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六十二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杨之恒朝郑香盈行了一礼:「娘子,小的怎么敢忘记这样重要的日子呢,我朝思暮想的要娶你,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在一起,简直比那唐僧去西天取经还辛苦!」

    杨之恒盼着成亲的日子盼得实在辛苦,心中上火,脸上长出了几颗痘痘,映着外边的日头影子,闪闪的发出了光来。郑香盈听他说得悲愤,朝他瞟了一眼,见痘痘闪光,不由得微微笑了起来:「你别老守在我这里,快些去做准备,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

    三月二十八那日天气晴好,鼓乐齐鸣,鞭炮阵阵,一顶华丽的步辇从皇宫里缓缓抬了出来,后边跟着长长的送嫁队伍,一台台的嫁妆瞧得人眼花缭乱。

    「快些来看热闹,香盈公主出阁了!」京城的街道上瞬间便人山人海,大家都站在大街边上看热闹,数着那扎着红色绸缎球的嫁妆挑子:「数清没有?到底有多少挑?」

    「怎么数得清,实在太多了,一晃眼便数错了!」旁边有人摇头叹气:「果然是皇帝的女儿出阁,可真气派,这几年京城里绝对没有谁能比这位公主的嫁妆要多!」

    「也是她运气好,她上头的姐姐们成亲,都还不及她一半的嫁妆呐!新修了公主府,又赐了几处田庄,现在还有这么多嫁妆!这事儿说明了一定要生得逢时!」熟悉新皇家庭情况的人在旁边直叹气:「上头几个姐姐都还是皇上亲生的,只是那时候皇上还是豫王,所以也没有太多陪嫁,若是放到现在,身价自然便不同了!」

    皇上与皇后不能出宫,由太子许兆宁亲自送嫁,将妹妹送去了公主府与杨之恒完婚。望着那个娇俏的身影牵着红绸的一端,许兆宁的新中悲喜交加,既替杨之恒高兴,又为自己伤心,就如一根柱子般站在那里,浑浑噩噩的听着司仪喜气洋洋的赞声。

    今生今世自己注定与她无缘,只能远远的守望着她,许兆宁咬了咬牙,她已经是好兄弟的妻子,自己不能再这样魂不守舍。掐了掐手心,他清醒了过来,站在那里默默的望着郑香盈被喜娘扶着走进后院的背影,走上前去,笑嘻嘻的拍了下杨之恒的肩膀:「今日咱们一定要痛痛快快的喝一场!」

    杨之恒穿着大红的喜袍,昂首接受了许兆宁的挑战:「来,今日高兴,自然要喝个痛快!」

    新郎官开始与太子爷拼酒,旁边有好事的人趁机起哄,都端了酒碗来敬杨之恒,就见酒碗一层层的垒了起来,大家都赞新郎官勇猛,喝了这么多酒竟然还不醉。杨之恒哈哈一笑,拍了拍许兆宁的肩膀:「你喝不倒我的!」一边说着话,一边踉踉跄跄的往后院走。

    许兆宁站在那里没有说话,旁边一片欢声笑语,众人都跟着杨之恒往后边走:「闹洞房了!快些来,咱们去好好闹闹!」

    杨之恒也不吭声,由喜娘引着走到洞房的前边,门口站着小琴与小棋,见着杨之恒过来脸上都笑得开了花,弯腰行了一礼:「姑爷,要小荷包儿,不给荷包不开门!」

    杨之恒大手一挥:「赏!」

    小琴小棋接了荷包,笑嘻嘻闪到一旁,杨之恒伸手一推,门应声而开。他站在门口转过身来盯着跟在身后的众人道:「感谢各位一路相送到这里……呃……剩下的事情是我与香盈的了,跟你们没有干系,你们便不要跟着进来了。」

