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四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侍女点头应了一声,赶紧跟着塔丽娜公主往回走,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公主竟然这般轻易便放下了?实在真让她觉得奇怪。这时又听塔丽娜公主在前边絮絮叨叨的说:「我想像杨将军这般英俊的男人,大周应该还有许多,我去京城的时候可以好好挑挑。」

    原来公主又换了目标,看来她对杨之恒用情并不深,侍女这才放下心来,陪着笑走在塔丽娜身边,瞧了瞧乌蓝的天空,感觉很好,大周果然要比沙海那边强多了。

    休整了几日,杨之恒便护送着塔塔尔酋长进京城,镇西大将军给他点了一彪五百人的士兵,大家一路向东而去。郑香盈也跟着车队前进,两人一路上腻歪在一处,看得杨之恒手下的士兵都快要不认识杨之恒了。这还是那个杀伐决断的杨副将?怎么便是一副老婆奴的嘴脸,每日里都是觑着郡主娘娘的脸色行事,样样都想讨她的欢心。

    一路上过来风平浪静,楚王的叛军已经被控制住了,从玉泉关出来,沿路也没见到动荡不安,老百姓的日子过得依旧和乐美满,仿佛楚王谋逆这事情从来便没有发生过一般。

    「之恒,咱们是不是该先回洛阳一趟?」郑香盈坐在马车里,掀开帘幕瞧了瞧马车外边的杨之恒:「我想你师父和我二哥都会很想见着你平平安安的回来。」

    杨之恒点了点头:「可不是,我也是这般想。」

    「那他们怎么办?」郑香盈探出头来,指了指前边走着的几辆马车:「你还得送他们往京城去呢。」

    「先送你。」杨之恒一只手攀住马车车厢,一双眼睛笑眯眯的盯住郑香盈:「亲疏远近要有分别,不先送媳妇儿,倒去照顾外人,这算什么一回事情!」

    小翠在旁边拍着手笑得欢快:「姑爷说得可真对,瞧着那个公主就觉得不舒服,凭什么让她快活?得拉着她绕一圈儿再说!」

    车队慢慢进入洛阳,杨之恒与郑香盈将塔塔尔酋长和家人安排在朝廷接送外宾的驿站,两人带着手下急急忙忙的赶去了豫王府。这么久没有见着焦大与许兆宁,杨之恒确实有些牵挂之情。

    走到豫王府大门,两个门房正在磕牙花子说闲话,见着郑香盈与杨之恒赶紧上来作揖行礼:「郡主,杨公子回来了!」

    「我师父在府里吗?」杨之恒随口问了一句,抬腿就要往大门里边跨进去,耳边传来两个门房异口同声的话:「杨公子,府里现在都没有人了,你赶紧去京城罢,焦大爷也去京城里边了。」

    「府里边没有人了?」郑香盈很是惊诧:「全都去京城了?」

    「是!」两个门房脸上喜气洋洋,眉毛都要飞了起来:「这么大的事情郡主还不知道?楚王起兵攻打豫地的时候,大公子与二公子就把豫王府里的人全送去京城了,早两日楚王已经被捉住,大公子与二公子也赶着去了京城。」

    「原来如此。」郑香盈与杨之恒互相对视了一眼,看起来这豫王府都不必要进去了。

    「郡主,王爷还特地叫人带了话过来,若是你回来了,让你也去京城呐。」一个门房笑得满脸春风,溜了一眼望了望杨之恒:「估摸着要在京城给你与杨公子完婚罢?」

    今年郑香盈已经及笄,照着大周的规矩,及笄以后便能出阁了,郑香盈听了门房这话,脸上一红,转身便往马车上走,杨之恒笑着追了上来:「香盈,那你是回荥阳还是去京城?」

    郑香盈瞥了他一眼,没有答话,掀开马车帘幕便往里边钻。杨之恒有几分焦急,扒拉开帘幕追问着:「香盈,你究竟打算去哪里?」

    鲁妈妈在一旁见着杨之恒这般着急的模样,叹了一口气:「小杨公子,你便这般不开窍了,要去京城不要经过荥阳?顺便去归真园瞧瞧,然后再去京城不就是了?」

    杨之恒听了这话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便忘了这档子事情了!」望了望郑香盈,他笑得一脸得意:「香盈,你怎么便不提醒我一声,害得我这般追着你问!」

