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七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门房见郑香盈说得理直气壮,又得了银子,也不坚持,转身进去,打发了一个管事妈妈进去通传,不多久许兆宁便走了出来,见着杨之恒与郑香盈,十分欢喜,冲那门房呵斥了一句:「竟然将郡主和杨公子拦在门外!」

    「他们也是尽心尽责罢了。」郑香盈笑着赞扬了那两个门房一声:「二哥,咱们进去说话。」

    许兆宁瞧了瞧郑香盈,或许是得不到的便是最好的,他只觉得郑香盈生得愈发好看了,一张粉脸就如三月的春花般娇艳。再望望她身边站着的杨之恒,他心中又有了几分伤感,杨之恒是好兄弟,郑香盈是好妹妹,他这一辈子只能是远远的站在一旁,默默的关心着他们,只希望他们平安喜乐,那他也觉得开心。

    「之恒,你这次又立功了。」许兆宁收拾好了情绪,朝杨之恒肩膀上敲了一拳头:「竟然误打误撞的捡了一个部落回来。」

    杨之恒哈哈一笑:「那个部落是少吃少喝,还经常被北狄人欺负,这才跑来咱们大周的,要不是人家过得好好的,怎么会跑到大周来,你以为还真是仰慕大周国威不成?」

    「可别说,他们回来得还真不错,那个酋长被封了塔国公,他那个女儿,被皇后娘娘指婚给了我大哥!」许兆宁心中连呼庆幸,还好皇后娘娘并没有将那个塔丽娜公主指婚给自己,否则这下愁眉苦脸的该是他了。

    昨日许兆安欢欢喜喜进宫,结果苦着一张脸回来,听说还砸了不少东西,跟豫王妃大吵了一场,派人去打听才知道是被指婚了一个异族女子,许兆安心里头不舒服。

    「皇后娘娘乃是王妃的堂姐,为何会如此安排,那塔丽娜公主名头好听,说起来是一族的公主,塔国公府的小姐,可真正较量起来,恐怕便是连一个正四品的知府之女都比不上。听说那塔塔尔部落回来不过几千人,一个知府还能管着上万百姓呐。」豫王府上上下下,无不在猜测这其中的曲折:「莫非王爷中意二公子,所以特地向皇后娘娘请奏,不要让大公子的正妻有很好的背景?」

    想来想去也只有这样一个理由了,豫王现在是皇太弟,只等皇上咽气便能承继大统,而太子必然只能大公子和二公子里边挑一个了。豫王一直疼爱二公子,定然会想要立他为太子,为了减轻障碍,所以特地给大公子找了个没有什么背景的正妻,这样便能解释得通了。

    豫王妃得知了这件事情,几乎没有要昏过去,许兆安冲到主院与她说了几句便呛出了声音,豫王妃既恨堂姐糊里糊涂就给许兆安指了婚事,又恨自己没有能力,若是尽早下手,拼着被豫王嫌弃一辈子,将许兆宁给谋害了,现在许兆安也能稳稳当当的坐上这世子之位了。

    出了阁的玥湄郡主得了这个信,也赶着回来安慰豫王妃,可这都没有用,豫王妃还是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你大哥现在这情形,都是我害的。」豫王妃一脸憔悴,拉着玥湄郡主的手只是流泪:「若是母亲有手段,也不会这样了。」

    玥湄郡主望着躺在床上的豫王妃,眼泪珠子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她出阁才一个月不到,便已经深深体会到了做女儿与做媳妇之间的差距,婆婆极其刁钻,自己一个不小心便被她嫌弃,现在行事都小心了不少,根本不敢再如做女儿时那般嚣张。

    本来还想和母亲诉苦,现在瞧着豫王妃这模样,玥湄郡主诉苦的心思都没有了,只能尽力安慰豫王妃:「皇后娘娘这般安排,定然有她的意思,大哥娶了那塔国公的女儿,也就表示着皇后娘娘对他的看重……」玥湄郡主绞尽脑汁想着话来让豫王妃心里舒坦些,可说出来的话就连她自己也不相信。

    「王妃,香盈郡主与杨公子过来了。」外边有管事婆子走了进来:「王妃是见还是不见?」

    豫王妃嫌恶的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不见,就说我身子不舒服,让他们改日再来。」

    杨之恒听说豫王妃不见他们,脸上有了几分焦急的神色:「那怎么办,还得等着王爷回来不成?」他无奈的望了一眼郑香盈,自己愈是心急,仿佛便愈是不能办成事情一般。豫王现在有监国重任,早出晚归,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没事,先去我园子里头等等。」许兆宁招呼了一句,然后吩咐下人留心着大门口,若是豫王回来了便赶紧来知会一声。

    等到晚上,下人气喘吁吁的溜了过来:「王爷回府了,去了宋侧妃的园子。」

    「你怎么今日忽然主动请我过来了?」豫王背着手走进宋侧妃的屋子,瞧了瞧坐在窗户边上,一脸病容的宋侧妃,这么多年来,她总是这副不冷不热的模样,让他瞧着只觉乏味。

    「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宋侧妃咬着牙齿道:「我的孩子究竟是不是还活着?」

    豫王脸上没有半死慌乱,看了看宋侧妃,声音冷淡:「你在胡说什么?宁儿他不是好好的在这里?你每隔一段时间便要疯疯癫癫,都治了这么多年病,怎么还没有好?」

    「许兆宁他不是我的儿子。」宋侧妃很平静的说:「我的贴身妈妈告诉我,我那儿子脖子后边有一颗红痣,许兆宁脖子上没有。」

    「你那贴身妈妈老糊涂了,说出来的话能作数?」豫王平静的望着宋侧妃:「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宁儿就是我和你的儿子。」

    「哼,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许兆宁不可能是我和你的儿子,否则你怎么会对他那样好,现在你又请皇后娘娘给许兆安指了一门这样合适的亲事,你难道不是准备让那许兆宁做世子、做太子?若他是我的儿子,定然没有这样幸运的事情。」

    「怎么会没有?」豫王笑着上前一步,伸出手来掐住宋侧妃尖尖的下巴:「你是我最心爱的女人,我自然要将我们的儿子扶上他该呆的位置去。」

    「最心爱的女人?」宋侧妃挣扎着笑了笑:「就因着你在我这院子里过夜次数最多?」

    「难道不是?」豫王将脸慢慢的俯了下来:「你不要不知足,我这般宠爱着你,一个月里有二十日歇在你的回心院,我允许你活了这么长时间,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宋侧妃的脸越来越苍白,她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豫王那张依旧有几分清秀痕迹的脸,眼中泪水不住的滚落了下来。她在家做女儿的时候,得了消息说要被抬进豫王府做侧妃,她心中欢喜雀跃,豫王是几位皇子里边最有文采的,而且长相最是潇洒无俦,站在那里仿若玉树临风,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给他做侧妃。

    可进了府以后,个中滋味只有她才知道。

    豫王,其实根本就不喜欢她,她只是一件摆设,不,她只是豫王的一枚棋子,摆在回心院里,吸引着众多敌视的目光。

    许兆宁不是她的儿子,自从她接了他在手里时便知道得很清楚。她的贴身妈妈当时看得很是清楚,那孩子后脖子上边有一颗红痣,可许兆宁却没有。

    贴身妈妈惊慌的脸色她现在还记得很是清楚,托着光溜溜的许兆宁,贴身妈妈的声音都有几分颤抖:「侧妃,这不是你的儿子,不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