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三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马车夫的嘴唇颤了颤:「这怎么好意思,小姐已经付过车钱了。」口里虽然谦让,手还是伸了过来,将那块碎银子紧紧的攥在手心里头,心中乐开了花,这趟车赶得真值,虽然时间长了些,可毕竟还是赚到了。

    郑香盈转过脸来,便见到了寿伯那张惊喜交集的脸,顷刻间就听他粗犷的声音响起:「姑娘回来了,大家快出来迎接!」

    园子里立刻哄乱了起来,随着寿伯的声音,一群人急急忙忙的从园子里边奔了出来,郑香盈眼中一热,差点要掉下眼泪。跑在最前边的是鲁妈妈,她年纪虽大,可脚步儿却不会比年轻人慢下一点。她一双脚带着风响,一忽儿便到了郑香盈面前,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郑香盈的手,一张老脸上全是泪光:「姑娘,你可算回来了!」

    「姑娘,姑娘,我……」小翠也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郑香盈,眼泪珠子唰唰的掉了出来,将郑香盈的肩膀浸了个透湿:「姑娘,没有见到你,小翠心好慌。」

    「慌什么呢,我这不是好好儿的。」郑香盈笑着挣扎了一下:「你快些松开些,我都不能透气了。」

    小翠这才恍然大悟,将一双缠得紧紧的手松开,满脸不好意思:「姑娘,咱们快些进去歇歇气儿,你该累了罢,小翠给你捶肩按背。」

    众人拥簇着郑香盈进了内院,郑香盈先简单的梳洗了下,便吩咐各位管事将这几个月归真园赤霞山和农家香的情况来一一回报。已经放手让他们管了一年多的园子,基本上也没有出什么大乱子,一切有条不紊。

    郑香盈嘉许的点了点头:「吩咐明日每人多发二两银子。」

    管事们脸上都是笑:「姑娘实在大方。」

    小翠在旁边抢着说道:「咱们姑娘大难归来,自然要发点银子好好庆祝一番。」

    郑香盈只是微微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心里却道,这二两银子只是让众人能更好的为自己干活而已。现儿马上便是春耕时节,可偏偏这老天爷还是滴雨未下,怎么着也该要派着他们去推广土豆才行。

    这农民对于新的东西恐怕不会那般轻易接受,要想将土豆推行出去,那可得要花一番大力气才行,有时候可能还会是费力不讨好。郑香盈记得自己曾经看过一个纪录片,有一位美国人培植出了优质的杂交玉米,他拿去给周围的人免费试种,大家最开始都不接受,甚至还有些农场主拿着枪威胁他;「你快走开,再不走我便要开枪了。」

    大周的农民虽然没有枪支,可思想上的禁锢少不了,自己推广土豆上或许还会遇着困难,总得想法子去解决才行。想来想去,郑香盈决定从自己买下的那个田庄开始实施,让田庄的租户们试种土豆。只要有人愿意,扣扣相传,自然会有更多的人感兴趣,届时与官府联络,慢慢将这土豆推行过去。

    一想到联系官府,郑香盈便想到了自己的舅舅林牧遥,不知道鹤壁那边气候怎么样,是否也是有大旱之征,郑香盈沉思了一会,决定要帮舅舅一把,在自家田庄试种的同时,派了林生过鹤壁那边去联系舅舅,将这土豆推广到鹤壁那边去,万一真有大旱,舅舅那边也能凭着土豆对付过去。

    第二日一早,郑香盈便带着人手先去了赤霞山,将那土豆拿了一筐出来,教他们将土豆切块。土豆切块有要求,不能太小,切块大的土豆产量高,抗不良环境的能力强,无论是旱涝虫害都能对付着过去。

    将土豆切好块,郑香盈让小翠去传话,让田庄里的租户每家派一个人过赤霞山这边来,自己有事情要和他们说。不多时,陆陆续续来了一大伙人,大家望了望郑香盈身边的那个筐子,脸上都是奇怪的神色,不知道东家准备要做什么。

    「你们觉得今年会不会大旱?」郑香盈朝众人扫了一眼,见他们脸上都是风霜的痕迹,黄中透黑,皱纹褶子横七竖八的爬着,心中一酸,若是真遇着大旱,田地里颗粒无收,那可怎么才好呢。

    郑香盈从去年开始便着手防灾,已经开始慢慢的囤粮食,田庄里租户交上来的粮食一粒也没往农家香送,还借着酿酒要粮食的名义,陆陆续续购进了不少大米,总共囤积了差不多一万石米。

    郑香盈让手下人在赤霞山挖了个很大的地窖,将粮食藏在里边,外边用青草树木封了口中,根本便看不出来地底下还有个粮仓。有了这一万石米,她心里才有了底,万一大旱,归真园与赤霞山里一百五十多号人的口粮总是预备下了。大周一石米差不多是六十公斤,这一万石米,敞开肚皮吃十年都足够了。

    只是郑香盈是个心肠软的人,她相信见了流民经过,她不可能不给他们饭吃,周大户的田庄上有将近两百租户,若真是大旱之年颗粒无收,大家饿到没有办法的时候,指不定还会冲上赤霞山归真园抢粮食,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最好的法子是教他们种土豆。

    「东家,现在已经是二月底了,可依旧没见下雨的迹象,我们瞧着也心里着急呐。」站在最前边的,可能是租户们的头头,他额头上有着几条深深的皱纹,眼睛里闪着焦急的神色:「这地都快犁不动了,昨日我赶着牛下田,犁了一天,才犁出两亩地来。」

    「若是雨水不足,田庄里就别想种稻子了。」郑香盈叹了一口气:「你们有没有想过改种别的庄稼?」

    「别的庄稼?」那租户头儿挠了挠脑袋:「小麦这时候也不好种,过了季。」

    「我这里有一种好东西,十分抗旱,不像稻子,需要那么多水才能成活。」郑香盈指了指那几个筐子,土豆切块以后,一筐变成了好几筐,那土豆肉白里透黄,十分诱人。

    「这是什么?」租户们走了几个过去,低头看了看那土豆,都十分惊讶,这东西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你们尝尝这个。」郑香盈示意鲁妈妈将蒸出来的土豆泥端了几碗过来:「这便是那东西做出来的饭菜,能饱肚子,你们尝尝看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土豆泥里鲁妈妈还洒了一点点盐,尝着十分香甜,而且还带了点盐味,尝过了的人咂吧着嘴直叫好吃,没尝到的在后边跳脚:「也给我们留点!」

    郑香盈笑了笑道:「别着急,到时候你们种了出来随你们怎么吃,做的法子各种各样,保准你们能安安全全过饥荒。」

    这话说出来,众人脸上都由跃跃欲试的神色,只有几个还在嘀咕:「若是将你这东西种下去了,天上忽然便下雨了怎么办?况且种了这些出来,你也算租子的不成?难道不问我们再交粮米?」

    「到时候你们交这东西来抵租子也是一样。」郑香盈笑了笑,土豆片薯条这些东西,哪样不要土豆做原材料?她能变废为宝,就算交再多的土豆过来,她也能想出法子将这些土豆变成银子。

    「既然东家这么说了,那不如你写一张契书,我们也好有个凭据,否则到时候你忽然间便改了口,那让我们找谁说理去。」租户头头考虑周到,眨巴了下眼睛,朝郑香盈提出了要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