    「有人不长脑子我又有什么办法?」郑香盈白了他一眼:「咱们快些赶路罢,我来不及要回去看看了,好几个月没在荥阳,也不知道园子里是不是一切顺利。」

    回到驿站,塔塔尔酋长一家刚刚才用了驿丞端上来的好茶,听说又要往前赶路,塔丽娜公主满腹牢骚:「都说洛阳繁华,怎么着也该好好逛逛才是。杨副将,怎么着也该安排人带我们四下瞧瞧。」

    杨之恒冷着脸喊来一位士兵:「你带公主四处去逛逛,我们先行一步,到时候你们快马加鞭的追赶过来。」杨之恒此时心里十分着急,巴不得快些到京城跟豫王商量郑香盈出阁的事情,哪里还能体会塔丽娜公主游山玩水的心情。

    听说要自己单独赶路,塔丽娜公主蜜蜡色的脸孔白了几分,指着杨之恒嚷了起来:「我?一个人赶路?」

    「那是当然。」杨之恒看了看塔塔尔酋长:「我想酋长也是想着要早些到京城面见大周皇上罢?」

    塔塔尔酋长点了点头:「自然是正事重要紧。」洛阳繁华,京城更繁华,等着受了封赏再去游山玩水,心情会更好一些。

    塔丽娜撅了撅嘴,愤愤的看了一眼郑香盈与杨之恒,以前杨之恒还好说话,为何现在就越来越冷得像冰块一般了?一想想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着他,塔丽娜公主便觉得满心委屈,看着杨之恒十分不顺眼。

    「你怎么便对她这般冷淡起来了?」郑香盈坐在马车上,瞧着杨之恒只是微微的笑:「你是想让我放心不成?」

    「那是当然,谁叫她那晚上凶巴巴的与你说话。凡是我们家香盈讨厌的,我都讨厌。」杨之恒哈哈一笑,一双眼睛几乎要粘在了郑香盈身上:「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成亲比较好?六月还是七月?」

    「小杨公子,六月七月哪里来得及,现儿都五月中旬了!」鲁妈妈在旁边只觉好笑:「这出阁前要备嫁,少说也得要一年呢!」

    「一年?」杨之恒被这话惊住,身子晃了晃,差点从马上摔了下来。

    阳光和煦的从翠叶间透了过来,投在地上,一点点金光闪闪交织跳跃,这五月的天气柔和得如少女情窦初开的脸,总能见着微微的笑靥,那笑容温情脉脉,就如那藏在心底的情愫一般,舒缓而陶醉。

    车马辘辘向前走,官道两旁的行人见着这般大的阵势都在窃窃私语,不知道这队人马是什么来路。杨之恒派了人快马加鞭先去了归真园报信,打算将塔塔尔酋长一家扔到荥阳驿站,自己与郑香盈去归真园那边看看。

    上午辰时出发,申正时分才到荥阳。杨之恒将塔塔尔酋长送到驿站,吩咐手下:「荥阳晚间有夜市,酋长与公主若是想要出去逛逛,那你们便陪着去,千万要小心。」

    交代好了事情,杨之恒这才陪着郑香盈往归真园那边走,福伯归心似箭,将拉车的马赶着走得飞快,不多时便见着归真园的大门。此时日头逐渐的要往西而去,天空中不时有鸟儿飞过,急急忙忙的展翅归巢,归真园的大门外边站着不少的人正在翘首盼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