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姑娘,姑爷回来了!」小琴和小棋站在最前边,激动得眼睛都睁大了几分:「姑娘,你瘦了不少!」

    郑香盈朝她们笑了笑:「每日里坐车颠簸,想不瘦都不行呢。」下了马车,众人拥簇着往园子里走了进去,大家围着郑香盈与杨之恒看了个不停,不住的问着西北那边的情况,每人脸上都露出了欢喜的神色。

    原先听说杨之恒失踪了,园子里的人也都在为郑香盈担忧,好不容易才遇着一个能文能武又一心一意的姑爷,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郑香盈去西北寻杨之恒的时候,每日大家都在虔诚的烧香祈祷,希望杨之恒能早日平安归来,看来老天爷还是个好心人,听着他们每日这样念叨,终于将杨之恒送回来了。

    「姑娘,我跟你说件好笑的事儿。」说完西北的事儿,小琴拉了郑香盈的衣袖笑了个不歇:「这几日,郑氏那边每日都派人过来问姑娘有没有回来呐。」

    「问我?」郑香盈有几分奇怪:「我都出族了,他们还来找我做什么?莫非又想打什么主意不成?」

    小琴摇了摇头:「姑娘,我也是奇怪,他们每日都来问,神情还很焦急。」

    「还有这样的事情?」郑香盈想了想,这郑氏神情焦急的来找她,只有一种可能性,郑家遇着大麻烦了!否则怎么会急巴巴的赶着来找她?还不是想着利用她这个郡主的身份,让她在豫王面前说几句好话?

    郑氏,应声是与楚王有联系罢?豫王府的门房不是说早些日子楚王已经被抓住了,押解去了京城?郑氏现在焦头烂额自然是与这事情有干系了。郑香盈坐在那里,想着以前的事情,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郑氏留在荥阳的一群老头子老太婆,竟然会纡尊降贵的来找她?难道就不怕老脸被打肿?

    「姑娘,姑娘,外边来了一群人,一路拉着红色的绸缎到咱们归真园门口了!」外边传来急急忙忙的脚步声,金锁那张小脸蛋从门边露了出来:「姑娘,你快些出去瞧瞧!」

    郑香盈一愣,拉着红色绸缎?这又是哪拨人马?她还没说话,杨之恒却在旁边跳了起来:「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想来迎娶我们家香盈不成?还拉着红绸过来?小爷这就去将他揍扁了!」话音刚落,他便急急忙忙的奔了出去,弄得郑香盈也赶着往外边奔。

    归真园的大门口站着一群人,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投在地上,影影憧憧的一大片。他们身后是红红的绸缎,十分轻柔,随着风在不住的摆动。那红绸似乎无边无际,站在归真园往那边看了去,只见一片红色,也不知道那源头在哪里。

    为首站着的是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身后还有二房三房几位老太爷老夫人。这几位郑氏的长辈看上去老了不少,郑老夫人甚至还拄了一根拐杖,身子有些佝偻,瞧着便比往日要老相了许多。郑香盈见果真是他们几个,心中的推测更是落了实处,朝郑大太爷微微一笑:「郑大太爷,今日怎么到我归真园来了?」

    郑大太爷望着郑香盈,有几分尴尬,但一想着家族里的烦心事,他也只能老着脸皮道:「香盈,咱们本是一家人,你一直都是喊我大伯祖父的,怎么现儿却如此生分了。」

    「郑大太爷,我已经被荥阳郑氏族谱除名,哪还有资格那般称呼你?」郑香盈挑了挑眉毛:「恐怕不合适罢?」

    「合适,怎么不合适?」郑大太爷一迭声的说着,眼睛里露出了渴望的神色:「当时是我们糊涂,竟然将你除族了。今日我便是特地向你来赔罪的,你在洛阳府衙的公堂上说,要我们十里红绸迎你,你才愿意回郑氏,现儿我们特地从荥阳城门口拉了这十里红绸过来,还请你不要计较过往,回归郑氏罢。」

    看起来郑氏真是遇着大难了,这般不要脸面的花了血本来迎她回去,唯一的可能性便是郑氏站错了队伍,楚王倒台了,郑氏可能也会跟着倒霉。几个郑氏老太爷老夫人脸上都是一副尴尬的神色,可眼睛都在巴巴的望着她,只希望她能点头答应下来。

    「郑大太爷,我想你确实是老糊涂了。」郑香盈悠悠然说道:「我现儿是皇上赐了国姓,我已经不姓郑了,我姓许,跟荥阳郑氏半点关系也无,哪里又能再回郑氏?」

    郑大太爷脸色通红,站在那里手不住的发着抖,好半日说不出话来,郑香盈瞧着他那模样,心里不由得暗暗推测,究竟郑家与那楚王有什么样的勾结,竟然紧张到这种地步。兵变失败楚王定然逃不出一个死字,支持他的官员也不肯定得不了好下场,可只要不是主力,不是明面上支持的,也不过是个革职了事,毕竟楚王此次举兵,牵涉的面太广,要是全部株连五族,那大周的刑场恐怕会血流成河了。

    瞧着郑大太爷这般紧张,看来郑氏做下的事情还不少,所以他才会这般急病乱投医的来找自己。自己与郑氏早已决裂,是万万不可能替他们说话的。

    「香盈丫头。」郑老夫人叹了一口气,向前走了一步,却被杨之恒一瞪眼又退了回去,她一张老脸似乎有些挂不住:「香盈丫头,以前的事情都是误会,你便别再置气了,毕竟你父亲与你母亲都是荥阳郑氏的人,你身上总是流着我们郑家的血,郑家还有你的兄弟姐妹,难道你便忍心看郑氏遭殃不成?」

    郑老夫人说罢便往后边招了招手:「香林香芳你们也不知道快来见见香盈,躲在后边做什么呢?」

    郑氏众人让出了一条路来,郑香林带着几个弟弟妹妹慢慢的走了过来,后边还跟了一个蔫头蔫脑的郑远山。

    「香盈。」郑香林刚刚喊了一声,便见着了郑香盈身边的杨之恒,她的眼睛瞪大了几分,杨弓子,他怎么穿了一身盔甲站在郑香盈身边?他不是归真园的下人吗?可这身衣裳不是那将军们才穿的?

    「二姐姐。」郑香芳挨着走了上来,眼睛红了红:「大伯祖父说京里出了大事,弄不好我们郑氏会有灭族之灾,你就帮帮我们罢。」

    这边郑香芬也张开手抱住了郑香盈的腰:「二姐姐,香芬害怕,香芬不要死。」

    看起来这群老家伙又打上亲情牌了,这跟郑氏七房有什么关系?大周朝早就废除了连坐之刑,七房又没有人在朝廷为官,又没有谁去给楚王出谋划策,怎么着也不会扯到七房这几个孤儿身上来。

    郑香盈摸了摸郑香芬的头发,小声安慰她:「香芬,不会的,你别哭。」

    「怎么不会?」郑香芬抬起泪汪汪的眼睛,转身指了指郑远山:「大哥帮着大伯祖父做了不少事儿,若是算到他头上,可不是扯出了我们来了?」

    自己不在荥阳的这几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郑香盈皱眉望了望郑远山,见他耷拉一张脸,不言不语,心里有几分疑惑,将郑香芬拉到身边,掏出帕子替她擦了擦眼泪:「莫要哭,他做下的事情是他自己来承担,跟你们没什么干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