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他自然不会有事情。」郑香盈此时已经恢复过来,她朝镇西大将军微微一笑:「他肯定会回来,因为他知道有我在这里等着他。」

    镇西大将军见郑香盈气度从容,心中也是赞许,毕竟这郡主便是郡主,与一般寻常女子不同,他也曾见过不少来军营寻找夫婿的女子,个个见到他便是眼泪滂沱,哭得天昏地暗,那哭声闹得他都有些手足无措,而这位郡主却从容优雅,一副不惊不惧的模样,仿佛杨之恒只是出外做客,不久就会回来一般。

    「大将军,我方才进城的时候,见着有些士兵在开荒垦田,莫非西北军营也种庄稼?」郑香盈有几分好奇,她见着那些田地并不好种水稻,可若是种了旁的适合沙壤的植物,定然能收获颇丰。

    「是,些许种了些庄稼,只是每收成都不怎么样,粮食打得少,空壳子多。」镇西大将军也很惊奇,这位郡主怎么便注意到开荒垦田的事儿来了。

    「大将军,若是信得过我,明日起我便替你好好规划一番,保准今年粮食收成要高。」在这里坐着干等杨之恒的消息也不是一个事儿,不如发挥自己的特长,帮着镇西大将军好好打理下农活。

    「你……」镇西大将军眼睛瞪得铜铃大,实在不敢相信,这位瞧上去娇怯怯的郡主,竟然会种田?还要来指导他的士兵种田?她是在开玩笑吗?

    「大将军若是不相信,明日便带我去一块地里看看,我给提提意见,看看会不会效果更好。」郑香盈笑了笑,她能理解镇西大将军的感觉,就凭她的穿着打扮,大概没有人相信她会种庄稼的罢。

    第二日镇西大将军真陪着郑香盈下了地头。郑香盈穿了件粗布衣裳,跳下地里有板有眼的指导那些士兵干活,说出来的话句句内行,让镇西大将军不由得相信了她:「郡主,这田间地头的事情,那我可交给你了。」

    郑香盈抬起手来抹了一把汗:「没问题,我保证玉泉关今年的收成要比往年好!」

    镇西大将军见郑香盈笑起来明眸皓齿,一张瓜子脸上闪着红润的颜色,一时间不免感慨,她与杨之恒可真是一双璧人,只是杨之恒究竟又在哪里?沙海是个人人谈之色变的地方,可他偏偏要往里边闯,唉,他也太胆大了些。

    四月天气渐渐暖和,西北边塞上到处都是茵茵绿意,天空明朗了起来,蓝天白云瞧上去令人心旷神怡。郑香盈带着小翠鲁妈妈方妈妈在田间走动,瞧着那绿油油的叶子感叹:「妈妈,你瞧瞧,这庄稼长得多好。」

    「这边气候虽然不好,可今年至少下了几场大雨呢。」鲁妈妈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荥阳那边怎么样了。」

    虽然赤霞山上有小溪,田庄里有大池塘,可若老天爷不下雨,恐怕归真园与赤霞山会受影响。最近郑香盈接到归真园那边过来的信件,上头简单说了下园子里边的情况,三月下旬下了一场雨,虽然不大,可总算缓解了些,园子里的树叶本来都起了卷子,得了这场雨,叶子又一片片的舒展开了。

    楚王前进的势头已经大不如前,很多地方本来已经被楚王控制的,不知为何又改旗易帜打出反谋逆的旗号来。在豫地本来都已经攻到了许昌,可是在豫王府亲卫与洛阳荥阳等地的指挥卫所的共同抵抗下,楚王军队没能再往前进一步,反而慢慢的被击退,从许昌又退回了信阳。

    郑香盈将信看了一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看来归真园和赤霞山现在暂时无虞,楚王这进攻的势头已经受到抑制。说实在话,大周这些年基本平稳,百姓日子都还过得下去,又有多少人会支持楚王的谋逆?那些举兵成事了的,大部分都是战争下民不聊生,若不起来反抗就只能等死而已,以这个前提条件为基础,得了民心,这才会一路披荆斩棘的前进。而百姓吃得饱穿得暖,谁又会赢粮影从的跟着楚王去和朝廷作对?

    将信笺折了起来,仿佛把什么事情都抛在了一旁,全塞在信封里边,信上所写的这些东西,似乎离她变得很远了,她什么也不想知道,什么也没有兴趣,现在她只想要知道杨之恒的下落。

    闭上眼睛,眼前仿佛就出现了他的脸,浓浓的双眉,英武的大眼,似笑非笑的在望着她。「之恒……」一点点钻心的痛慢慢的涌了上来,带着滴滴晶莹的泪水——她哪里是个坚强的女子,只是不习惯让旁人见到自己的软弱。

    每日出发去玉泉关外,她都会登上城楼眺望远方看一阵子,希冀能看到杨之恒骑马从天边朝她奔来的身子。城楼本是军事要地,外人不能上去,更别说是一个女子,可因着她身份特殊,镇西大将军给了她这个特权。玉泉关的将士们也知道她是杨之恒的未婚妻,对她十分的尊敬,每次她在城楼眺望的时候,看守城楼的士兵都会默默的陪在她身边,与她一起眺望着那遥远的边界线。

    「姑娘,李副将给你这个东西。」小翠拿了一个长柄单筒走了过来,郑香盈接到手里看了看,有几分惊诧,这不就是后世的那望远镜?只是这东西做得很粗陋,那镜片也不很明亮,有几分模糊,上边还有划痕。

    「他是哪里弄到这东西的?」郑香盈将那单筒望远镜凑到眼前,眯了一只眼睛望了望,远方果然仿佛蓦然被拉到了眼前一般,不得不说,这望远镜虽然粗糙,但功效还是很好。

    「昨日他在互市上看到了这东西,花了他三百两银子呐。」小翠在旁边抬眼望着郑香盈,有几分心酸:「他说姑娘你该用得着,交给守城楼的士兵,让他们转给你。」

    「他一个月薪俸不过几十两银子,怎么能让他如此破费。」郑香盈一边将单筒望远镜转着角度一边吩咐小翠:「等会你去将银子给他,记着还给他夫人捎点东西,她有孕在身,得多吃些好东西补补身子。」

    「是。」小翠应了一声,站在郑香盈身边望着远方,那天边依旧是茫茫的一线,灰黑交杂着,都看不清有些什么。

    忽然间,就听身边郑香盈轻轻「啊」了一声,小翠抬头望了望,发现她全身都在微微的发抖,似乎一只手托不动手中的单筒望远镜,用两只手一道捧了起来,一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只眼睛却睁得大大的,正透过那单筒望远镜聚精会神的望向远方。

    小翠攀住城墙垛子,趴在那里往远方眺望着,她只看见隐隐约约有小黑点在向这边移动。慢慢的,那群小黑点开始变大,越来越大,直到她发现那是一群正在缓慢行走的人,还牵着马和牛。

    「他回来了,之恒回来了!」郑香盈激动得跺了跺脚,将手中的单筒望远镜放了下来,脸上有着兴奋的神色。

    小翠听了也是惊喜万分,轻轻碰了碰郑香盈手中的单筒望远镜:「姑娘,给我瞅瞅。」

    郑香盈将单筒望远镜塞在了小翠手中,飞奔着跑下了城楼,小翠举起那望远镜瞅了瞅,远处的那群人仿佛就在眼前一般,骑着马走在最前边的那人,脸上虽然已经长出了细细的小胡须,但她依旧认识,那不是杨之恒又是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