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且莫要着急,我去替你找找。」焦大眼睛转了转,心中一掂量,觉得这事儿很不简单,郑香盈来苏州赏梅,人生地不熟,与旁人无冤无仇,为何有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这说明对方来头很大,根本就不怕被人发现。

    「我先送你回去,免得鲁妈妈她们着急。」焦大将小翠送回香雪海,鲁妈妈屁股在凳子上扭来扭去的张望着,见了焦大和小翠过来,她猛然站了起来,声音里边充满了惊喜:「焦大爷,竟然遇着你了!」

    焦大朝鲁妈妈点了点头:「妈妈且莫慌张,你们只管替你们家姑娘管着这场子,找人的事情便包在我身上罢。」

    得了焦大的回复,鲁妈妈这才放了心,点着头道:「那便只能请焦大爷出手了。」

    焦大名义上是杨之恒的师父,其实比他的父亲还要亲,郑香盈出事,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鲁妈妈心里头想着,自己在苏州人生地不熟,到处去转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如好好的替姑娘看着她的宝贝梅花罢。

    究竟是谁将郑香盈捉了去?意欲何为?焦大骑着马香雪海里出来走了出来,心中默默在盘算着,苏州这边会有谁这般肆无忌惮?在香雪海这种地方动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事情。想来想去,焦大骑了马直奔苏州青衣卫总部。

    青衣卫的总部设在一间民房里头,从外边看根本没有人会想到这地方的特殊性。不高不矮的院墙,走进去一看,平常得不能再平常,里边几进瓦房,两个小小院落,就如苏州所有的小宅子一般。

    焦大迈步走进了最后一进屋子,屋子里边坐着一个人,正在拿着几张信笺在看,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瞧了瞧,脸上露出笑容:「焦统领,你来得正好,我这里有几份关于楚王的密报,你来瞧瞧。」

    心中虽然着急,可毕竟国家大事要紧,焦大走过去拿了那几份密报扫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诧的神情:「果真如此?」

    卢统领点了点头,将手按住其中一份密报,脸上露出了深思的神情:「我已派人速往京城告知皇上,以防万一,这事情关系到大周平安,苍生社稷,不可不重视。」

    「卢统领说得极是,现儿焦某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焦大将密报交回到卢统领手中,脸上有着焦急的神色:「我徒弟的媳妇,方才在香雪海被人劫持了。」

    「在香雪海被人劫持?」那卢统领的眉毛皱到了一处:「竟然有这么大胆的狂徒?」

    「我徒弟媳妇,是豫王的义女,皇上亲封的郡主。」焦大点了点头:「她的身份特殊,不同一般,只怕后边埋伏着阴谋。」

    「来人,赶紧给我去各处寻找!」卢统领听着焦大说出郑香盈的身份,也觉得事情严重,皱了皱眉头命令手下赶紧出去打探消息。

    郑香盈望了望坐在屋子中央坐着的那个人,一张削瘦的脸上有着浓密的胡须,额头有几分高,眉毛稀疏,眉毛下边有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瞧着似乎满满都是算计。他穿着织锦的衣裳,上边有着缂丝花纹,显得华贵无比,袍子底下露出一双黑色羊皮靴子,靴子帮那里镶嵌着硕大的东珠。

    这人不是一般的富人,乃是大富大贵之人,郑香盈默默做了个结论,一双眼睛平静的打量着他:「请问阁下是谁?怎么也不派人说一句,就用这种手段将我请到府上了?」

    楚王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了起来:「香盈郡主,好胆魄!这个时候还不慌不忙的,倒是有几分胆气!」

    「我若是慌慌张张哭成一团,也不见得你会放了我,我又何必浪费眼泪?」郑香盈瞧了瞧楚王,这人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那便不是抓错人,自己真是他要捉的那个人,只能听他说些什么,才能判断自己究竟落在谁手里了。

    「你说得不错。」楚王饶有兴趣的看了她一眼:「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谁?」

    「难道知道了你是谁,你便能放了我?恐怕是越早知道你是谁,那我便会死得越早。」郑香盈微微一笑:「我还是不猜了。」

    「真是有见识!」楚王点了点头:「豫王可真是目光独到,把你收了做义女,我怎么便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儿呢。」

    郑香盈的心忽然扑扑一跳,这人将自己与豫王相提并论,那便该是……望着楚王那傲慢的神态,她忽然有一种想法,那人就是楚王!最近几日听说朝堂变了天,豫王被封皇太弟,代皇上监国,楚王初一下午便奔出了京城直奔回苏州,这里边的弯弯道道她虽然不能明白,但她却有一种预感,天下即将有一场骚乱。

    听说楚王自小便十分张扬,他又如何愿意居豫王之下?他这么急急忙忙赶回苏州,可是在暗地里调兵遣将?郑香盈暗自揣测,前世看过的电视剧里边,不有很多这样的情节?为了争夺皇位,有野心的王爷领着兵马攻打到京城,历史书上的七国之乱,不就是打了「清君侧」的旗号,一起起兵的?

    「你在想什么,香盈郡主,可否能说出来让我听听?你想的事情定然很是有趣。」楚王见郑香盈仿佛完全不搭理他,只是站在那里沉思,心中大为好奇,这个小女子实在古怪得很,不比寻常人。

    「我在想的,肯定与你想要知道的不一样。」郑香盈朝楚王笑了笑:「我在想着我的梅花究竟在这次赏梅会上有没有夺魁。」

    「你竟然是在想这个?」楚王大奇,转脸吩咐了旁边的人一声:「出去打听一下。」

    「是,王爷。」那人毕恭毕敬应了一声,楚王瞪了他一眼,他这才忽然想起楚王让郑香盈猜他的身份,鼓着嘴巴望了一眼郑香盈,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见自己对楚王的称呼。

    「我不想这个还想什么?我自小便只喜欢种花种草,世上没有别的什么事情让我更感兴趣。」郑香盈望了望楚王,点着头道:「就如王爷,现在即便是将世上最美味的饮食放在王爷面前,恐怕王爷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动心的,但……」望了一眼楚王那好奇的神色,郑香盈说到此处却闭了嘴,勾得楚王心里痒痒儿的。

    「你将话说完,莫要说一句留一句!」楚王望着郑香盈,见她一双明眸清澄如水,一丝害怕的神色都没有,索性也不再故弄玄虚:「你都已经知道本王身份了,何必还如此说一句留一句的。」

    「我只是在猜测,也不知道有没有猜对。」郑香盈接着往下说:「但我想,若是那块传国玉玺摆在王爷面前,恐怕王爷是无论如何也会想要将它拿到手的,对不对?」

    楚王脸上神色微微一变,盯着郑香盈看了好半天,忽然间迸发出哈哈大笑:「豫王真真是收了个好女儿!聪明伶俐,天下无双!」

    「王爷过誉了。」郑香盈心中其实已经有几分焦急,楚王捉了她来是想做人质不成?可豫王绝不会因为她而放弃这张龙椅,楚王未免也太看得起她了:「王爷,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请香盈到你府上做客,这又有何用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