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三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掀开马车帘子,郑香盈飞快的钻到了马车里边,车夫甩了甩鞭子,马车便飞快的往前奔了出去。郑香盈将马车侧面的帘幕掀开来一看,围墙旁边不见了那个黑衣人,仿佛刚刚那一切都是在做梦一般。她略带沙哑的声音,她盈盈的眼眸,似乎都已经隐没在遥远的梦境里,唯有塞在她手心里的东西还在,提醒着她着不是梦。

    黑衣人与焦大叔,难道以前是一对爱侣?郑香盈胡乱的想着,伸手摩挲着手心里的东西,那是一个小小的玉雕,雕的是一个女子,虽然光线很暗,玉雕不大,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容究竟如何,但从那流畅的线条来看,该是一位绝色美人。

    车子辘辘的声音慢了下来,郑香盈听到了江水拍打着堤岸的声音,看来已经到江边了。

    「香盈!」江边停着一条不大不小的船,船舷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郑香盈见着他,终于踏实了下来。

    焦大飞身跃起跳到郑香盈身边,一手抓住她的胳膊,急急道:「事不宜迟,咱们快些走。」话音刚落,郑香盈便听耳边风响,一眨眼之间,她已经稳稳的落在了船上。

    船头站着两个人,见着焦大与郑香盈跳到了船上,麻利的将锚收起来,一个撑篙,另外一个掌舵,船只的桨片划着江水,哗啦啦的响着,江岸开始慢慢的远去,就见那岸边的马车逐渐变得越来越小,最终不见。

    坐在船舱里,郑香盈望着焦大的脸,百感交集:「焦大叔,你又救了我。」

    「救你的人不是我。」焦大声音略微有些嘶哑,可见这些日子他一直在为她的事情奔波,郑香盈心中十分内疚。

    「可她却是瞧着焦大叔的面子才救了我。」郑香盈直视着焦大的眼睛,那位黑衣女侠与焦大叔,应该是有一段深深的情缘罢?焦大叔至今未娶,可是因为她的原因?郑香盈摸了摸手心里那块冰凉的玉,轻轻将它放在桌子上边:「焦大叔,她叫我转交给你的。」

    那块玉雕在幽幽的灯光下山着温润的光,美人脸依旧有些模糊不清,可焦大的眼睛却亮了起来。他一把将玉雕攥在手中,抬头望着郑香盈道:「她说了什么?」

    「她叫我转告焦大叔,说她过得很好,让你好好保重自己。」忽然间郑香盈心情有几分沉重,她见着焦大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亮。

    焦大也会流泪?这么铁血的汉子,怎么能让自己见到他的眼泪?郑香盈轻轻站起身来,默默的走到船舱外边,给了焦大一个安静的空间,让他静静的去回想往事。站在船舷上,看着天空上的半轮月亮,郑香盈悄悄叹了一口气,「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样的心情她从来没有体会到过,今晚却忽然间体会到了。

    从她十分熟悉楚王府来说,那黑衣女子该是潜伏在楚王府的人,或许多年前她与焦大是师兄妹?从他们将自己提起来的手法看,十分相似。两人在师门朝夕相处慢慢变成一对爱侣,可由于各种原因,他们被迫分开,她去了楚王府,而他留在了豫王身边,从此天各一方,这情缘无法再续。

    「香盈。」身后传来焦大的声音,郑香盈转过头去,就见焦大正在望着他,眼中已经没有了泪意:「她还说了什么没有?」

    「啊!」哎哟,自己怎么便将重要的事儿给忘了!郑香盈有几分懊悔,女儿家果然还是感性,自己一个劲的在这里感叹焦大与黑衣女侠的相知不能相守,却差点将那女侠的叮嘱给忘记了。「那位女侠说,楚王二月初一会举兵,兵分两路,一路取京师,一路攻豫地,他还联系了北狄,届时北狄也会突袭边关。」

    「果然!」焦大的眉毛拧在了一处:「与我猜测无二。」看了看挂在天边的月亮,焦大沉声吩咐了一句:「加速,去杭州青衣卫所。」

    今日已是一月二十二,离二月初一只有七日,务必让人快马加鞭的将这信息传去京城才是,而且还不能沿途通知,因着不知道究竟哪些指挥卫所里边哪些是楚王的人,这消息只能悄悄传去宫里才是。

    「焦大叔,鲁妈妈方妈妈她们呢?」郑香盈想起了小翠她们,现在她们肯定很着急罢,真希望早些见到她们才好。

    「我安排人送她们回荥阳去了。」焦大点了点头,示意郑香盈放心:「她们都不愿意走,可怎么能留在苏州呢?她们其实也很有危险,不知道楚王手下为何没有把她们也捉了去。我劝了好久,她们才答应离开。」

    郑香盈心中感慨,小翠她们就如自己的亲人一般,不顾安危也要和自己呆在一处,可总得审时度势,焦大还是看得很清楚。幸亏将她们送走了,否则这么多人,还有带着几盆梅花,一路上磕磕绊绊能的,能不能安全到荥阳还是一个问题。

    楚王的人替她打听到了消息,她的骨里红梅在赏梅会上获了头奖,也不知道有人出钱买了去没有,这梅花在她眼中不算金贵,可在大周这些达官贵人眼中却是难得。郑香盈心里想着,依小翠那机灵劲儿,少不得会知道她的心意,有人愿意出银子,她肯定会卖的。

    船走得很快,就听见江水的哗啦啦的响声连绵不断,郑香盈睡在船舱的一角,脑子里不断的想着一些事情,不知不觉的便昏昏睡去,直到焦大在外边敲了敲门:「香盈,起来了,咱们上岸。」

    郑香盈打开门,焦大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咱们到杭州了,我先替你换个妆容。」抖了抖手中的物事,郑香盈定睛一看,是一个大盒子,也不知道里边装着什么。

    焦大让她先打水净面,然后吩咐她闭上眼睛,郑香盈只觉有东西在自己脸上不住的划过,似乎还有东西贴在自己的肌肤上边,过了不久,焦大的声音在头顶上传了过来:「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郑香盈举目一看,镜子里的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面皮焦黄,眼角处全是褶皱,眼角那儿还贴着一个膏药。「焦大叔,你怎么将我弄得这么丑了。」郑香盈朝着镜子笑嘻嘻的扮了一个鬼脸,很快接受了镜中自己的模样。

    「我想楚王应该会在他所辖范围里贴告示捉拿你,以防万一,我先给你换副面孔比较稳当。」焦大笑着指了指搭在床头的一套衣裳:「衣裳也换了罢。」

    「好。」郑香盈走了过去,拿起那套深蓝色的衣裳钻到了船舱里的帘子后边,伸手便将衣裳给换了,衣裳上有一种鱼腥味儿,她开始有些不适应,可才一会儿功夫便习惯了,反正是演戏,要演就彻底一点,她将自己设想为一个渔家婆子,闻着这鱼腥味道也不觉得难受。

    焦大见郑香盈不多时便很是适应,心中暗自赞许了一声,之恒媳妇儿是个不错的。「走罢。」他朝郑香盈招了招手,两人并肩上了岸,看着那条船慢慢的离开了河堤,晃晃悠悠的开到了河中心,慢慢的越来越远。

    此时天已拂晓,焦大与郑香盈去了附近的一家村子,找了一户家里有个驴车的,付了一两银子:「有劳大哥送我们进城一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