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四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那农户见有一两银子,喜得两道眉毛都攒在了一处:「好好好,咱们马上就走。」

    那毛驴撒开腿儿跑得欢,才用了半个时辰便赶到了杭州,此时城门已经开了,兵士们手执明晃晃的武器站在城门口,逐一对进城的人进行检查,城门边上贴着一张画像,远远地看不清楚画中的人是男是女。

    「那告示里的人该是你。」焦大望了一眼郑香盈,见她脸上没有半分惊慌的神色,微微一笑,带着她大步走向城门边。到了门口,兵士们没有栏他们,只是朝郑香盈打量了一眼,挥了挥手:「进去罢。」

    「许是我身上的鱼腥味儿让他们讨厌了。」郑香盈笑了笑,装出沙哑的嗓音来。

    「香盈,别出声,你嗓子再压也不像个四十的妇人。」焦大忍着笑,喊了辆马车,飞快的赶到了一条巷子里,下得车来,焦大带着郑香盈拐了几个弯,走到一座民房的后边,轻轻敲了敲门,里边有个苍老的声音问道:「是谁?」

    「月夜清风起,」焦大沉声说了一句,里边的人应了一句:「十字蔷薇开。」

    原来这些暗卫组织竟然真有接头暗语的,郑香盈饶有兴趣的听着焦大与里边那人你来我往的说了一大堆,最后门终于开了,后边露出了一张苍老的脸,焦大将腰间的青铜牌子解了下来在那人面前晃了晃,那人马上变得十分恭敬:「焦统领。」

    「我有要事见你们新上任的黄统领,速去通传。」焦大立在那里,身上的衣裳飘飘,很有气势,那人不敢耽搁,赶紧转身走了进去。

    不多时,那人便出来了,抱拳行礼:「黄统领请焦统领进去。」

    跟着那人走到屋子里边,就见屋子中央坐着一个人,四方脸儿,眉毛疏淡,一双眼睛不是很大,但却显得十分有神。他的手里拿着一张纸条,一只手在微微的颤抖。

    「黄统领!」焦大走进去抱拳:「恭喜荣升。」

    这位黄统领是最近才升职的,焦大以前在青衣卫里从未见过这号人,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走的哪一条路子爬上这个职位。只是现在既然都为同僚,自然要一团和气。

    黄统领站起身来朝焦大抱拳还礼:「焦统领,久仰久仰,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咱们都是同僚,自然要互相关照。」焦大抬头望了一眼黄统领,见他一只手依旧还在微微的颤抖,心中一动,忽然脑子里想起了一桩事儿来,那郑信隆交代过,一个叫黄老三的人教他一个法子,将寒铁长针从脑门刺入,能无形中致人死亡,那人的长相描述与黄统领有几分相似,而且一个重要的特征是,赌钱的时候他的右手会发抖。

    赌钱的时候右手会发抖,定然是激动所致,现在面前这人的手也在微微的抖动,看来现在他心中正存着事儿。他是不是就是荥阳赌坊里那个黄老三?焦大瞥了下郑香盈,心中暗道自己现在不能当面问,免得会节外生枝,因着直接奔了主题:「黄统领,现在有一件极机密的事情,楚王约了北狄,准备二月初一举兵,兵分两路,一路取京城一路取豫地,请速派人回京城报信。」

    「真有此事?」黄统领脸颊红红,不大的眼睛睁大了几分,一双手更是不住的颤了起来。

    「焦统领,我接到密报,楚地兵力部署有异动,一些安插在楚王军队里的弟兄说还在琢磨这其中蹊跷,没想却是这个原因。」黄统领脸上放光,笑逐颜开:「我这就安排人手快马加鞭去京城。」

    焦大点了点头:「如此甚好,我这就告辞了。」

    郑香盈听着说告辞,也学着焦大朝黄统领拱手,转身便走。焦大上前一步,在黄统领耳边低声说:「黄统领可否在荥阳呆过,化名黄老三?」

    黄统领意味深长的看了焦大一眼:「焦统领如何得知?」

    「你是何人手下?」焦大心中一凛,这种手段阴毒的人,是如何被提拔上来的?

    「我直接听命于皇后娘娘。」黄统领微微一笑,右手已不再颤抖:「焦统领,有些事情,咱们是不得已而为之,并非出于本心,若是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体谅。」

    听到这话,焦大默然,想了想自己的几重身份,又何尝能真正按照本心做事?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皇后娘娘与郑德妃不对盘,派人在荥阳监视郑家,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或者这位黄统领想要在皇后娘娘面前争功,想要将荥阳郑氏声誉毁去,特地利用郑氏里边的小人兴风作浪,所他与那郑信隆在赌坊相识,臭味相投,利用他的贪婪无耻,诱拐着他对自己的亲族下手,荥阳郑氏的名声也会因此而毁。

    若真是他在替郑信隆这般谋划,在皇后娘娘眼里,他自然是个能干的,也难怪他会得了提升,竟然升任了杭州青衣卫统领。

    「黄统领,无论如何,做事不得过分,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我言尽于此,若是黄统领能听得进耳,焦某甚慰。」焦大拱手抱拳,带着郑香盈离开,心中有几分难受,郑夫人真是死得冤枉,她只是间接死于陈皇后布置好的陷阱里边,没有一丝预兆。

    清华宫中宫灯明亮,内室里有着细微的声响,许璟正靠在床上,陈皇后坐在许璟身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他,豫王则站躬身在床边,正在向许璟说着最近朝堂上发生的事情。

    「皇上,现儿有一件事情急需禀报。」豫王很是恭敬的将一份奏折慢慢念了一遍:「这吏部把持朝堂官员升迁,可这薛尚书竟然利用职权贪墨白银数百万两,实在可恶,皇弟已经将他下了召狱,皇上意下如何?」

    许璟的嘴唇张了张,好半日没有说出话来,陈皇后将耳朵贴到他嘴边,才听清楚他说什么:「皇上说,斩首示众,曝尸三日。」

    「是,皇弟遵命。」豫王弯腰行了一礼,站在旁边看着许璟苍白的脸:「皇上今日感觉好了些否?」

    陈皇后直起身子来,一双凤目扫了豫王一眼,没有说话,寝殿里立刻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只有许璟沉重的呼吸,不时的带着痰响。床边立着的端桃美人宫灯洒下暖黄的灯影,打在三人的脸上,远远望着,十分和谐。

    「皇上,青衣卫来了密报。」急促的脚步声传了进来,打破了寝殿里死一般的沉默,八喜撩着衣裳角儿快步走了进来,跪倒在地,手里高高的擎着一份密报。

    豫王将密报拿了过来,瞄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果然是要准备动手了。」

    「楚王?」陈皇后声音冷冽,没有半分吃惊,彷如早就知道了一般,而床上的许璟却激动了起来,喉咙里发出「吓吓」的响声。陈皇后捏了捏许璟的手,朝他轻轻点了点头:「皇上,不要紧,咱们能对付。」

    许璟这才慢慢平息了一些,用力睁开浑浊的眼睛,似乎在向陈皇后提出疑问。陈皇后转脸望了望豫王:「还请豫王将密报读了给皇上听。」

    「楚王联合北狄,意欲二月初一举事,一路取京城,一路奔豫地。」豫王声音很是清亮,言简意赅的将那密报内容念了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