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五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难道觉得自己实力足够抵挡大周兵马不成?」陈皇后微微一笑,伸手按住了许璟的手示意他放宽心:「皇上,你且放心,我们的兵力足以抵挡楚王。咱们不必惊慌,先让他得意一阵,看看究竟是哪些人在支持楚王,等着他自己钻进麻布袋里边,然后咱们再扎紧了口子来瓮中捉鳖。」

    许璟眼睛似乎闪过一丝光亮,点了点头,没有出声,嘴角用力拉了拉,才出现了一线涎水,陈皇后从自己身上掏出帕子来,轻轻替他将那涎水拭去。豫王在旁边看着陈皇后细心的给豫王擦拭着嘴角,有几分尴尬,行了一礼道:「皇上,皇后,皇弟先行告退了。」

    许璟眨了下眼睛,意思是他可以出去,豫王这才慢慢的退了出来,走出了那充满着一种腐朽气味的寝殿,来到了外边御花园里。

    此时已经是一月底,天上没有月亮,只有几点星子微弱的闪着光。豫王带着贴身的内侍慢慢的在御花园里行走着,一种沉重的感觉压住了他的心,似乎透不过气来一般。他抬头望了望天空,乌蓝的夜幕里格外清冷,黑幽幽的乌云将那天幕遮住了一半,就连那星子的微光都仿佛不见。

    「豫王殿下。」前边忽然传来了娇滴滴的一声呼唤,豫王站住了身子,就见前边来了两盏灯笼,照出了地面上两团黄色的影子,灯笼后边缓缓走着一位女子,身后带着几位宫娥。

    豫王吃力的分辩了一番,依旧没瞧出来这女子是哪宫的娘娘,他站在那里静静的望着那女子,就见她慢慢走到自己面前,忽然之间张开手往自己身上扑了过来。豫王有几分惊骇,赶紧避让到一旁,谁知那女子却扯着喉咙喊叫起来:「豫王殿下,你不能这样,皇上现儿还在,你怎么能……」

    话音未落,就听「嗤」的一声响,一杆白羽箭带风而来,直直没入这女子的背部,那女子「啊」了一声,扑倒在地,汩汩的鲜血从她的身子里流了出来,漫过御花园的青石地面,一直流到了青草里边去。

    跟着这女子的宫人们见突发变故,一个个唬得哆嗦成一团,手中的灯笼不住的晃动,这时后边来了几位宫中轮值的护卫,将那地上的女子提了起来看了一眼,朝豫王抱拳行礼道:「豫王殿下受惊了。」

    豫王指着那具女尸问道:「这是哪宫里的娘娘?」

    「回皇上的话,此乃赵嫔娘娘,容属下去将她的宫人捉拿了审问清楚,到时候再来向豫王回报情况。」几位护卫将地上赵嫔的尸首和在旁边抖成一团的几个宫女们带走,豫王站在那里看了一阵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才慢慢回到了他的寝宫。

    豫王被封为皇太弟以后,许璟便命人将豫王做皇子时住的德瑞宫打扫了出来,遇着天色晚了不宜出宫回别院的时候,豫王便在那里里歇息。今日回到德瑞宫,许璟只觉心事重重,一闭眼睛,眼前就浮现出了陈皇后给许璟擦嘴唇的那一幕来。

    「她真是细心周到。」豫王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将灯芯上的一个灯花剪了去,屋子里蓦然间亮了几分。他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望着那不断跳跃的灯花,心中忽然莫名就心伤了起来,自己大半辈子都过去了,这么多年的忍让终于换来了一个皇太弟的头衔,一切是否值得?

    「许瑢。」门口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豫王没有回头,他知道是她来了,就如当年,她站在那里,一双如水的明眸,巧笑嫣然,如花朵一般盛放。

    「你来了。」顷刻间,豫王心中轻松了许多,方才那点淡淡的心酸顿时不翼而飞。他转过脸来,她就在那里,静静的靠着门站着,脸上有着一种淡淡的笑意。「是,我来了。」

    「你走的还是那条小道?」豫王瞧着她,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浓了。

    「哼,我现儿胆子大了,偏偏就要走大路。那些人只会盯着小路上边瞧,谁知我穿着宫娥的衣裳大模大样从御花园里过来了。」她渐渐的走近了他:「方才赵嫔在御花园对你下手了?你怎么便这般没有警觉性,难道还想让她得手不成?」

    豫王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做好准备?告诉你,我手中有刀,只要她真的扑过来,那便是死路一条。」

    「你倒也明白,我以为你还会甘之如饴的享受着这桃花运呢。」长长的凤目里拉出了一丝调笑,她的眼角眉梢荡漾着一种异样的风情,看得豫王一颗心扑扑的跳得厉害,就如回到了当年,她与他两人在这里幽会的时候。

    「除了你,我此生没有喜欢过别人。」豫王站了起来,抓住了她的手,一双眼睛盯住了她:「你为何还像当年,总是要让我急得将一颗心掏出来给你才是?」

    眼波流转,笑声娇软,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当年,我不懂事,你还在怪我不成?」

    「不怪你,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我只恨自己没有兄长的好运气,能娶到你。」豫王的手越抓越紧,她的肌肤微微发凉,可依旧是欺霜赛雪般白皙,被灯光照着,发出莹莹的似玉一般的光彩。

    「命里注定,我们此生不会再在一起。」她幽幽的发出一声叹息:「到时候你会有皇后,有妃嫔,我只是那个未亡人而已。」

    「不。」豫王心中一阵阵绞痛,将她的手抓紧了几分:「不,我要立你为后。」

    「大臣们不会肯的,兄死娶嫂,那是北狄人的规矩,我们大周从来没有过。」她用力将手往外拉,想要逃出他的控制:「我们不会在一起的,永远也不会。」

    豫王索性伸出两只手来,不让她离开:「如果我一定要试试,那又如何?」

    她安静了下来,凤目里边有着清冷的光:「你要试,必然身败名裂,必然坐不稳这把龙椅。许瑢,你不要意气用事,将我多年的苦心谋划毁之一旦。」瞧着豫王那逐渐失去光彩的双眼,她笑得十分妩媚:「我只要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情就行。」

    「我记得,我怎么会忘记。」豫王急急忙忙的点了点头:「我头一天登基,第二日便会封他为太子。」

    「宁儿,他好吗?」她的眼睛里忽然有了盈盈泪光:「十多年了,我再也没见过他。」

    「他怎么会不好?他是我们的孩子,自然是我最心爱的,这十多年,我对他比对任何一个儿女都要好。」豫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眼睛里边有着急切的神色:「瞧着他,我便如看见了你一样。」

    屋檐上坠着水珠,一滴滴的落在玉阶上,清清冷冷的响着,似乎滴落在人的心里,留下了一个个小小的坑洼,即便是伸出手去,也不会将它们抹平,高高低低,深深浅浅,全是岁月难安的痕迹。

    楚王二月初一如期举兵,打的是「清君侧」的旗号,罗织了豫王十宗罪,列举他监国的这个月里犯下的种种罪行,并且将他在豫地的各种事情也搜罗出来,写了一篇长长的檄文,凡是所经之地全部张贴在城墙上,让那里的百姓看看豫王的真面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