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今晚子时?郑香盈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子时有人来救她?来不及细想,她赶紧将那枝条放到口里吞了下去,刚刚拿起筷子,看守的头已经伸了进来:「今日怎么吃得慢些?快点快点,那婆子等着收碗筷呐。」

    郑香盈朝那看守笑了笑:「今日的菜似乎不大合胃口,所以觉得有些食难下咽。」

    「有得东西给你吃便够了,还来挑三拣四?」看守撇了撇嘴,望了一眼被她弄得洒了一桌子的饭粒,嗤嗤笑道:「果然是郡主的格调,好好的粮食被你糟蹋成了这样。」

    郑香盈没有搭理他,一颗心跳得很快,那些饭粒里还有蜡丸的细屑,不知道那看守有没有注意到。她迅速的抬起手来将桌子上的饭粒扫到了菜盘子里,很不满意的望了那看守一眼:「这确实是好好的粮食,可也煮得太难吃了些。」

    看守没有回答她,只是朝外头喊了一声,那送饭的婆子走了过来,手脚麻利的收拾了碗筷放到食盒里,又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提着食盒慢慢退了出去。

    看这个架势,今晚是会有人来救自己了,郑香盈有一点点兴奋,早早儿便躺在了床上,她想多睡一会,养精蓄锐,等着救援来的时候自己还是神清气爽。可说来奇怪,她愈是想要歇息便愈是睡不着,眼睁睁的望着屋顶,看着那灰暗的黑色转成乌黑一片,还是任何睡意,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侧过身去,将被子拉紧了点,仔细听着外边的动静。

    看守她的有好几批人,日夜轮流值班,她想到那时候自己关着金小鱼时,也曾派了两班人马这么守着他,现儿风水轮流转,换成了别人来监守自己了。郑香盈能听到外边有细微的脚步声,偶尔还能落下几句闲话,不知是在说什么,外边那两人不住的落了几句笑声,听起来十分猥琐。

    究竟会不会有人来救她?究竟又会是谁来救她?究竟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救?郑香盈心中想了很久,始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救她的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在她面前,索性也懒得再想,闭了闭眼睛,只希望那子时早些到来。

    刚刚入睡没多久,一根软绵绵的东西在郑香盈脸上蹭来蹭去,那东西有些粗糙,让她觉得肌肤微微发痒。这是什么?郑香盈忽然间有些害怕,手脚冰凉的躺在床上,不敢睁开眼睛,这该不是蛇罢?她想到了归真园里拿条死蛇,就如一条绳子般在地上扭曲着。她几乎要叫出声来,可是她还是忍耐住了,颤抖着伸出手去摸了摸那东西。

    不是蛇,有些毛毛糙糙的纤维蹭着她的手心,那该是麻绳?她猛的睁开眼睛张望,发现房间里有着朦胧的月光,屋顶上的瓦片不知何时已经被移开了一些,露出了一个方方的洞来。一根长长的麻绳从屋顶上垂了下来。郑香盈轻轻翻身坐了起来,站在床上,伸手将麻绳抓住,屋顶上边一定有人。她将麻绳往下拉了拉,暗示屋顶上那人自己已经知道了他的意图。

    「嗖」的一声,郑香盈觉得自己仿佛飞了起来,上边的人用力拉着麻绳,将她提了起来。她的身子擦着屋顶上的横梁,险险从那洞里穿了过去,她趴在屋顶上,连大气都不敢出,抬头看了看身边,有一个穿着黑色衣裳的人,正在将瓦片慢慢的放回原处。

    郑香盈不敢说话,她不能确定门外的守卫有没有被放倒。那黑衣人脸上蒙着一层黑布,瞧不见他的面容,但是一双露在外边的眼睛似乎满是赞许。郑香盈没有去帮忙,她唯恐自己失手将瓦片摔到地上,会惊动旁人,只是默默的瞧着那黑衣人手脚麻利的那个洞补好,始终没有动弹一下。

    那个黑衣人从怀里掏出个什么东西来,用力朝屋子的东边甩了过去。就听见骨碌碌的响声,在这静谧的夜里十分刺耳,守在屋子门口的两个守卫跳了起来,飞快的往东边去了,那黑衣人一手提了郑香盈,轻轻跃到了旁边的大树上。

    郑香盈心中有几分奇怪的感觉,这黑衣人提她上树的字数与杨之恒带她飞上树的手法似乎有些相似,莫非杨之恒与她有什么关系不成?一想到杨之恒,郑香盈忽然间一点也不害怕了,心中充满了一种期待与向往。

    那黑衣人个子比她高不了太多,身材纤细,瞧着该是个……女人?郑香盈被她提着飞快的在树丛间飞行,跟她靠得很近,她能闻到那黑衣人身上还有着淡淡的胭脂香味。她是个女人。郑香盈做出了决定,刚刚飞过一个墙头,她的肩膀不慎抵住了黑衣人的胸口,那个地方格外柔软,根本不是男人的胸膛。

    自己若是有她这般身手该有多好,郑香盈羡慕的想着,那黑衣人提着她飞奔在屋顶树梢,一点都没有显得吃力的模样,十分轻松,看起来是个高手,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是谁,为何要出手相救。

    黑衣人似乎非常熟悉楚王府的结构,在这夜色朦胧里,她很熟稔的在屋顶上飞来飞去,似乎根本不会迷路,这不由得让郑香盈想到,是否这人便是王府中人。此时的楚王府里已经开始慢慢的有了响动,大约是有人发现她已经被人救走,正在追查,郑香盈一颗心提在了嗓子眼上,生怕万一被人发现,自己不能逃出去,还要连累了这个前来相救的女侠。

    黑衣人没有说话,只是飞快的带着郑香盈逃走。郑香盈觉得什么也不去想该是最好的选择,她索性闭上了眼睛,不看也不听,就任由着自己如一个麻布袋般被那黑衣人提着飞过屋顶。

    紧张的时刻最终过去,就听耳畔传来一道柔美的声音:「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郑香盈睁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一道围墙外边,身边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外边的横杆上坐了一个人,帽子低低的盖着脸,看不清他的面容。

    「多谢女侠出手相救!」不知道该说什么,直接套用电视剧里的台词可能会比较合适,郑香盈盯着那黑衣人的眼睛,觉得有些吃惊,那双眼睛十分妩媚,勾魂夺魄一般,就连她瞧了都有些心旌摇摇。

    「你就是焦大徒弟的那媳妇儿?」声音也很是好听,略微有几分沙哑,可却带着些诱人的缱绻与感性,就如那林间的轻风,微微的拂过树梢。

    「是。」郑香盈点了点头,原来是焦大叔的朋友。

    「他在江边等你,快些坐了船回荥阳去,你告诉他,楚王二月初一会举兵,兵分两路,一路往京城,一路往洛阳,北狄那边也会响应,大举入关。」黑衣人望着郑香盈点了点头:「你很好,有胆量,竟然一路上没有发出一声尖叫,我一直担心你会弄出什么声响来,可你让我白操心了。」

    郑香盈微微一笑:「香盈让女侠白白担心,实在罪过。」

    「你拿了这个替我去交给焦大。」黑衣人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东西,紧紧攥在手心里看了看,眼睛里似乎有盈盈泪光:「你告诉他,我过得很好,叫他好好保重自己。」

    郑香盈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个东西便落入了她的掌心,耳边传来那黑衣人的娇喝:「快上车去,他们过会便要追出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