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徐老板手中拿着那块碎银子,望着两人骑着马跑得飞快,不一会便没见了踪影,他叹了一口气:「这世间还是好人多,瞧着我铺子生意清淡,竟然想着法子周济我。」

    得了徐老板的指点,焦大与郑香盈决定从南阳那边绕去洛阳再回荥阳。一路上果然风平浪静,没有见着楚王的兵马,只是所到之处,那些农户们都忧心忡忡:「这天下大乱,老天爷也来凑热闹,这第一场春雨怎么就还不来呢。」

    郑香盈抬头望天,天空里一碧如洗,万里无云,心中不免也是焦急:「焦大叔,咱们快些回去,免得误了农时。」二月三月都可以种春薯了,她要将这土豆去豫地推广,还得一段时间,回去晚了,有些地方可能会赶不上趟儿。

    快马加鞭赶到洛阳,一切还算稳定,街道上依旧繁华,该开铺子的开铺子,该干活的干活,豫王府前的门房依旧是笑眯眯的坐在门口看风景,见着焦大与郑香盈过来,两个门房都笑着站了起来:「郡主回府了?焦爷也回来了。」

    郑香盈先去拜见了豫王妃,虽然豫王妃很是不喜欢她,但听说她是一路从苏州逃了回来的,也来了精神:「你所到之地,哪些被楚王那个叛贼攻占了?」豫王妃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若是楚王站在她面前,她似乎都想将他撕成碎片。

    好不容易天降喜事,豫王成了皇太弟,代理监国,就等着皇上一咽气接了这皇位,他成了皇上,夫荣妻贵,自己也便成了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可偏偏此时跳出了个楚王,一路反叛着去攻打京师,豫王那个位置究竟能不能坐稳还是一个问题。一想到这件事情,豫王妃心中便十分的憋屈,一口老血含在口里,堪堪的就要喷出来。

    「回母亲话,香盈过来的时候,信阳、确山、正阳、汝南这些地方已经被楚王叛军控制,南阳这边还算安全,就不知道前方现在情况如何。」郑香盈平静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就见豫王妃脸色大变,一双手都抖了起来,捧在手里的茶盏也在不住的摇晃。

    「信阳、正阳、汝南被打下来了?」豫王妃睁大了一双眼睛,脸上流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那……那离洛阳还有多远?」

    屋子里一片沉默,豫王妃身后的那架屏风上边,牡丹花仿佛忽然就失去了它的艳色,嫩黄的花蕊都变成了暗褐色,洗旧了一半,繁复的花瓣瞬间无精打采,下边的绿叶颜色也深了不少,衬得豫王妃身上那件衣裳完全没有了光彩。

    身为豫王的王妃,竟然连信阳、正阳这些地方与洛阳相距多远都不知道,她也算是福泽深厚的人了,出身陈国公府,处尊养优,又被指婚嫁了豫王,一辈子可能都没出去过几次,眼睛能望到的便是这朱门大户上方的一片天空。郑香盈望着那神色慌张的豫王妃,心中忽然庆幸自己没有出身在郑氏大房,说不定就会如郑香莲那样,被家里好好的养着,从一个笼子跳进了另外一个笼子。

    「母亲,信阳、正阳离洛阳并不远,只不过三五百里地。」郑香盈并不想让豫王妃过分害怕,可她不得不告诉她,免得让她以为自己还能歌舞升平,安安静静的在豫王府里呆着。

    「那……那……」豫王妃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茫然的看了郑香盈一眼:「那我们该怎么办?」

    「根据大周旧制,王府可配三千卫士,洛阳的指挥卫所应该也有几千兵马,若是联合周围的指挥卫所,应该也能调出上万兵力。那楚王叛军虽然来势汹汹,可一路上疲于奔命,又遭遇各地抵抗,肯定会是疲惫不堪,咱们以逸待劳,也不会让他们如此快便得手。」郑香盈瞧着豫王妃这模样,暗暗叹了一口气,只能开口劝慰她,免得叛军没到,这豫王府里最大的主子早已惶惶不可终日。

    「你说的是真话?」豫王妃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那现在是不是还算安全?」

    楚王起兵的时候,各地尚不知情,被楚王兵马偷袭,因此得手了不少地方,可随着这战事慢慢延展,各地都提前做了准备,楚王兵马推进的速度明显便慢下来许多,所以郑香盈相信,只要洛阳荥阳这边的指挥卫所齐心协力,对抗远道而来的叛军应该没有问题。

    「母亲!」门口传来焦急的声音,郑香盈回头一看,却是许兆安站在门口,他脸上有一种兴奋的神情,大步跨了进来走到豫王妃面前:「母亲,请给道手谕,安儿领了王府亲兵去与洛阳指挥卫所的大人碰头,一起做好防御措施,加固洛阳军事防备。」

    「安儿!」豫王妃急急忙忙的走上前去,拉住许兆安的衣袖,一双眼睛里满满都是担忧:「母亲怎么能让你去前方出生入死?不行,打仗是那些将士们的事情,自有指挥卫所的大人们会去筹算,你千万别去。」

    许兆安惊诧的望了豫王妃一眼:「楚王的矛头直指父王,豫王府此时却缩头缩脑的做乌龟,人家会怎么说豫王府?我乃父王的长子,就连我都不去,又会有谁诚心诚意的保护我们?」

    郑香盈在旁边听着,暗自点了点头,许兆安虽然为人混帐,可在大义面前还是不含糊,知道如何取舍,倒也算得上是条汉子。

    「安儿,你不能去,你不能去……」豫王妃忽然间泪水涟涟,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许兆安的衣袖:「母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去的,要去,也是他们去!」她抬起脸来,眼睛转了转,忽然间收了眼泪:「你父王不是看重她生的那个吗?便让他去罢,素日这般得宠,此时也该是他出力的时候了。」

    「不,当然是我去。」许兆安心中有几分着急,他是算了又算,往洛阳这边攻打过来的人数不过一万多人,现在加紧时间四处联系,也能凑出一万二千多兵马来,一万多对一万多,自己这便占着天时地利人和,应该是胜券在握。这一仗打胜了,便能给自己扬名,众人也会知道豫王府的大公子如何了得,自己肯定能得父王青眼相看,这样的好机会,怎么能拱手让给许兆宁?

    「你便安安心心在府中罢,那危险的事儿,自然是他去做。」豫王妃满脸笑容的安抚着儿子:「母亲可不希望你去出生入死。」

    「母亲,难道你就不想要我建功立业?」许兆安又气又急,一把将豫王妃的手甩开,气呼呼的坐在座位上边,眼睛都红了:「你快些写道手谕,让我去接手王府三千卫士,我马上就点了人马开拔去洛阳指挥卫所那边。」

    「建功立业?」豫王妃一怔,忽然才明白许兆安这般着急的原因,她慢慢的走回主座坐了下来,心里不住的在盘算着,安儿说的倒也没错,这是个好建功立业的机会,但是风险又委实太大,这叫她实在犹豫万分,一双眼睛望着许兆安,心中有说不出的难受。

    郑香盈瞧着母子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自己觉得很是尴尬,正在琢磨着该怎样告辞才好,又听外边蹭蹭的响起了脚步声,心道今日豫王妃这里可真是热闹,也不知道是谁又摸了过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