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你、你、你……」郑老夫人见郑大太爷脱了险,总算心里安稳了些,可是一琢磨郑香盈的话,脸色又白了起来:「你为何说话不算话?你不是说只要我们向你下跪,你就答应会想办法帮郑氏渡过难关,怎么又想反悔不成?」

    「郑老夫人,你弄错了,那只是我开出的第一个条件。」郑香盈望着她笑得风轻云淡:「我想在场的人都听得很是清楚,可能你年纪大了,耳朵有些不好使,没听到也是有可能的。」

    「那你第二个条件是什么?」郑老夫人跪在那里,全身都在发抖,这郑香盈也实在太嚣张了,等着儿子女儿都平安以后,自己再想办法看能不能让她日子不好过!只是……她抬眼望了望郑香盈,似乎这事情难度太大。

    「第二个条件嘛……」郑香盈转了转眼睛,慢悠悠道:「我还没有想好呢,等着我想好再派人去告诉你们。现儿时间也晚了,我还没用晚饭,你们先回去罢。」

    这不是在将自己当猴儿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想出第二个条件来?郑老夫人心里堵得慌,只觉得一口气提不上来,眼睛前边一阵发黑,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老夫人,老夫人!」身边的丫鬟婆子唬得赶紧冲了过去将郑老夫人扶住,却见她双眼紧闭,歪嘴歪脸,一线涎水从嘴角出流了出来。

    「郑香盈,你实在可恨,我要去府衙告你!」郑大太爷见郑老夫人成了这番模样,心中大怒,一只手抖抖索索的指着郑香盈,本想扑上前来,可瞥见站在郑香盈身边的杨之恒,又没了气焰。

    「你们回去罢,赶紧去给老夫人请个好些的大夫过来瞧瞧。」郑香盈一点也不惊惧,目光炯炯的盯着郑大太爷,声音十分响亮:「我说过,我与荥阳郑氏没有半点干系,我姓许,不姓郑,以前的事情我也不再追究,你们的事情也不用来找我,郑氏若是真灭族了,那也是自作孽不可活,绝不是我去说几句好话便能挽回的。」

    仿佛是一场闹剧终于落幕,归真园前边没有了喧嚣,郑氏的人已经回去,围观的路人也早已不见,门口只留下了郑香林带着郑香芳两姐妹。郑香芳郑香芬两人挽了郑香盈的手往归真园里边走,郑香林的眼神却痴痴的落在了杨之恒的身上。

    「二姐姐,我们真不会有事情罢?」郑香芬还是有些胆怯,大伯祖父与伯祖母都将这事情说得很严重,听得她心中直打颤儿,她不想死,一切才开始呢,怎么就要将一切给抛下去那黑暗冰冷的地方。

    「你们能有什么事情?」郑香盈摸了摸郑香芬的头发安慰着她:「现儿皇上清明,没有连坐的刑罚——对了,那郑远山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哼,快别提他了。」郑香芳在旁边气鼓鼓道:「他一心想出人头地,竟然跑去楚王叛军那边了!」

    「他加入了楚王叛军?」郑香盈大为惊奇,没想到这郑远山还能有这般举动,他难道就不贪生怕死?怎么就想着要去投军了?

    「也不是加入楚王叛军。」郑香芳的两颊鼓着气就如那青蛙一般,嘟着嘴儿道:「他觉得大伯祖父不赏识他,总想要自己能出人头地。他与王姨娘说乱世出英雄,准备去楚王叛军那边捞个小官儿做,那叛军的将领见他没有拿族里的荐书,不相信他是荥阳郑氏的人,也没搭理他,直接让人把他赶出来了。」

    郑香盈忍俊不禁,一想着郑远山汲汲营营却四处碰壁的模样,心中也是感叹,这人怎么就如此时运不济,做事情没有一件能成的。不过这样也好,若真是加入了楚王叛军,那现在可真是性命难保了。

    「香盈。」身后传来郑香林犹犹豫豫的声音,郑香盈回头一看,就见郑香林快步赶了过来,脸上有着一种紧张的神色,眼里有几分期盼的望着自己。

    「大姐姐,有什么事情?」郑香盈看她那表情心里便知晓一二,方才在大门口,郑香林的眼睛一直盯着杨之恒不放,现在该是来问她关于杨之恒的事情了。

    夕阳已经完全落山了,月亮正挂在树梢,淡淡的银白颜色,正悄悄的在给大地涂脂抹粉,地上的树影慢慢清晰了起来。

    郑香盈吩咐小翠带着郑香芳两姐妹先进内院,站在院墙边上望着姗姗而至的郑香林,心中暗道杨之恒可真是个大麻烦,玥湄郡主被豫王嫁了自己觉得安心了不少,可去西北一趟便冒出了一个塔丽娜公主,现在又赶着来了郑香林。

    「香盈,我想问你一件事儿。」郑香林赶了上来,拉住了郑香盈的手,眼睛瞥了瞥站在旁边的杨之恒,将嘴巴凑近了郑香盈的耳朵:「那个杨弓子,去投军了不成?」

    郑香林的一颗心砰砰的跳得厉害,还是早几年她送荷包给杨弓子的时候便向他建议,要他赎身自寻出路,看来他果然听从了自己的话。一想到这里,郑香林便觉心中甜丝丝的,又偷眼看了看杨之恒,他穿着盔甲实在英俊无比,郑香林的一颗心跳得更快了。

    「他是去投军了,怎么啦?」耳边一阵温热的气息,郑香盈有几分哭笑不得,这位大姐姐可真是执着。

    「我……」郑香林低下头去,一只手捻着衣角儿,犹豫再三,这才小声说了一句:「我想嫁他。」

    「大姐姐。」郑香盈没想到郑香林会如此直白,她抬头望了望站在不远处的杨之恒,朝他鼓了鼓眼睛。他是习武之人,耳力比一般人要好,相信他已经听到郑香林的话了——这人怎么就这般招桃花,真真气人。

    「怎么了?」郑香林应了一声,却依旧不敢抬头:「你可不可以替我写封信给舅舅,告诉他这件事情……」

    「不可以。」郑香盈还没有答话,杨之恒的声音便传了过来,郑香盈与郑香林两人都转脸望了过去,就见杨之恒一个箭步便蹿到了她们面前,一伸手便将郑香盈拉了过来:「郑大小姐,你怎么也不将事情弄清楚便开口求人。」

    郑香林楞住了,张大了嘴巴望着杨之恒与郑香盈,瞧着两人的手拉在一处,眼睛越瞪越大:「香盈,你们……」

    「大姐姐,难道你没有听说我订亲的事情?」郑香盈瞧着郑香林尴尬得似乎要哭出来的脸,轻轻摇了摇头:「我两年前便订亲了,大姐姐,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知道你订亲了,可我不知道你是和他……」郑香林涨红了一张脸,语气里有些不敢相信的惊讶:「你是高高在上的郡主,他只是一个下人,你们……」

    「大姐姐,你弄错了,之恒不是下人,他一直就不是。」郑香盈也有几分尴尬,郑香林已经先入为主,要解释这事儿可还得费一番功夫。

    「他不是叫杨弓子?是你们归真园的下人,你那时候是这般说的。」郑香林喃喃自语,望了望站在郑香盈身边的杨之恒,尴尬得几乎要哭了出来,眼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极力的克制着没让它掉出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