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五十九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负责主审楚王案的几位大人和宗人府的宗正面面相觑,大殿里一根针落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楚,最后宗正大人才犹犹豫豫开口道:「按律当斩。」

    「当斩?」豫王坐在陈皇后左首,望了望白发苍苍的宗正大人:「宗正,楚王乃是先皇血脉,也该顾及先皇……」

    宗正大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豫王殿下说的是,总该顾及到先皇。」抬眼望了望豫王,宗正大人脸上露出了笑容来,豫王仁心,此乃大周之福也。

    陈皇后没有说话,那这那卷宗又细细看过一片,然后缓缓说道:「此次楚王发兵理由是清君侧,既然他没有打反对皇上的旗帜,自然也不能做谋逆论处。」她若有所思的瞥了豫王一眼:「既然楚王口里的君侧也在为他求情,那便酌情处理,将量刑的尺度稍微放宽松一些。」、

    见陈皇后也同意不再过分追究,大殿里众人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就听陈皇后道:「将楚王及其家人关押至京城楚王府别院,终身圈养,派禁卫军看守。楚王削去封号,废为庶人,封地收回。」

    「皇后娘娘圣裁!」众人皆交口称赞。兄弟阋墙,按着一山不容二虎来说,失败了的那个自然会要伏法,没想着豫王开口求情,陈皇后也准了他的要求。

    大臣们觑了一眼陈皇后,见她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心中也明白,楚王谋逆其实与她根本没有半分关系,皇上现在已是在苟延残喘的拖时间,太医们说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撒手归西,楚王胜败,豫王成否与她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了,因此楚王是圈养还是判处斩刑她也不会太在乎。

    「至于楚王党羽,」陈皇后停了停,望了众位大臣:「各位爱卿,这便交由你们处置了,先将处置结果拟好,再报送给豫王由他批复决定。」

    陈皇后扶了惠仪姑姑的手站了起来,她雍容华贵,一双眼睛平静无波,只是淡淡的看了大殿里众人一眼:「本宫先回去了,若有要事,再递折子进宫来面议。」

    众位大臣瞧着陈皇后款款离开的背影,心中不住感慨,皇后娘娘可真是命苦,正值盛年却遭了这番变故,皇上若是去了,她便要从那未央宫里搬出来,偏于皇宫一隅做她的前皇后,没有人再会记起她。

    豫王的眼神一直追随着陈皇后的背影,她的双肩挺得笔直,仿佛不会跟任何事情妥协一般,这让他觉得有些心中发凉。陈皇后能如此轻易的答应圈养楚王,肯定有她的理由,豫王低下头去,忽然觉得自己实在有几分可耻——自己留了好名声,恶人却全由她来做。

    「许瑢,我知道你会来找我。」陈皇后抬眼瞟了下豫王,嘴角轻轻一撇:「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当年那个你,做事的风格一点也没变。」

    豫王有几分难堪,嘴角轻轻牵动了一下,声音压得很低:「你要知道,我也是无奈而为之。楚王是我兄弟,他此次起兵只是针对我,并未真正谋逆,若是将他斩杀,恐怕大周百姓免不了会议论我心狠手辣。」

    陈皇后站起身来走到豫王面前,一双凤目扫过他的脸,见豫王神色难堪,点了点头:「是,你要顾念兄弟情分,你要顾忌百姓议论,却要将我这苦心经营的二十年全盘毁去!斩草不除根,楚王若是再思谋逆,你又该如何待之?」陈皇后咬了咬牙,只觉心中有一丝凉意慢慢的攀升上来:「你知道我全心全意在为宁儿打算,所以你不必动手,自有我来动手,许瑢,你可真是好算计!」

    「阿纤,你误会我了。」许瑢走上前一步,一把捉住陈皇后的手:「我真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亲兄长死在自己刀下。」

    「你仁心,那我便是蛇蝎心肠了。」陈皇后凄然一笑,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她的眼里忽然间有了泪意:「许瑢,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我过得十分辛苦,我戴着无数面具将自己伪装起来,盘在这深宫里一步步的为你们父子俩人谋算,每踏出一步我都小心翼翼,生怕有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好不容易一路走到这里,可怎么却没有得到胜利的喜悦?」

    陈皇后此时的模样十分脆弱,她的双眉轻轻蹙起,一双眼眸里泪水盈盈,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杀伐果断的陈皇后,她只是一个渴求有人与她一道分担重负的小女人。豫王心里蓦然间抽痛了下,鼻子一酸,伸出手来将陈皇后搂在了怀里:「阿纤,都是我不好,让你吃了这么多苦,那时候我早就该与父皇去说的……」

    陈皇后微微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很顺从的倒在了豫王的怀里,眼泪珠子终于簌簌的落了下来:「许瑢,我们是两个罪人,你知道吗?我们死后肯定要下十八层地狱,我会在那里等着你。」

    「不管在哪里,只要和你在一起,那便已经足够。」豫王的手轻轻摩挲着陈皇后的背,他的眼里忽然露出了一丝兴奋的光芒:「我们已经失去了那么多,好不容易在一起,就不要管那么多。」

    「不,不。」陈皇后伸出手将豫王推开:「你别再想这件事情,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允许你这般做,等着你一登基,我便出宫持斋,以后再也不蹈红尘。」

    「阿纤……」豫王痛苦的看了陈皇后一眼,一只手拉住她不放:「你这不是在折磨我?你难道不想留下来看着宁儿娶妻生子?」宋侧妃这么多年来心心念念惦记着她的孩子,他就不相信陈皇后不会留下来——毕竟许兆宁是他们的儿子,她有自己的牵挂。

    「宁儿。」陈皇后轻轻念了一声,正准备开口说话,门上传来轻轻的叩击声:「娘娘,清华宫那边来人报信,皇上似乎不好了。」

    陈皇后挣脱了豫王的手,横了他一眼:「你等会再过来。」

    许璟躺在床上,双眼无光,呼吸十分微弱,似乎听不到响声,但是喉间偶尔的咯咯作响让人知道他还活着。陈皇后匆匆忙忙赶了过来,低头看了看许璟,轻轻的在床边坐了下来。她伸出手握住许璟的手,那只手一片冰凉,没有半分生气,就如一块浸在雪地里的木头一般。

    「皇上!」陈皇后低下身子,轻轻呼唤了一声,许璟没有睁开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微微的喘了一口气。

    「娘娘,皇上脉象极其微弱,几乎都摸不出来,可能捱不过今日了。」太医院的几位太医跪在床边,声音十分低,似乎生怕惊扰了许璟歇息。

    「捱不过了?」陈皇后茫然的回了一声,心中忽然有一丝酸楚,做了他这么多年的皇后,两人相敬如宾,感情不说太好,可也不算太坏。他曾经对自己是有一份深情的,可因着她的冷淡,嫔妃的不断增加,这深情逐渐模糊,慢慢的消失。但是蓦然间听到太医说他要捱不过了,心里竟然莫名酸楚了起来。

    原以为他死去自己会很开心,毕竟是他毁去了自己与许瑢的感情,强迫着她嫁入皇宫——若是他不去向先皇提出要娶他,她现在便该是豫王妃,可一切都由于他坚持要娶自己而发生了改变,她与豫王再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