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八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才生下来的婴儿怎么会有这么大呢,」她也曾听着奶娘似乎无意念叨了一声:「头发都长得这么深,怎么瞧也该有一个多月了,或许该是小公子福泽深厚,在娘肚子里边长了不少。」

    宋侧妃如被雷击,一把将许兆宁翻了过来,后脖子那里的肌肤柔嫩,没有见着什么红痣。「红痣?真的有红痣?」宋侧妃逼视着贴身妈妈:「你没有记错?真有红痣?」

    贴身妈妈连连点头:「侧妃,这事关重大,我怎么会骗你!刚刚生下来的时候,我听着里边有哭声便推门进去,想帮着那两个稳婆换洗,没想到她们却不让我接近,但我还是瞄见了脖子后的大红痣,很是显眼。」

    「孩子,我的孩子……」宋侧妃心头大痛,晕了过去。

    「我知道,许兆宁不是我的孩子。」宋侧妃幽幽的说道,她的贴身妈妈莫名其妙得了暴病身亡,身边的丫鬟婆子全部换了人,那念叨了一声的奶娘也不知去向——虽然她只是光禄寺卿的女儿,可内宅里的弯弯道道她也见得不少,这里头定然有着不能让人知道的机密。

    这么多年,她就如生活在囚笼中一般,外人都羡慕她得了豫王的宠爱,爱屋及乌,就连她生的孩子都被豫王高看,比那嫡出的大公子还更得欢心,可这其中的滋味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只是一个幌子,维护着她也不知道的一个机密,背后必然还有旁人,这是不为人知的秘密。

    豫王逼视着宋侧妃,声音很是清冷:「你这话说了这么多年了,不觉得累吗?」

    「我只想知道,我的孩子是否还活着。」宋侧妃的脸庞上泪水纵横,就如那带雨的梨花:「我每次做梦都能见着他在对我笑,忽然间又在对我哭,还在说好痛好痛!王爷,我不会将这事情向任何一个人说,我会替你好好的保守着这个秘密,只求你告诉我一句,我的孩子是不是还活着,他过得好不好?」

    豫王将钳着宋侧妃下巴的手放了下来,眼睛瞅了瞅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何必如此执着!」她在这豫王府里受了二十年折磨,倒也是个可怜人。

    「我只是想知道,王爷,这么些年,我朝思暮想,心中只有我的孩子,你就不能看在我一片苦心的份上,让我知道他的消息?」宋侧妃「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双手紧紧的攥着豫王的衣裳:「王爷,求求你了。」

    豫王盯着她好半日,这才开口道:「他还活着,过得很好,我没有亏待他。他一直在豫王府里,只是你总将自己锁在院子里,也不出去走走,若是你出去走动,或许能在路上遇见他。」

    宋侧妃呆若木鸡的望着豫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一直在豫王府?」

    「七岁那年开始,他便在豫王府了,而且我对他实在优渥,给了他荐书去西北立了军功,现在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四品的武将,我还替他找了个好媳妇,你便放心罢。」豫王盯着宋侧妃逐渐红润的脸,声音变得格外的冷:「你最好记着你自己说过的话,若是让我听到有般丝风言风语,那你该知道下场是什么。」

    宋侧妃趴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谢谢王爷告知我实情,我绝不会透露出半个字来,我还要瞧着我的孩子给我添孙子呢。」

    这个人究竟是谁,宋侧妃心中已经很是清楚,七岁以后来豫王府,对他很不错,四品的武将,找了个好媳妇,这不是那许兆宁的伴读杨之恒吗?宋侧妃虽然足不出户,可听着丫鬟婆子们议论,也知道这豫王府里有个杨公子,名叫杨之恒,他是二公子的伴读,允文允武。

    「之恒,我的孩子。」宋侧妃坐在地上,瞧着豫王慢慢远去的身影,眼泪慢慢流了出来。

    杨之恒与郑香盈找到豫王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下午,两人并肩而来,杨之恒高大英武,郑香盈娇俏可人,站在那里就如同一双玉璧般,瞧着便让人赏心悦目。豫王瞧着两人,心中只觉欣慰,笑微微的望着他们两人:「听说你们找我?有事情?」

    「王爷,我想求娶香盈。」杨之恒直截了当说明了来意:「订亲都这么久了,还没选下婚期,我有些着急。」

    「急什么。」豫王盯着杨之恒看了一眼,暗自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儿子确实是难得的英才,只是今生今世自己却不能与他相认,只能借着郑香盈的身份多多弥补他一些了。「这婚期需得请钦天监排除黄道吉日来,再在里边选一个。」

    「为何一定要让那钦天监来排,到外边随便找个算命看卦的选个好日子便是了。」杨之恒听了这话有些不爽,哪有这么多规矩,他恨不能焦大一回京城就与郑香盈完婚。

    「香盈乃是宗室郡主,生辰八字怎么能流传到外头去,自然是要请钦天监来排日期的。」豫王瞧着杨之恒鼻子尖上微微涨红,朝他笑了笑:「都已经过了纳徵礼,你又着急什么呢。这请期到正式完婚,少说也得一年多,香盈还得好好在府里备嫁。」

    「一年太久了。」杨之恒摇了摇头:「最多半年罢。」

    「你别着急,等着你师父回来再说,怎么着这事也是长辈出面办理,怎么有小辈自己来操持的道理。」豫王摆了摆手:「你们去罢,我自然心中有数。」

    杨之恒这次将塔塔尔部落引着回了大周,也算是立了大功一件,可以考虑擢升几级,年纪轻轻的就能做到三品的官,在大周也算得上是头一份了。等着吏部的折子上来,自己准了杨之恒晋升的事情,再来着手给他操办婚事,亏欠了他这么多年,也得趁着这时候好好弥补一番。

    坐在马车上边,豫王默默的划算着,府邸、田庄、银票……想出来的东西似乎越来越多,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豫王妃是不会上心的,不如派几个管事,专门负责郑香盈嫁妆的事情。

    「豫王殿下。」刚刚落座,外边就急急忙忙的走进来几个人:「苏州那边查案的人已经回来了几个,取了一些证物。」

    豫王「唔」了一声:「知道了,你下去罢。」

    楚王……豫王心中忽然有些伤感,想起了当年,兄弟三人和和睦睦的在一起去上书房念书的情景来,那时候他们多么单纯快乐。他们一母同胞,母亲又贵为皇后,在一群皇子里头显得鹤立鸡群。

    随着年龄增长,三人也慢慢生分了,大哥被立为太子,什么好的东西都要让他先挑,结果他将自己最心爱的人挑了去做太子妃,楚王得父皇欢心,总是事事要压自己一头,但是没想到笑到最后的人却是他。

    楚王这案子不知道该怎么定罪,豫王的手抓住了椅子扶手,一颗心怎么也没有办法平静下来,如果按谋逆来说,那便该满门抄斩,可他却有些不忍心,他与楚王是同胞兄弟,怎么也没办法下手。但若是不这般做,以后楚王与他的后代东山再起又该如何?

    陈皇后倒是没有豫王那么多烦恼,她瞧着满满登登的几大页审讯结果,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楚王犯下这么多罪过,如何量刑为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