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六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接了懿旨站起身来,陈皇后朝许兆安微微点头:「给许大公子看座。」

    宫人引了许兆安去了豫王那张桌子,许兆安在豫王身边坐了下来,他很想问问塔国公的情况,可因着多年与豫王的不亲近,不敢开口,只是默默的看着豫王的侧脸,他忽然发现自己与豫王长得一点也不像,大部分是豫王妃的底子。

    许兆宁长得很像父王,也是那种清瘦的身材,面如冠玉,或许这便是他得父王欢心的原因,许兆安觉得恍然大悟,今日自己才知道为何自己不受父王喜欢,还不是母亲没有给他一张像父王的脸。

    正在胡思乱想,就听到一阵悠扬的丝竹之声,司乐坊开始演奏乐曲,一群舞姬从两旁涌了上来,开始随着音乐舞动,水袖纷飞身姿翩翩,配着那袅袅的音乐,简直就如瑶池仙女一般。许兆安坐在那里瞧着那细小的腰肢如杨柳随风而舞,只觉享受,眼睛盯住那些舞姬看个不停,忽然间便忘记了关于那塔国公的事情。

    一曲舞罢,旁边桌子上站起来一个女子,款款走到大殿中央,朝陈皇后行了一礼:「皇后娘娘,我愿意献舞一曲。」

    众人定睛一看,却是那位塔丽娜公主,她双眼深深的凹陷进去,鼻梁高耸,一张脸就如刀子削出来一般,五官十分生动,身上也凹凸有致,一袭纱衣似乎包不住她曼妙的身姿,让人瞧得有些血脉贲张。

    许兆安吃了一惊,这女子又是何人,怎么会在交趾宫里自己要求献舞?若只是舞姬,为何又会坐在宾客席里?许兆安仔细打量了塔丽娜公主一番,只觉她的身段极好,光只是瞧瞧便让他有几分心猿意马。

    「塔丽娜公主,你既然已经被指婚宗室,便不适合再在大庭广众下跳舞。」陈皇后心中很是欢喜,这样的公主正是适合那许兆安,给他指了这门亲事,一点错都没有。

    许兆安听着陈皇后称呼那女子为「塔丽娜公主」,又说她已经被指婚给大周宗室,心中有几分不妙的感觉,转脸看了看豫王,鼓足勇气问道:「父王,这女子是谁?」

    豫王沉默了一会,才低声说道:「这便是皇后娘娘指给你的妻室。」

    这句话便如一个响雷一般,直将许兆安劈得回不过神来,他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塔国公的女儿怎么会是一个异族女子?莫非是养女不成?皇后娘娘怎么能给他配一门这样的亲事呢?

    「不是说将塔国公的女儿许配给我?」许兆安盯住了豫王的脸,父王这般不疼爱他?皇后娘娘给他指了一门这样的亲事,他也不吭一声,就这样让皇后娘娘下了指婚的懿旨?

    「塔塔尔人归顺大周,皇上龙心大悦,已经封了那酋长为塔国公,他的女儿自然便是塔国公的女儿。」豫王回答得十分平淡,他知道陈皇后是为了替许兆宁扫平路上的障碍,可他心底还是不希望一个外族女子做儿媳妇,只是今日他的一切都是由陈皇后替他苦心经营才得来的,他也只能默默接受下来,等着以后自己登基,宁儿为太子,安儿封王,再替安儿好好聘个侧妃便是。

    「什么?」许兆安的肩膀垮了下来,这个异族女子便是他将来的正妻,皇后娘娘亲自指婚给他的妻子!他双手紧紧的抓着那坐垫,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身子稳定了下来,再看看大殿中央,那身材曼妙的塔丽娜公主已经被宫人扶着回了桌子后边,一双杏核眼儿正在往他这边张望。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未央宫的前坪,陈皇后正坐在草地上,她明黄色的衣裳铺展开来,就如一朵极大的花,炫目而耀眼的在绿色的草坪上绽放。

    豫王站在陈皇后的前边,低头望着她,没有开口,他本是为了许兆安的婚事过来,可是一见着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是在想过来指责我不该给你的儿子指婚不成?」陈皇后没有抬头,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但是那笑容里却透出了几分凄婉:「许瑢,你知道吗?为了你,为了宁儿,我苦心积虑的做了这么多事情,不求你一句赞扬,只求你能默默支持着我。可是我却没想到,为了你儿子的亲事,你竟然会来未央宫找我的麻烦。」

    豫王叹了一口气:「你可以给他指个门第不高的,总比弄个异族女子要强。」

    「异族女子又如何?她怎么说也是个公主,配你那长子身份相当。若是我给他指了个门第低的,还不知道旁人会怎么议论我呢。」陈皇后的声音里有几分疲惫,她低下头去看了看自己衣裳上边精美的绣花,忽然间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许瑢,这是我最后要做的几件事情,一切都快要结束了,你便要如愿以偿,我也会去深山古寺里持斋念佛度过余生,只希望你体谅我作为母亲不得不自私,不要再来指责我。」

    「阿纤!」豫王听到陈皇后说要去深山古寺持斋念佛,心中一惊,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心中抽离了一般,空荡荡的一块:「不要,你不要再说这事,我不会让你走的。」

    「我这一生罪孽深重,便是余生持斋念佛,佛祖也不见得会宽恕我。」陈皇后依旧没有抬头看豫王:「你走罢,我只希望我在京城里的这些日子,你能像以前那样,全心全意支持我相信我。」

    豫王沉默的站在那里,瞧着陈皇后露出的一段柔美的脖子,那线条优雅流畅,肌肤就如羊脂玉一般白皙柔润,上边有几根黑色的发丝从簪子下溜了出来,在她的耳边不住的飘扬,就如风中的杨柳一般扰乱着离人的心事。

    郑香盈与杨之恒来到豫王府别院的时候已经是到京城的第三日,这几日他们住在客栈里边,两人想着先去找了焦大,托他作为杨之恒的家人去向豫王府请期,看看将他们成亲的日子定在那一日,可去了青衣卫那边问了下,说焦统领已经被派去苏州那边,参与对楚王谋逆的调查了。

    杨之恒望着郑香盈摇了摇头:「师父可真是忙,怎么又忽然去苏州了。」

    郑香盈站在那里没有吱声,心里却在想着那日救她脱险的黑衣女侠,指不定焦大是想将她从楚王府里救出来,才会自己请命去苏州查案。只是那黑衣女侠武功那般高,应该早就自己飞出楚王府去了,谁又能拿住她。

    「那我只能自己去向豫王请期了。」杨之恒笑了笑,眼睛盯住郑香盈不放:「若是豫王舍不得让你早些出阁,你便要对他说,你半刻也等不及了,只想尽快成亲。」

    郑香盈瞧着杨之恒笑得跟傻子一般,白了他一眼:「什么叫半刻也等不及了,人家肯定会想到旁的事情上边去了。」

    两人说说笑笑的来到豫王府别院,门房不认识他们两人,只是伸手要物证:「你说你是香盈郡主,总要给我们一个物证瞧瞧,否则乱放了人进去,少不得王爷会责怪。」

    郑香盈见这两个门房坚持得很,让小翠塞了快银子给他们:「你们便派人去向二公子通传一句,让他出来瞧瞧,看我是不是他的义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