不见这骨里红的品种,所以她这花儿自然十分稀罕,特别是那两盆骨里红的造型新颖别致,摆在那里流光溢彩,由不得人不喜欢。郑香盈一边慢慢走着,一边听着身后的人品评梅花,走了大半圈,只觉得脚有些累,见着前边有个小凉亭,于是准备去那亭子里头歇歇脚。

    刚刚坐下,就见亭子外边来了几个人,似乎正在打量自己,郑香盈心中有几分不安,深深懊悔自己有些鲁莽,不该一个人单身来游园,指不定是一些浮浪子弟,见着自己落了单想要来调戏自己。

    郑香盈摸了摸袖袋,那根铁管还在,她心里才略微安稳些,不管怎么样,只要旁人敢来惹自己,自己便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她静静的坐在那里,手握住了铁管藏在衣袖里,默默的等着那群人走上凉亭。

    那群人在下边说了一阵子话,又慢慢的朝前边走了去,郑香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是想多了。她将手慢慢松开,手心里边已经沁出汗来,拿出帕子擦了一把,郑香盈站了起来,举步往入口走去,她觉得还是回到自己台子那边去比较稳妥,与赏梅相比,安全更加重要。

    走在路上,郑香盈总觉得背后有眼睛在窥视她,心中不由得有几分紧张,她的步子越走越快,只希望能将这不好的感觉给甩在身后。可她走得快,后边跟随的脚步声也越走越快,她慢下来,后边的脚步声也随之慢了下来。

    被人跟踪的感觉实在不好,郑香盈走了一小段路,忽然间索性站定了身子,猛的转过身来望向后边,就见有几个人措不及防的也站在了那里,呆呆的望着她,脸上俱是一种意外的表情。

    「你们几个一直跟着我,所为何事?」郑香盈平静的看着那几人,没有丝毫畏惧,她特地挑了一处人多的地方停下来,也好给自己壮胆。站在她对面的那几个,穿着一色的绸缎衣裳,可怎么都有穿上龙袍也不像皇上的感觉,他们身上完全没有富贵人家的那种气质,瞧着那脸盘眉眼,十分粗鲁。

    「哟,这位小姐,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跟着你?莫非你正是想要我们这般做不成?」为首那个嬉皮笑脸的凑上前一步,眼中有一丝让郑香盈捉摸不透的光芒。

    不,他绝不是一个浮浪子弟,郑香盈心中警铃大响,那些浮浪子弟,从眼神里边便能看出,可眼前这人,眼中分明精光四射,与焦大看人的眼神有些相似。她默默的握紧了手中的小铁管,只希望他轻视自己,待他走上前来,瞧准时机下手。

    「我听闻苏州民风淳朴,怎么在这赏梅会上也竟然有这种浮浪子弟?」郑香盈吸了一口气,倒退了一步,大声朝那人怒叱了一句,声音悠悠扬扬的传了出去,周围的人都好奇的转过头来往这边看。

    她现在要做的便是赌,赌围观的游人不会袖手旁观,她特地将苏州民风淳朴放到最前边,目的就是想要激发出周围那些游人的良善之心。她的想法没错,果然旁边有人围拢过来,站在郑香盈的前边,皱眉望了望那几个人:「你们几个莫要调戏良家女子,免得败坏我们苏州人的名声!」

    那几人怔了怔,望着越来越多的围观者,悻悻的看了郑香盈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过身去往前边走了去。郑香盈瞧着那几人越走越远,这才放下心来,朝周围那些人道谢了一声:「多亏各位出手相助。」

    「姑娘,你一个人游园有些不妥当,可否还有同伴?」有好心的人见郑香盈形单影只,不免担心:「你生得美貌,若是落单了,遇着那轻浮的人,恐怕会吃了亏去。」

    「我还有同伴就在前方入口处。」郑香盈稳了稳心神,朝那好心人微微一笑:「我是从外地赶来苏州赏梅花的,我的贴身妈妈正在那边等我呢,再次谢过各位。」

    「姑娘,不如我们一家把你送到那边去罢。」有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指了指身边的妻儿道:「我这小儿子吵闹着要回家去,我们正准备出去。」

    「多谢这位大叔了。」郑香盈深施一礼,连声感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