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二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日头渐渐的升高,路上的游人愈发多了,郑香盈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她不时与身边的这户人家交谈了几句,说了些苏州的风土人情,又问了些日常情况,倒也没有再想起方才那几个人来。

    「姑娘是从荥阳来的?」那位大叔很是惊诧:「这么远!」

    「我自小便喜欢种花,听说苏州每年都由赏梅会,特地带了下人过来赏花的。」郑香盈微微一笑,那家人的孩子十分可爱,皮肤粉嫩,就如年画里的那小孩儿一般,圆溜溜的大眼睛一个劲盯着她不放。

    「小弟弟,我给你个好东西玩玩。」郑香盈一时兴起,将自己贴身的荷包儿解了下来,提着那根五色丝绦,让那荷包在他面前直晃悠,那小孩伸着手咿咿呀呀的叫,眼睛跟着荷包转个不停。

    荷包是小翠给她做的,里边放了个小银锞子,打了一个小小的元宝形状,上边刻了几个字:招财进宝。小翠说叮嘱着要她随身带着,这可是能添财的。郑香盈听了哈哈大笑,虽然不以为然,可还是将荷包给挂上了。

    现儿见了小孩可爱,自己偏偏又没什么东西好逗她玩,索性拿了这个来逗逗他。小孩的手抓了好几下,终于将那荷包抓在手里,他见着那荷包五颜六色,觉得甚是新鲜,拿着便不肯撒手,抱着他的大婶十分歉意,望着郑香盈道:「姑娘,真不好意思……」

    「没事儿,让他玩罢。」郑香盈微微一笑:「我特地拿出来给他玩的。」

    这句话还没说完,忽然间就不远处传来一阵鞭炮声,路边的行人皆停住了脚步往前边看:「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放鞭炮?」

    郑香盈张望了一下,就见白色的烟雾从不远处冒起,一点点的蔓延开来,渐渐的褪去了颜色。大家都有几分莫名其妙,正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郑香盈觉得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便觉得自己已经被扛了起来,因为她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头倒垂着。她从下往上能瞧见那位大叔大婶惊讶的眼神,还有那小孩手里提着的荷包,可是在她看来,一切都是倒过来的。

    「救命!」郑香盈软绵绵的才喊出一声,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那伙人扛着她飞快的跑进了梅花林里,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这位姑娘究竟是谁?怎么会被人追杀?」那位大叔看了看大婶,又看了看自己孩子手中拿着的荷包,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瞧她穿着打扮,定然是富贵人家的小姐,她说是从荥阳来的,可怎么会在苏州有仇家?」

    那位大婶早已惊得面无血色,嘴巴皮子直打哆嗦:「原来还以为只是浮浪子弟调谐良家女子,没想到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当家的,咱们赶紧离开罢,莫要被牵连了。」

    一家人不敢久留,赶紧牵着大儿子抱着小儿子一路往入口那边赶,生怕后边有人追上来。出了入口这才放心,那大叔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先歇歇气儿,瞧着老大有些走不动了的模样。」

    「阿爹,你瞧那边的梅花!开得红彤彤的!」那老大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台子:「就那梅花树的枝子都是红的!」

    那大叔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看,也颇为惊奇:「真的,竟然有这种梅花!」

    「那是我们归真园的珍品梅花,这位大叔大婶,你们过去瞧瞧罢,顺便给我们归真园投块木牌子呗!」站在人群里的小翠听着身边有人议论骨里红梅,心中高兴,循声走了过来,热情的邀请着那家人去归真园台子那边瞧瞧,可她刚刚走到他们面前,脚步便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

    一个荷包在她眼前晃荡着,小翠的心也跟着不安了起来,这荷包,不是她做了给自家姑娘戴着的吗,怎么会在这孩子手中?

    「请问,这荷包……是你自己做的?」小翠犹豫了一番,望着那大婶,有些不敢相信的开口了,一模一样的布料,一模一样的绣花,一模一样的五色丝绦,这世上难道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见小翠紧盯着那荷包不放,那大婶忽然明白了过来:「姑娘,你是荥阳来的?」

    「是。」小翠点了点头,急切的问道:「这位大婶,你可是见着了我们家姑娘?这荷包是她送给这小哥儿玩的?」

    「啊呀呀,真是运气好!」那大叔在旁边直跺脚:「你们家姑娘刚刚被人抢去了!」

    「被人抢去了?」小翠如同挨了一闷棍,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有站稳脚跟:「大叔大婶,你们快些说说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大叔面带同情的望了小翠一眼,叹了一口气:「我们也不明白是什么事情哇!」他简单的将刚才的所见所闻向小翠描述了一番:「你们家姑娘在苏州可有仇人?我瞧着这仿佛早就已经算计好了。」

    「姑娘!」小翠大叫了一句,飞奔着就要往园子里边跑,那大叔一把揪住她:「香雪海这么大,你去哪里寻她?那些人此事肯定已经不在园中,你进去也找不到了,不如快些去报官,让衙门里的捕快们帮着找找。」

    小翠听了如梦方醒,朝那大叔行了一礼:「多谢大叔指点。」她心急如焚的跑回归真园的台子边上,颤抖着手儿拉着鲁妈妈将事情说了一遍。鲁妈妈听了顿时呆若木鸡,好半日也说不出话来:「小翠,你、你……」

    「是真的。那荷包我还能不认识?我自己亲手做的!」小翠急得眼睛都红了,一个劲的呜呜咽咽:「咱们把姑娘弄丢了,这可怎么办?」

    「小翠,你别慌神,我们在这边守着姑娘的梅花,你赶紧去苏州府衙!」鲁妈妈毕竟年纪大,沉稳些。从身上摸了一个银锭子出来:「身上带银子没有?多带点。」

    小翠抹了一把眼睛,接过那银子来,飞奔着跑到了外边,拦了一辆马车便飞快的跑去苏州府衙报了失踪,那捕快头儿倒也和气,见小翠一边说一边哭,声音都有些嘶哑,连忙安慰她道:「姑娘莫要伤心,我们马上就派人去找你小姐,找到了自然会给你去个信。」

    小翠哑着声音点了点头,将那小宅子地址告诉了捕快头儿,从兜里掏出了那个银锭子:「官爷拿着这个去打几角酒喝罢。」

    捕快头儿接了银子满脸笑:「哟,姑娘真是客气,我们会尽力的,你便放心罢。」

    小翠点了点头,拖着疲软的腿往外边走,刚刚出了府衙走了不远,便听着有人惊讶的在耳边喊了一声:「小翠,你怎么会在这里?」

    抬起头来一看,小翠的眼睛一亮,全身不由得又有了力气:「焦大爷!」才喊了这声出口,眼泪珠子便纷纷的落了下来:「焦大爷,我们家姑娘方才被人抓走了!」

    焦大从马上翻身下来便听到了这句话,大吃了一惊:「你们家姑娘被人抓走了?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道,莫名其妙来了几个人,就把姑娘抓走了。」小翠抹了把眼睛,将方才那位大叔说的话转述了一遍:「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可我做的荷包在他小儿子手里,想必不是他编造出来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