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这要求倒也合情合理,郑香盈点头应允:「那是自然。」

    众租户聚在一处,推举了几个略微识得字些的,拿了那契书颠来倒去的看了好半日,总算结结巴巴的将这事情给弄清楚了,听了旁人议论那些条款,只觉得东家厚道,大家也没有说多话,在契书上头捺了红红的指印,这事情就算成了。

    「这土豆种植,最好要冬耕晒垄,既然原先没有做准备,你们回去便赶着将地深耕一遍,耕进地里去要有一尺左右,好好将土给松了,我现儿跟着你们过去,教你们那种单垄双行的法子,还得告诉你们怎么存放这些种薯切块,如何催芽,都是些细致活儿。」

    听着郑香盈说得头头是道,那些租户不由得十分惊奇:「东家难道也下地种过庄稼?对这些如此熟悉!」

    「我们家姑娘,对种花种树,那可是一流的!」小翠骄傲的扬起头看了看众位租户,大声说道:「只管照着我们家姑娘吩咐的去做,保准错不了!」

    跟着郑香盈学习种植的林生站在一旁,眼里全是崇拜:「小姐,你快教教我,明日我也好帮着你去教那些庄户们种土豆。」

    「我自然是要教你的,我还要派你去鹤壁教那里的人种土豆呢。」郑香盈微微一笑,指了指那些筐子里的切块道:「现在将这些切块去摊放到阴凉通风处,大约四个时辰,那伤口便自然好了,然后咱们再拿去催芽。」

    林生一边听着一边直点头,郑香盈吩咐他将他管理的那组人都喊道一处,开始教他们如何催芽,先在山上整出几块朝阳的田地来,等着切块好了,便用砂土和草席覆盖加温来使其催芽。众人知道这是干系到今年百姓口粮的问题,听得十分认真,还不时有人提出各种疑问来,郑香盈见了也很高兴,详细的一一做答。

    将林生这些人教会了,郑香盈便带了他们急急忙忙下山去了田庄,喊了那个租户头儿过来,先教他如何将田地变成单垄双行,租户头儿在一旁听得仔细,他那婆娘则闪着眼睛站在田垄上往这边望,不时的插上一句嘴:「东家,要不要只种一半?万一雨水足了,还是该种稻子的。」

    郑香盈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依旧没有下雨的迹象,见着那婆娘一副不放心的模样,她点了点头道:「那便是你们自己决定了,我只是提供种薯给你们,想不想种,还得你们自己愿意。」

    这庄稼人的思想根深蒂固,一时之间没办法改也是常事,郑香盈不想强迫他们,教他们种土豆只是出于自己的好心,他们不接受,自己也没法子,只求老天爷能大发慈悲,风调雨顺,不要百姓受苦才是。

    第二日林生便和两个人带了郑香盈的信去了鹤壁,林牧遥正在担心农耕之事,见郑香盈派了人过来,还带了几马车种薯,心中实在感激。虽说他对这土豆非常陌生,但却很是相信郑香盈,当即便将附近乡村的里长都找了过来,让林生传授给他们如何种植土豆。

    里长们也正在为这大旱担忧,听说这种新奇东西不必太多的水便能成活,也很感兴趣,当即便请了林生等人回去教他们如何种植土豆,鹤壁的土比荥阳更适合种植,很多地方都是沙壤土,土豆成活率高,产量也高。

    林生他们在鹤壁忙了好些日子,总算是将郑香盈托付的任务完成,鹤壁的乡村里边大部分都种上了土豆。回到荥阳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三月底,这时已经间歇的下过几场雨,可是每次雨量都很少,才打湿了地面,雨便歇了。

    一些庄户们见着下雨,本来还在懊悔不该听着东家的话种土豆,该将地留出来种稻子,这懊悔还在喉咙口,天色就已经放晴,雨水就如被人收了去一般,一点儿也不见。众人见老天是这模样,一时也没了底,互相约着去了租户头儿那里:「咱们剩下的那一半田,究竟是种稻子还是全部种上土豆?」

    租户头子的眉毛成了一个倒八字,他又如何能给个决定?摇了摇头道:「你们各家各户斟酌着看看,自家粮食究竟剩了多少,好好划算一番。」

    等着租户们散去,租户头子的婆娘扭着身子走过来:「当家的,咱们家的滴呐?」

    租户头子沉思了一会儿,咬了咬牙道:「全部种土豆!」

    第二日众人便去郑香盈那里领催了芽的种薯,各家各户拉了回去开始种植,郑香盈亲自到田间地头进行指导,瞧着他们将土豆种下去这才放下心来。

    忙碌了一日回到归真园,郑香盈只觉得全身酸软,晃了晃肩膀道:「我怎么就这般没用了?才忙了两日,便一身酸痛了起来。」

    小翠端着水盆走进来,绞了帕子给郑香盈净面:「姑娘,那些粗活儿让下人们去做便是了,你又何必自己劳心劳力?」这两人郑香盈虽然没有亲自跳下地头去种土豆,可瞧着那些租户们没做到位的,不免心急,拿了锄头站在田埂上刨了几锄头给他们做示范,东家做一点,西家做一点,也算是不少的折腾。

    「姑娘,你可别这么累坏自己,若是杨公子知道了,保准会说奴婢没有用处,也不知道劝着姑娘些!」小翠将帕子甩了甩,一边端了水走了出去:「这土豆也种下去了,姑娘便安安心心的歇几日罢。」

    听着小翠提到杨之恒,郑香盈心中忽然的一阵甜,有一段日子没有收到他的来信了,也不知道他在西北那边过得怎么样。楚王举兵,北狄人也应约呼应,本来他们从未在早春进犯过大周,这次却在二月中旬派了大批骑兵闯入西北边塞,此时西北应该战事正紧,杨之恒来不及写信也是常理。

    只愿他平平安安的便好,郑香盈闭上眼睛,默默的祈祷了几声,眼前浮现出了杨之恒那俊朗的眉眼来,他眼神专注的瞧着自己,脸上带着纯真的笑容,郑香盈用双手捧住脸,只觉得手心有些发烫。

    郑香盈这晚上睡得很香,直到日上三竿才醒了过来,刚刚梳洗完毕用过早饭,就听外边鲁妈妈跑了过来,气喘吁吁道:「姑娘,郑家七房大少爷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郑远山?他过来做什么?郑香盈心中颇有几分奇怪,自己与荥阳郑氏那可是井水不犯河水,已经将那界限划得明明白白的了,为何他又还要到归真园这边来?挑了挑眉头,郑香盈朝鲁妈妈点了点头:「让他进来。」

    郑远山穿了一件素丝袍子,领口处绣了些云彩回路,他比两年前长高了不少,嘴唇边上隐隐有了浅浅的胡须。郑香盈见了他,微微一笑,算是和他打了个招呼。

    「郑小姐。」郑远山却似乎有几分不好意思,轻轻咳嗽了一声,才开口喊了她一句,这话刚刚落了个尾音,就被小翠给堵住了:「郑大少爷,你称呼错了,现儿我们家姑娘姓许,你见了她该跪拜,口称郡主安好。」

    郑远山脸上一红,几乎要说不出话来,郑香盈朝他笑了笑:「郑大少爷,小翠虽然是与你开玩笑,但她说的没错,下回你见了我,可不能喊郑小姐了,郡主不郡主的我不计较,可你怎么着也该称我为许小姐,我已经不是荥阳郑氏的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