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母亲安好。」进来的人是玥湄郡主,先向豫王妃行礼,瞥见郑香盈坐在一旁,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转过头去急急忙忙道:「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我方才见焦大去找了二哥,领着他骑马往外边去了,还跟了一群亲卫。」

    许兆安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冲着豫王府吼了一声:「母亲,你还不快些写手谕,去晚了恐怕那功劳都被二弟抢走了。」

    豫王妃被许兆安吼得没了主张,赶紧吩咐丫鬟去取笔墨纸砚过来,郑香盈见屋子里边乱糟糟的一团,也不想久留,悄悄溜出了房门,与门外打帘子的丫鬟说了一声:「若是王妃问你,你们便替我赔个罪,便说我惦记荥阳的园子,先回荥阳去了。」

    从豫王妃院子里出来,刚刚跨出大门,就见郑香莲带了贴身丫鬟站在旁边,一个丫鬟的脑袋还不时的在往院子里边瞅。郑香盈瞧着那情形,心中奇怪:「郑姨娘,你到这里来做什么?这是主院,不该是你来的地方。」

    郑香莲本是靠着墙在和丫鬟说话儿,忽然听见-旁边有人吱声,转过脸来一瞧,见着是郑香盈站在自己面前,大惊失色,话都有些说不流畅:「你怎么会……在洛阳?」

    「我为什么不能在洛阳?」郑香盈只觉奇怪,郑香莲这句话说得实在蹊跷,她死死盯住了郑香莲,心中不住的思量着,莫非自己在苏州被楚王的人抓了,与郑香莲还有什么联系不成?要不是她怎么会如此惊奇的发问?

    「我原想你该在荥阳呆着,怎么便来洛阳了,你不是最不喜欢趋炎附势的吗?」郑香莲笑得十分勉强:「没想到你也还是个俗人。」

    「我现在的身份是香盈郡主,豫王府便是我的家,我想来自然可以来。」郑香盈瞄了郑香莲一眼,心中的疑惑并未打消,只是自己又没有证据说明她与自己被捉有必然联系,她摆了摆手道:「郑姨娘,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高门大户里的规矩,我奉劝你一句,想要听壁角也不要做得这般明显,打发个丫鬟来问问情况,不就是多塞点银子不是?」

    郑香莲听着这暗地里讽刺的话,一张俏脸「唰」的白了,姨娘那两个字就如一把刀子般深深的扎进了她的心窝子,她自小到大都是娇养着,在荥阳谁见了她不是脸上堆笑的?可一朝风云变,自己竟然成了一名贵妾!出府之前的晚上,祖母拉着她的手,眼中老泪纵横:「香莲哇,你好好的熬着,等着大公子变成世子,以后你也就能扬眉吐气了。」

    虽然说现在身份是贵妾,可等到翻身做了侧妃,又是一番风景了。郑香莲咬了咬牙,把眼泪一擦,横着心肠坐上了轿子被抬进了豫王府,磕磕碰碰的过了差不多一年,与许兆安的关系说不上太好,也说不上太差。他可能看在荥阳郑氏的面子上没有对她差到哪里,可又说不上特别亲近,脸上罕少有真心实意的笑容。

    就连给那屋里人荷蕊的笑脸,都比给自己的多呢!郑香莲瞧着郑香盈快步远去的身影,紧紧的攥了一个拳头,心中实在难受。她怎么便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一个千金小姐,委委屈屈的缩在这院子里头做个贵妾!

    「姨娘,现儿豫王成了皇太弟,皇上百年之后便是他登基,咱们大公子若是成了太子,以后承继大统,姨娘便不是皇贵妃?身份也不会比德妃娘娘差!」旁边的贴身丫鬟见着郑香莲脸色灰败,知道她心中所想,在一旁细声细气的劝着她:「姨娘只需再忍忍,很快便会拨云见日了。」

    郑香莲点了点头:「你说的是,我可得要忍着,到时候等着那一日,我会悉数全部还给他们。」只是心中仍然觉得奇怪,自己分明写信给父亲说了郑香盈去苏州的事情,为何郑香盈现在还好好的在洛阳?难道父亲没有派人下手去将那郑香盈给捉了卖到别处?既然都不听自己的建议,自己又何必替他们打探情况?

    郑香莲皱了皱眉头,现在楚王出兵攻打京城和豫地,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听祖母说德妃娘娘与族人都是暗地里在支持楚王的,把自己抬进豫王府只是想拉住豫王,两边都不失手,可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豫王与楚王之间,她还是希望豫王能获胜,毕竟她都已经成了许兆安的人,自然希望他能有更好的前程。

    「大公子出来了。」丫鬟推了推她:「姨娘,要不要上去与他说说话儿?」

    郑香莲瞧了瞧门口,许兆安手里拿着一张纸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她伸手掠了掠鬓边的发丝,快走两步迎了上去:「公子,你这是要去哪里?要不要备下你的午饭?」

    许兆安看了她一眼,声音清冷:「我有要事,你不必备饭了。」

    郑香莲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许兆安从身边匆匆而过,他没有回头看一眼,这让她心中一阵阵的心酸,抬头看了看日头慢慢升到了中天,将自己的投在地上的影子缩短了几分,只余圆圆的一团。

    郑香盈害怕归真园的人担心自己,也没有在洛阳停留,雇了一辆马车,匆匆的就往荥阳赶了过去。车子刚刚才走了几条街,就听外边十分嘈杂,郑香盈掀开小窗帘儿往外边一瞧,就见街道上匆匆奔过数十匹马,扬起了一阵淡淡的烟尘。

    刹那间,行人们纷纷躲避,等着那些马奔了过去,好一阵才恢复常态。

    「那是豫王府的亲卫。」有一个苍老的声音钻进了郑香盈的耳朵:「我认得跑在前边的那个人,他原先是我们家的邻居,后来搬走了。」

    「跑在前边的那个可不是亲卫,那是豫王府的二公子啊!」有人在旁边叫了起来:「我也是见过几个大人物的!」

    郑香盈听着那人的话微微一笑,那人仿佛生怕他不认识许兆宁一般,嚷得如此大声,其实认不认识许兆宁,又有什么关系?她方才见着跑在最前边的是焦大和另外一位亲卫,许兆宁穿了盔甲跑在焦大后边,初初一瞥还没认出来,等着他骑马奔了过去,仔细琢磨才想起那是许兆宁。

    看来他是要去洛阳指挥卫所了?这王府里边对权力的争斗也实在是厉害,只是有焦大护着他,郑香盈并不担心,豫王出去前应该早有交代,或许有兵符什么的交在焦大手中让他到时候给许兆宁?反正郑香盈觉得十分心安,感觉不用担心这事情,豫王府的三千卫士定然会被许兆宁掌控。

    郑香盈给的银子多,马车夫也卖力气,巳时末刻才出发,酉时末刻便到了荥阳。进了荥阳地界,郑香盈便一直擎着那软帘看个不歇,直到远远的望见归真园的大门,郑香盈心中才松懈了下来,一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

    归真园看门的狗狂吠了起来,开始还只有一条狗在叫,紧接着此起彼伏的狗叫声十分响亮。马车夫在外边笑得欢实:「这位小姐,你们家可养了不少狗。」

    郑香盈撩开帘幕跳下马车,朝马车夫微微一笑:「辛苦大叔了,这点银子你拿去打壶酒喝,暖暖身子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