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十宗罪里边不仅包括了豫王在朝堂里做错的事情,还包括秽乱后宫,特地指出皇上还尚在病榻上,他便肆意调戏宫里的妃嫔,实为禽兽,里边特地指出,有一位赵嫔娘娘,因为不堪忍受豫王调戏,奋起反抗,已经被他奸杀。

    「豫王竟然是这样的人?」百姓们围着城墙,看着那告示,实在觉得惊奇,豫王的声誉一直不错,基本上没听说他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可忽然间,他摇身一变成了反派,让人们都觉得惊讶不已。

    郑香盈站在那檄文面前逐一将里边的内容看完,笑了笑不说话,虽然她并不很熟悉豫王,可像檄文里边写的话她却实在是不敢相信,豫王再怎么糊涂,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皇上的妃嫔下手,他那皇太弟的位置还没坐热,即便再荒淫无耻,也不会自毁出路。

    「咱们走。」耳边传来嘶哑的声音,回头一看,已经化装为普通农夫的焦大朝他使了个眼色,两人匆匆忙忙离开了城墙边上。回头一望,那城墙上边旗帜飘扬,旗帜上写着大大的「楚」字,格外醒目。

    从杭州出来,焦大带着郑香盈走了陆路,一月底的天气,越往北边天气愈是寒冷,有些地方的河面还没有解冻,不如走陆路要快捷些。焦大给郑香盈买了一匹马,临时指导她如何骑马,郑香盈悟性高,一点就通,才过了半日便已经习惯。两人骑着马一路向北不敢停留,白日赶路,晚上则借宿在农家。

    走了大半个月,总算是快到豫地,郑香盈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可算是要回家了。」

    焦大勒住马头望了望四周,皱了皱眉头:「香盈,你千万不能掉以轻心,瞧这个样子,恐怕豫地也不安全。」

    一路过来,不少地方都已经被楚王叛军控制,听着传言说,苏州往京城那边也正打得火热,有不少人支持楚王,一时间楚王的声势浩大,有直指京师之征。楚王的势力怎么竟会如此之大?焦大心中暗自着急,虽说有时候他也对豫王有所不满,可怎么来说他还是自己的主子,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豫王倒霉,自己也不免跟着遭殃。

    自己遭殃还无所谓,毕竟也有这么大年纪了,人世间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可之恒与香盈他们却不一样了,这生活还刚刚开始呢,什么都是新鲜的,如何能被这严冰寒霜将一切都毁掉?

    郑香盈关注的事情比焦大又多了一桩,不仅仅是担心这大周会因战事而天下生灵涂炭,她还担心着今年是否真会是大旱之年。现在已经二月中旬,按着早些年,已经该有淅淅沥沥的春雨,等着头一遭春雨过了,就可以犁田撒种育秧,到了三月便可以忙着插田了。可现在这天气,似乎没有一点下雨的痕迹,有时见着天空里阴云密布,心中正在高兴,可转眼又放晴了,晴空万里,蔚蓝一片。

    「焦大叔,恐怕今年真会是大旱之年。」郑香盈有些着急,一想着农夫们不能耕种,心中便很是担心,这兵荒马乱的时候再添上天灾,豫地百姓的日子如何能过得下去。

    焦大对于这耕种的事情了解不多,但见着郑香盈神色郑重,听她提到大旱之年,心中更是焦虑不安:「香盈,你不是说培植了一种新的东西,能护着百姓们过荒年?咱们快些往回赶,也好来得及赶上春耕。」

    赶了几日路程,终于进入了豫地,一路狂奔到了信阳城头,却只见城墙上飘着楚王的旗帜。焦大紧紧的抓住了马缰,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来,郑香盈在旁边见了他那黑沉沉的脸,再看看城墙上「楚」字的旗帜,一颗心也提了起来。

    豫地沦陷了?信阳已经被叛军控制,那荥阳洛阳形势又如何?归真园赤霞山是不是安然无恙?鹤壁安全否?舅舅一家现在是什么情况?郑香盈望着那迎风猎猎招展的旗帜,鼻子一酸,眼眶里有着泪水在不断的打着转儿。

    「香盈,咱们进城去打探下消息。」已经回来了,只能继续往前边闯,先打探下消息,看究竟豫地现在情况如何,再看往哪条路上走会要安全些。

    两人牵着马进了城,信阳城里街道上冷冷清清,没有见着几个行人,焦大与郑香盈走了几条街,才看见一个卖早点的铺子,两人走进去要了几个包子,一碗豆浆,坐下来慢慢吃了起来,焦大一边吃一边与那店老板说着闲话:「老兄,你这铺子生意没以前好哇。」

    听着焦大这般问,店老板犹如遇着亲人了一般,一屁股坐到了焦大旁边的凳子上,不住的唉声叹气:「客官,你以前也在我这里吃过早点?」

    「可不是?都说你徐记铺子的包子做得好,软和白胖,吃到嘴里有甜味儿!」焦大拿着手中的包子晃了晃:「我每次来信阳都会在你这里吃早点。」

    「哟,客官可真赏脸!」徐老板苦笑了一声:「只是下回来,还不知道能不能吃上呐。」

    「这却是为何?」焦大惊奇的看了徐老板一眼:「铺子生意不好?」

    「这天下一乱,生意折了五成。客官,你以前来,这铺子里哪有空位儿?现在你瞧瞧,就你们俩个!虽说现在时辰还早,可即便再晚些,每日也不过百来号人来用早点,我这铺子还能开得下去?」徐老板不住的摇头叹气:「你说,这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何那楚王便要起兵呢?还贴着檄文说咱们豫王的不是,豫王哪有他说的那般恶毒!」

    焦大点了点头:「可不是呢。徐老板,现在豫地究竟是什么情况?还有哪些地方被楚王军队控制住了?」

    「确山、正阳、汝南这些地方都被楚王控制了。」徐老板左右四顾,见没有旁人,这才压低嗓子道:「你们要往哪里去?路上可得小心些,那些叛军指不定会将你们的马抢了去!早些日子,听说信阳南岗那边几个村子就被一个副将带人抢劫了,将村里人存的粮食都抢光了呐!这世道,啧啧啧……」

    「那荥阳洛阳那边情况如何?」郑香盈哑着嗓子问了一声,心中十分焦急,若是叛军打下了荥阳,她的归真园与赤霞山可便是抢劫的对象。

    「信阳是三日前才被叛军攻陷,想来洛阳荥阳此时还算安全。」徐老板望了一眼郑香盈,满是同情:「大嫂家里是洛阳还是荥阳的?」

    郑香盈一愣,见徐老板望着自己,忽然意识到这句大嫂是在喊自己,她赶紧回了一句:「我娘家荥阳,夫家洛阳。」

    「难怪大嫂心急。」徐老板叹着气道:「这几日该还是安全的,就不知道过几日会是什么样子了。若你们想要回洛阳去,最好走南阳那边,南阳暂时还稳妥。」

    「谢过徐老板指点了。」焦大给了徐老板一块碎银子:「下回来信阳还来你这里吃早点。」

    「用不了这么多银子,我找给你。」徐老板站起来便往收钱的箱子那边奔,焦大与郑香盈已经走了出去,翻身上马:「徐老板,你这小生意也不容易,拿着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