    众人皆是一愣:「这还没闹洞房呐!」

    「洞房由我来闹就够了,」杨之恒一只手撑着门,眼睛笑得就如天边新月:「我等这一日等了好久,春宵一刻值千金,怎么还能将这大好的光景分了给你们去闹!」

    说完话一拧身便进了屋子,快手快脚的将门给关了,转过身来见着郑香盈头上蒙着红盖头,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床边站着小翠和两个喜娘。

    「姑爷……」小翠笑微微的走了过来行了一礼:「不用你说,我自己走。」

    「唔,小翠还算识趣。」杨之恒赞了一声,扔了一个荷包给她:「快些走罢。」

    两个喜娘却站在那里没有动弹,一个喜娘摇头晃脑道:「驸马爷,还没有赞床呢,要赞了床以后,你才能挑盖头,喝交杯酒,然后……」话还没说完,杨之恒瞪了她一眼:「哪那么啰嗦,这些事情我都都会走,不用你们俩个杵在这里了。」

    小翠忍着笑,一手拉了一个喜娘:「咱们快些出去罢,你们再不走,总怕新姑爷会一手一个将你们扔出去了。」

    屋子里头总算是没有人了,杨之恒快快活活的摸了过去,一把就将郑香盈的红盖头给揭了下来:「你也不知道自己将这个盖头给掀了,不透气儿。」

    郑香盈抬起脸来瞧了瞧杨之恒,见他眼中清亮,没有一丝醉意,朝他笑了笑:「都说新郎官喝醉了,我怎么瞧着你却这般清楚。」

    杨之恒低下头来咧嘴一笑:「我有那么笨?他们喝的是酒,我喝的可全是冷水,怎么着也不能喝醉了让媳妇儿埋怨我!」瞧着郑香盈脸上绯红,杨之恒弯下身子,一把抄起了郑香盈的小蛮腰:「媳妇,咱们赶紧歇息罢。」

    「看你这般着急!」郑香盈娇嗔着望了他一眼:「这天都还没大黑呢。」

    「这个歇息可不是睡觉,咱们在睡觉前还有不少的事情要做。」杨之恒只觉得自己身子发烫,郑香盈的腰肢软款,诱着他的手慢慢的往上边摸了过去。郑香盈害羞的将脸埋在杨之恒怀里,全身酥麻一片,只觉得脑子都不太好使。

    洞房里春意无限,开始有低低的说话声,后来那声音慢慢的被一阵细微的呻吟代替,最后那呻吟又变得热烈了起来。红色的帐幔低垂,红色的锦被有一半搭在床上一半滑落在地上,触目的红色里有白玉般的肌肤,两人交缠在一处,互相攀援住对方的肩膀,额头身上有着晶莹的闪亮,已经分不出那是汗水还是泪水。

    她就如一朵盛开的莲花,他的手紧紧的托住了她,从水中漾出,不住的攀升,似乎要飞到天空中去,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在他均匀有力的节奏里不住的袭上心头,一波又一波,似乎没有止境一般。

    「之恒,能不能歇息一会?」低低的私语在这静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不,不能。」斩钉截铁的拒绝:「香盈,你累了便睡,我手脚轻一点便是,保证不吵醒你……」

    郑香盈白了杨之恒一眼,这人真真是身强力壮,似乎不知疲惫一般,拉过被子盖住身子,望了望床前的两支龙凤花烛烧得正旺,将杨之恒一脚踢到了旁边:「不是说什么都听我的?现儿我跟你说,先歇息一会再说!」

    杨之恒凑了过来,一张俊脸巴巴结结的笑,可两条眉毛却耷拉成了个倒八字:「歇息多久?媳妇儿,给个时间呗!」

    郑香盈用被子裹紧了自己,没有答话,一双手从被子底下摸了进来,猛的将她搂到了怀里:「媳妇儿,你睡,我歇息一刻钟……」

    屋子外边春意浓浓,绿树枝头花团锦簇,微风吹拂,花香袭人,就如沉醉在少时的美梦里一般,屋子里春意更浓,情意绵绵,仿佛没有止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