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一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郑香林在旁边听着脸色发白,绞着十根指头不敢开口说话,这边郑老夫人咳嗽一声,将拐杖顿着地面「得得」的响:「香盈丫头,你怎么便这般狠心,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兄弟姐妹遭殃,看着郑氏受难?」

    「郑老夫人,我都不是郑氏的人了,郑氏受难与我有什么干系?」郑香盈直视着郑老夫人,见她咬牙切齿,恨不能扑上来揪住自己敲打一番,不由只觉好笑:「郑老夫人,你那孙女儿不是给许大公子做了鬼妾?你可以去求求她,总比来求我要好。」

    郑老夫人有几分尴尬,他们不是没有去找过郑香莲,可她回复得十分坚决:「当时郑氏将我送进豫王府做妾,便已经没有将我当郑氏的小姐看待了,更何况你们还让我来做奸细,替你们留意豫王的举动,这是极其危险的事情,一旦被发现,我便会死无葬身之地,你们可曾为我考虑过一分一毫?现儿楚王败了,你们便想真来找我了,莫说我没这个能力,便是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替你们说话。」

    「你瞧瞧你养出来的好孙女!」郑大太爷气得脸色发青:「真真是一条白眼狼,亏得你那么心疼她!」拍着桌子将郑香莲好一阵咒骂,郑大太爷喘了几口气:「只是找她估摸着也说不上话,还不如去找香盈丫头,豫王一直看重她,现儿她又教人种植土豆立下大功,由她去开口求情总怕比香莲丫头要强几分。」

    当下便让人去将荥阳城里丝绸铺子里的红绸都买了下来,不断的派人来打听看郑香盈回来了没有,功夫不负有心人,今日终于得了信儿,郑香盈回了归真园,他老起脸皮喊了几房的兄弟一道过来找郑香盈,希望她能替族里说几句话,没想到这丫头铁石心肠,怎么都没有转圜的余地。

    夕阳如血,染得天边的云彩滟滟的一片红色,那余晖很是灿烂,托着那明晃晃的日头一点点的往下沉了去。归真园门前围的人愈来愈多,大家都在好奇的看着热闹,不时的还交头接耳的说上几句。

    「从荥阳城外十里红绸的扯到城北来了,郑氏也算是下了决心,也有诚心,为何那位小姐却这般坚持?一个人总不能没有家族,虽说郑氏将她族谱除名确实做得不对,可现儿长辈们都拉下脸来求她,她怎么能这般傲气?」有人望着郑香盈直摇头:「莫要太倔强,一个女儿家还不得靠着家族?」

    「她现在早就不是荥阳郑氏的人了,她被皇上赐了国姓,又封了郡主,何尝还需要荥阳郑氏来给她撑腰!」旁边有人嗤嗤的笑:「郑氏真的是自己打自己的脸,那会子趾高气扬的将她赶出族去,现儿却十里红绸来请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郑大太爷与郑老夫人几个见郑香盈坚持着不肯答应,又听着围观百姓的窃窃私语,面子上实在有些挂不住,郑老夫人举起拐杖朝郑香芳郑香芬腿上打了几拐杖,咬着牙齿骂道:「还不快些跪下来,请你姐姐帮忙,总要帮着荥阳郑氏过了这个难关才是。」

    楚王兵败,受牵连最严重的是大房,郑德妃将宝押在楚王身上,附带着自己几个儿子全部投靠了楚王,打发了人去京城还没回信,现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郑老夫人一想着这事儿心中就焦急万分,全身上火,嘴唇皮子都干裂成一块一块的。

    郑香芳与郑香芬蓦然挨了郑老夫人几拐棍,膝盖弯里一阵酸麻,不由自主便跪倒了下来,郑香芳委委屈屈望着郑香盈,一个劲的眨眼睛,既然郑香盈都说了七房会没什么事情,那可千万别答应郑老夫人的要求,怎么着也该瞧着大房倒霉才是。

    郑香盈弯腰将两人拉了起来,朝郑老夫人笑了笑:「我说过了,我与荥阳郑氏没有干系,老夫人想着用亲情来束缚我,让旁人都来指责我不顾姐妹之情?」她瞥着郑老夫人一阵红一阵白的脸摇了摇头:「你和我打交道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从来不会因着世俗的观念而改变自己的行为举止,该做的事情我会做,不该做的事情,你们再如何胁迫我,我也不会做。」

    郑老太爷见郑香盈说得坚决,心里知道这事情没有挽回的余地,暗自懊恼那时候不应该将郑香盈逼得那般紧,现在却是束手无策了。郑老夫人扶着拐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香盈丫头,你也莫要如此坚持,你开个条件,看看究竟怎么样你才肯出面相帮。」

    「老夫人,这话倒还有几分意思。」郑香盈瞧着郑老夫人灰败的脸点了点头:「老夫人,方才你让我的妹妹们跪下来求情,为何你自己不跪?你暗地里做了那么阴毒的事情,难道你便不该向我下跪赔不是?」

    「什么?你、你要我向你下跪?」郑老夫人惊在那里,拐杖几乎都没有拿稳,旁边的丫鬟婆子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这才没有摔到地上去。

    「是,你自己说要我开条件,那我自然便要提,这是我第一个条件,你们几个须得向我下跪,为当年你们做错的事情赔礼道歉。」郑香盈傲然站在那里,轻蔑的望了那几人一眼:「你们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迫害我到什么地步,你们心里没有数?出族前你们一心想着整治我,出族以后还与楚王暗通款曲,出卖我的消息,害得我差点小命不保,你们这时候却有脸来求我?」

    身边的杨之恒听了郑香盈的话,大为吃惊,伸手指了指那几个人:「香盈,他们竟然串通楚王来害你?」回头叱喝了一声:「给我拿下,此乃楚王余党,一并送去京城受审!」

    亲卫们应了一声便纷纷涌上前来,将郑大太爷扭住,郑老夫人见了脸色大变,也顾不得脸面,「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香盈,我们真没有让楚王去捉拿你,这事情与我们没有关系,你便大人大量,放过我们家老爷罢!」

    高贵的郑老夫人此时已经没有任何高贵可言,她匍匐在那里,一双手扒拉在泥土里,就如郑香盈脚下的尘埃一般的低微,眼中老泪纵横,脸上已经是惨白一片,头上的抹额歪到了一边,上头那颗硕大的宝石也不再熠熠生辉。

    郑香盈瞥了一眼郑老夫人,微微一笑:「老夫人,你这一跪就能让郑氏安然无恙的话,未免也太值钱了。之恒,让你的手下将郑大太爷给放开。」

    「为什么,他们竟然这样对你,我可不能让他们舒舒服服的过好日子!」杨之恒竖着两道眉毛,脸色铁青,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老东西,一心想算计香盈,自己决不能放过他们。

    「之恒。」郑香盈拉了拉杨之恒的手,笑得十分甜美:「将他们送去京城,不刚刚好与他们的儿子女儿团聚了?」她心中盘算,与其让郑氏合族团聚,还不如让几个老家伙在荥阳心急如焚,时时刻刻为自己的儿女担心,这样可不是比全家进大牢要好得多?

    杨之恒一愣,马上领会到了郑香盈的意思,瞅了郑大太爷一眼,挥了挥手:「将他放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