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有用,自然有用。」楚王摸了摸胡须,看了郑香盈一眼:「我听说香盈郡主培植出了一种新的农作物,有了它,天下百姓可以在大旱之年不必忍饥挨饿,故此特地请了香盈郡主过来,想要你来教教我楚地的百姓,如何种植这种农作物。」

    「原来是这样。」郑香盈心中轻松了不少:「王爷,香盈本来就想着要在大周推广这种农作物,即便王爷不派人去请香盈,香盈也会要将这东西传到楚地来的。」

    「呵呵,我是想要你教我楚地百姓种植农作物不假,但你却不能教豫地的百姓种植,因此我这才将你请过来,等着过了春耕的时节再说。」楚王哈哈一笑,只觉得郑香盈实在单纯,自己培植出来的好东西,自然要留着发家致富,怎么她竟然甘愿拱手让出,分文不取的将这东西传给天下百姓种植?

    「楚地的百姓是人,豫地的百姓也是人,都有权利要吃饱穿暖,还请楚王将香盈放回,不要以一己之私害了天下百姓。」郑香盈听了楚王的话心中一惊,看来楚王也知道今年豫地那边可能会是大旱之年,特地要将她扣押在这里了。

    楚王定然不久便会发兵攻打豫地,天气大旱,水稻没有雨水不能成活,土豆还没有得到推广,豫地百姓没有粮食可吃,恐怕会发生打乱,想到此处,郑香盈心中暗暗焦急。

    「香盈郡主,既来之则安之,你便好好的在我这王府住上一段时间罢。你对本王来说,大有用途,不仅仅只是这农作物推广的问题。」楚王笑得十分开心,胡须都在不住的颤抖着:「你那未婚夫婿不是在西北玉泉关?听说十分得镇西大将军的喜爱,是他的心腹副将?到时候我可还得请你写封亲笔信去给你那未婚夫婿,劝他归顺于本王呐。」

    郑香盈默然无语,旁边走上来两个人,将她带了出去。来的时候她的眼睛被蒙着,出去时却没有给她戴眼罩,可能是楚王觉得既然身份已经被她识破,干脆就没有她好好将楚王府看个够。

    被那两人推着进了一间屋子,郑香盈望了下屋子里边,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桌子上放了一个茶壶,床边还有一个马桶,看起来楚王府对于囚犯的基本生活要求还是考虑周到的,比上回被玥湄郡主捉住直接把她扔到地上要好一些。

    那两人将郑香盈手上的绳索解开:「郡主,你便好好住在这里罢。」

    郑香盈没有说话,就听外边「喀拉」一声上了锁,周围陷入了一片沉寂。她扭动了下手腕,在雪白的肌肤上,几道深红色的印记,看上去触目惊心。

    究竟是谁泄露了自己的行踪?楚王不仅知道自己来苏州参加赏梅会,还知道自己在培植土豆,想要推广到大周各地,看来这人十分熟悉自己。

    郑香盈脑子里边将自己熟悉的人一一过了遍,实在找不出那个嫌疑人来,她不知道他们中间谁会与楚王有联系。不过她隐隐约约有一种感觉,这跟荥阳郑氏应该脱不了干系。在大周也只有他们与自己有着最大的仇怨了,除了他们,自己想不出还有谁会要想方设法来谋害自己。

    郑香盈摸了摸袖袋,里边的东西全部没有了,那根防身的小铁管不见了踪影,她心中好一阵失落,看来楚王的手下比玥湄郡主那几个小丫头要精明,没有给她留任何可以逃脱的机会。

    只是楚王既然有求于自己,那看起来自己还暂时不必要担心自己的性命,她走到茶壶旁边,拎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那茶水还有一丝热气,水雾慢慢的升了起来。

    「多谢楚王如此关照。」郑香盈端着茶盏走到窗户旁边,朝外边喊了一声:「请转告楚王,若是能给我找几本书来看看,那便再好也不过了。」

    门边站着的那两个守卫吃了一惊,这位香盈郡主倒是活得十分自在快活,竟然还讨要起东西来了。一人匆匆忙忙走到楚王那里将郑香盈的话转述了一遍,楚王听了嘿然不语,好半日才点头道:「你们便去寻些书给她罢。」

    起身回到内宅,楚王去了自己宠爱的侍妾院子里头,那侍妾叫婉玉,十五年前入了楚王府,盛宠至今,即便来了不少新人,可楚王依旧还是宠爱她,隔不得几日便要去她院子里头过上一夜。

    「玉儿。」走进后院,见一个香炉里冒出袅袅白烟,美人在凉亭旁边伸手抚琴,指尖轻揉,悠扬的乐曲如泉水般潺潺而出,缓缓从人心间流过,听着让人不由得心旷神怡。

    「王爷来了?」音乐戛然而止,美人站了起来,婷婷袅袅的走向了他。她有一张令人惊艳的脸,岁月十分宽待她,没有给在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

    「玉儿,有几日不见你了,甚是想念。玉儿可想念本王否?」楚王斜眼看了那张妖娆的脸孔,伸手揽住那软款的腰肢:「本王今晚就歇在这里了。」

    「铃儿铛儿,快去准备。」婉玉的眉眼间立刻生动了起来,仿佛一朵花顷刻间绽放般,点点春色在她水一般的眼波里荡漾开来。

    屋子里边一片黑暗,郑香盈没有丝毫睡意,只是瞪着眼睛躺在那里,被关在这里已经有七日了,失去了与外边的一切联系,这让她十分焦急。

    楚王仿佛已经忘记了她,这七日里没有再派人将她提了过去说话,她每日被囚禁在这小小的陋室里,有人按时送饭送菜,她的要求基本都能满足,能去旁边净房洗澡,还有人送换洗衣裳进来,这倒也不算是虐待。

    唯一的缺点便是无事可做,每天坐在屋子里头简直闷得发慌。没事情好做的时候郑香盈只能看书,最开始送进来的书都是些女戒之类的书籍,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第二日有人送了几本话本小说,她本来不喜欢看那些才子佳人的悲欢离合,可迫于无奈,只能忍着看不下去的感觉慢慢儿翻。

    今日送晚餐进来的人似乎换了一个婆子,她笑眯眯的将饭菜摆到桌子上头,手指头似乎无意划过了郑香盈的手背。郑香盈觉得有几分奇怪,抬眼望了望那婆子,就见她笑容十分古怪,挤眉弄眼的,可却又不说话。

    郑香盈确定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见过那婆子,她这般想要引起自己注意是为什么?正在疑惑间,那婆子躬身退了出去,郑香盈都没有来得及问她一句话儿。

    轻轻的用筷子拨拉着饭菜,郑香盈吃得食不知味,那婆子古怪的眉眼让她不由深思起来。莫非这婆子是来救她的?可是看着她那样子也不像是个身怀绝技的人,如何能将外边两个看守打败,大摇大摆的将她带出楚王府?

    况且,更重要的是,如果这婆子是来救她的人,那究竟是谁派出来的?跟她走合适不合适?郑香盈一边沉思着,一边扒拉着饭盒里的饭粒,忽然间,一个小小的东西被她的筷子扒拉着滚了出来,在桌子上滴溜溜转了几圈,便滚着往桌子下边去了。

    郑香盈弯下腰去将那东西捡了起来,这是一个小小的蜡丸,她心中狂跳了起来,轻轻将蜡丸捏碎,里边出现了一张小纸条。打开一看,上边就简单的写着四个字:今晚子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